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五十三章 替鬼魂报仇
    小奶包点点头,“妈咪,人死了,就会变成鬼魂,飞到天堂上去,对不对?”

    花晓芃不知道该如何回答,“宝贝,可能是你最近动画片看得比较多,所以眼睛出现了一些幻觉,并不是看到鬼魂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动画片里没有那位叔叔呀?”小奶包头摇得像拨浪鼓。

    花晓芃抚了抚他的头,“这几天在爸比家,不要玩ipad,也不要看电视,看看还会不会看到莫名其妙的东西?”

    “好吧,我试试看。”小奶包乖巧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从浴室出来,她叮嘱了一下许若宸不要让孩子看电视、玩游戏。她没有说出鬼魂的事,只是说为了保护孩子的视力。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她忐忑而不安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吗?

    阿聪真的回来了吗?

    害死他的肇事者没有得到应有的制裁,所以他九泉难安,过来找她,让她替他讨回公道,报仇雪恨?

    一道犀利的寒光从她眼底闪过,他没有回陆家,而是直接去了公司。

    她叫来了助理阿琪,“你去一趟江城,帮我办一件事……”

    她要替阿聪讨回血债,让阿聪在九泉之下瞑目。

    回到陆家大宅,她时而不时的用眼角的余光去瞟着四周。

    或许阿聪就在身旁或者某个角落,只是她看不到而已。

    灵魂学上说,6岁以下的小孩子是有阴阳眼的,可以看到大人看不到的东西。

    所以小奶包看得到阿聪的鬼魂,而她看不到,只能通过做梦的方式和他接触。

    陆谨言回来的时候,她正坐在阳台上,看着手中的电子书。

    他走过来,坐到了她的身旁,“小钧去许若宸那里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她点点头,把电子书放到了一旁,端起手边的玻璃杯,喝了一口果汁,

    他瞅了一眼书中的内容,露出一点怪异的神色,“怎么开始研究起鬼魂来了?”

    “就是突然有点兴趣,想看看呗。”她耸了耸肩,轻描淡写的说。

    他深黑的眸子在暮色里闪烁了下,“是不是又开始作噩梦了?”

    她没有回答,只是低低的说道:“我觉得这个世界上可能是有鬼魂的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搂住了她的肩,“不要胡思乱想了,既然出去度假能让你心情好一点,明天我们再出去度假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。”她摇摇头,“是小钧,他看见时聪的鬼魂了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剧烈的震动了下,“他跟你说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她抿了抿唇,“书上说六岁以下的孩子天眼没有闭合,可以看到鬼魂。我想阿聪的灵魂一定就在某处,我是大人看不见,但小钧看得见。”

    一道犀利的微光从陆谨言眼底闪过,他原本觉得这件事是花晓芃的心结在作怪,没想到连孩子都受到了影响。

    但他不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魂,一定是有原因的。

    第二天,他带着花晓芃去了银杏山庄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正是银杏变黄的季节,整片山谷一片金黄。

    花晓芃站在银杏树下,一阵微风吹过,片片黄叶纷纷扬扬的落了下来,犹如花雨一般。

    “好美呀。”她惊叹的张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陆谨言搂住了她的肩,“不要再看乱七八糟的书,好好放松一下。”

    这个晚上,花晓芃睡得很好,一亮睡到大天亮,没有再梦到时聪。

    她发现,好像只有在陆宅,才会梦到时聪,在其他地方都不会。

    这是不是说他的鬼魂一直都在陆家徘徊,没有去别的地方?

    可为什么是陆宅呢?

    他不应该回江城的老家吗?

    那里是生他养他的地方呀。

    她越想越觉得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难道他是为了让她替自己报仇,才徘徊在陆家的吗?

    这两天,每天晒晒太阳,和陆谨言在银杏谷里散步,再吃上几顿美食,让她十分的惬意,每天也睡得很好。

    她给小奶包打了电话,小奶包在许若宸那里,没有看到过时聪的鬼魂。

    看来,他确实逗留在了陆家,没有跟着他们去到别处。

    书上说,鬼魂的行动是有限制的,不是想去哪里就能去哪里的。

    躺到椅子上,闻着清新的花香,花晓芃舒服的几乎要睡着了。

    陆谨言走过来,伸出手抚了抚她微微隆起的小腹。

    看她的神色,就知道最近没有“鬼魂”骚扰过她。

    “你要喜欢这里,我们就多待几天,免得回去你就胡思乱想,对身体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我没有什么可害怕的,就算真的是阿聪的鬼魂,也不会伤害我。”她耸了耸肩,云淡风轻的一笑。

    他深黑的冰眸里闪过了一丝肃杀的戾气,“不管是鬼作乱,还是人作怪,我都会弄个清楚的,如果真的是鬼的话,我就把他捉住,送回阎王殿去。”

    她狠狠的震动了下,要不是身体不方便,肯定跳起来了,“你不会想找个法师什么的捉鬼吧?我不准你伤害阿聪,你要敢伤害他的话,我就跟你……拼命!”

    陆谨言漂亮的浓眉皱了起来,“花晓芃,在你心里,那个死去的前男友是不是比我这个现任丈夫重要的多?”

    她撑着椅子扶手站了起来,双手撑腰恶狠狠的瞪着他,“这不是重不重要的问题,阿聪是我的亲人,是我最好的朋友。他之所以来找我,是有冤屈和愤懑。那个害死他的混蛋只被判了一年就出来了,一直在外面逍遥快活。从前我没有能力替他报仇,现在我有了,我要让那个混蛋受到应有的惩罚。这样他在九泉之下才能瞑目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叹了口气,虽然心里还有几分郁闷,但唯恐她生气动了胎气,只能把所有的情绪强行压制下来,“笨女人,我根本就不相信鬼神,怎么可能去找那些神棍,你想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就好。”她撇撇嘴,情绪平复了一些。

    想想也是,陆谨言对迷信之事嗤之以鼻,怎么可能找神棍呢?

    第二天回去之后,她让凯罗去买了一些纸钱回来,偷偷到湖边,烧给阿聪。

    他到阳间这么久了,没准会缺钱用。

    大树后面,一双眼睛偷偷的瞧着她,目光阴暗而深沉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