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五十四章 跟鬼抢老婆
    “阿聪,你放心吧,我不会让那个家伙好过的,血债必须要用血来还。”

    她觉得阿聪一定就在旁边,她说得话他都能听到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烧了钱、元宝、衣服、别墅还有车,你要是还缺什么就托梦告诉我,我再烧给你。”

    草地上传来了窸窣的脚步声,她回过头,看到陆谨言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二话没说,抓起一把纸钱扔进了铁桶里。

    “时聪,冤有头债有主,谁害了你找谁去,不准再缠着这个女人。她是我的老婆,这辈子、下辈子、下下辈子,生生世世,不管上天入地,都是我的老婆,你没戏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还没说完,花晓芃就剧烈的咳嗽起来,她被狠狠的呛着了。

    不愧是大魔王,跟鬼说话都这么霸道。

    陆谨言拍了拍她的背,“行了,后面的东西交给凯罗来烧,这烟有毒,吸太多伤身体。”

    说完,一把将她打横抱了起来,像是在对鬼秀恩爱。

    花晓芃很无语,但人在他的怀里,动弹不了,只能任由他抱着走了。

    回到房间,陆谨言给她榨了一杯雪梨汁,排毒!

    “花晓芃,你要记住,你现在是孕妇,任何有毒的物品,都要远离。”

    看他一副紧张的模样,花晓芃狂汗,“我只是烧了几张纸钱而已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弹了下她的额头,“笨蛋,这些都是粗制滥造的印刷品,焚烧之后,会有剧毒,明白吗?”

    她撅起嘴,指了指隆起的小腹,“你当着孩子的面,这样说他们妈咪真的好吗?”

    陆谨言的大手覆上了她的小腹,“实话往往都不动听,不过他们一定跟我站在同一条战线上,向笨蛋抗议。”

    她风中凌乱,“你也有毒,比鹤顶红还毒,我是不是该离你远一点?”

    “我的毒,你已经习惯了,每天不尝不痛快。”他薄唇划开邪魅的笑意,俯首吻住了她的唇。

    她又羞又恼,在他肩头捶了两下。

    修罗魔王就是修罗魔王,落在他手里,只有被“奴役”的份。

    几天之后,阿琪从江城回来了,她查到王涛的下落了,他就在阳城。

    花晓芃立刻带着人去到了阳城,直接在夜总会的包厢里把他堵住了。

    “除了王涛,其他人都给我滚出去。”她低喝一声,女人们都吓得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她带了六个人高马大的黑衣人,她们不害怕就怪了。

    王涛见着阵势,哆嗦了下,“美女,我们见过吗?”

    凯罗端来椅子,花晓芃坐到了他的对面,她的心里,仇恨的火焰正在熊熊的燃烧。

    “七年前,江城大桥的车祸,一死一伤,还记得吗?”

    王涛剧烈的震动了下,一道无法言喻的闪烁微光从眼底一闪而过,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被你撞死的人是我的未婚夫,被你撞伤的人是我的弟弟。”花晓芃说着,从腰间拔出了一把手枪。

    怀孕的女人不能玩锋利的东西,枪看起来就温和多了,没有锋利的刀刃。

    当然这不是一把真枪,只是仿真枪,吓唬他是绰绰有余的。

    王涛退后两步,缩到了墙角,“美女玩枪不太好呀。”

    “少废话。”花晓芃一挥手,旁边的黑衣人就从门外抬来了一箱伏特加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爱喝酒吗?今天我就让你喝个够。”她让黑衣人把酒全都摆在了茶几上,“这箱伏特加是专门为你准备的,你全部喝完,我们的账就一笔勾销,剩一口,就把眼珠子留下来泡到里面。”

    王涛战战兢兢,全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,上下排牙齿不停的打颤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没有醉驾,我是替人顶包的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狠狠一震,虽然有些吃惊,但并没有相信他,没准这家伙就是想脱罪。

    她朝凯罗使了个眼色,凯罗走上前,“啪啪”两巴掌朝他扇去,扇的他两眼冒金光。

    “我真的是替人顶包的,那人不但愿意帮我还清高利贷,还给了我两百万,而且只用坐一年牢就能出来,我被高利贷逼得急,没办法,只能答应了。”他捂着脸,哭丧的说。

    虽然他是个富二代,但出事前,父亲生意失败,亏了不少钱,加上他染上赌瘾,把仅剩的一点家财都败光了,只剩下富二代的名,没有富二代的实了。

    一道犀利而凌厉的寒光从花晓芃眼里闪过,“替谁顶包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是通过中间人来找我的,但是……”他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但是什么?你要敢有一丝的隐瞒,我就割掉你的舌头,让你这辈子都别想再说话了。”花晓芃的眼神极为冷冽,犹如利刃一般,仿佛随时可以割下对方的一块肉。

    王涛战栗了一下,瑟瑟抖抖的说:“虽然我不知道是替谁顶包,但那辆车不是一般人能买得了的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柳眉微挑,“那是辆什么车?”

    “布加迪。”王涛小心翼翼的说,“别人只知道这是辆昂贵的跑车,但不知道它到底有多特别,只有我知道。我是一个跑车迷,对跑车颇有研究。这款车全球只有三辆,听说因为那些顶级富豪不喜欢跟别人开一样的车,所以每一辆的颜色都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有照片吗?”花晓芃问道。

    王涛狠狠的咽了下口水,从口袋里摸出了手机,“我偷偷拍过几张,一直留着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让他把照片传给了凯罗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我会弄清楚的,如果你敢有半句谎话,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。”

    从夜总会出来,她把助理阿琪叫了过来,让她拿着照片去江城交警大队做比对。

    很快阿琪就有了消息,这辆车和交警大队案宗里的车,确实是同一辆。

    虽然王涛在父亲破产之前家境殷实,买辆布加迪玩玩是很正常的事,但还没有富贵到买得起限量定制版,这种车只有顶级富豪才玩得起。

    所以,王涛十有**没有说谎,他是替人顶包的。

    “阿琪,无论你用什么办法,都要查出车主是谁?”她用着命令的语气说道。

    虽然已经过去七年,但这辆车如此张扬,开出去终归会吸引很多人的眼球,所以要查出车主是谁,应该不算特别的难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