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五十二章 我能看到鬼魂
    花园里,花晓芃和许若芳漫步在碎石小路上。

    “若芳,我最近总是做同样的梦,就好像一段剧情在重复播放一样,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?”

    许若芳沉吟片许,幽幽的看着她,“方便告诉我是什么样的梦吗?”

    花晓芃抿了抿唇,低低的说:“七年前,在江城大桥发生了一起车祸。一个富二代醉驾,撞到了我朋友和弟弟的电动车。我弟弟被甩了出去,好在戴着安全帽,救了一条命,但昏迷了整整三年。而我的朋友连人带车摔下了桥,虽然没有找到尸体,但警方认为在那样的条件下,不可能存活,所以判定为死亡。最近我总是梦到他,不停重复的问我知不知道是谁杀死了他?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那你知道肇事者是谁吗?”许若芳问道。

    花晓芃点点头,“那个人在醉驾肇事之后,就逃逸了,几天之后,自己去了派出所投案自首。他想要给我们钱私了,但我们家和阿聪家都拒绝了。我们要让他判刑,受到法律的制裁。可惜,法律也有不公正的时候,警察说考虑到他有自首情节,只判了一年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,露出了一丝愤怒之色,像这样的人跟故意杀人有什么区别呢,就该把牢底做穿。

    许若芳敏锐的察觉到了,“一般来说,反复做相似的梦说明心里存在未解决的问题,也就是心结。我看得出来,你对判决很不满,这些年,你应该会时常回想起这件事情来,即便有短暂的时间没有想过,但它依然存在你的潜意识里,影响着你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垂下了眸子,这场车祸是她心里最可怕的噩梦,是无法愈合的伤口。每次一想起来,她心底的仇恨就如同巨浪一般的凶猛。

    是这个情绪影响了她吗?

    所以才会一直做梦?

    在她沉默间,许若芳的声音再次传来,“如果你想打开这个心结,就要重新来面对这件事。肇事逃逸在被通缉之后,才去投案,已经不能算是自首了。只判了一年确实有猫腻,如果你觉得不公平,可以翻案。按照你如今的地位,要翻案不是一件困难的事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点点头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谢谢你,若芳。”

    她们在花园里转悠了一会,许若宸就带着孩子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姑嫂在聊些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晓芃只是梦到一个已故的好朋友了,请我帮她解梦。”许若芳微微一笑,轻描淡写的说。

    “如果能梦到我,该有多好。”许若宸笑了笑,用着半开玩笑的语气说道。

    花晓芃露出了一丝抱歉之色,“阿宸,你这么优秀,一定能找到另一个合适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他和时聪一样,跟她有缘无份,注定是要分开的。

    有点受伤的表情浮现在了许若宸的脸上,“除了你,我谁都不要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叹了口气,她已经决定了,要一辈子做陆谨言的妻子,不会再有其他的心思了。

    “阿宸,我是陆谨言的妻子,我们不会离婚的,不要再把心思放在我的身上了。”

    许若宸的嘴角抽动了下,“我知道,你和陆谨言快要有孩子了。可我们也有孩子,小钧是我们的结晶,我们永远都不会真正的分开。”

    小奶包搂住了他的脖子,“爸比,小钧不会和你分开的,虽然小钧有魔王爸爸了,可是小钧最爱的人还是爸比。”

    许若宸溺爱的亲了下他粉嘟嘟的小脸蛋,“以后爸比会经常到龙城来,小钧可以和爸比住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他知道只要孩子过来,花晓芃就会过来。

    陆谨言别指望可以把她完全夺走。

    小奶包裂开小嘴,笑了起来,“以后我一半时间和爸比住,一半时间和妈咪还有魔王爸爸一起住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望着父子俩,心里波澜起伏。

    虽然陆谨言不是亲生父亲,虽然他代替不了许若宸,但他一直把孩子视若己出,所以她相信即便许若宸不在身边,孩子也一样能健康的成长。

    之后,许若宸带着孩子去打棒球了。

    孩子打得满头大汗,花晓芃就带他去浴室沐浴。

    洗到中途,小奶包突然冒出一句,“妈咪,你晚上梦到的朋友是那个跟干舅舅长得很像的叔叔吗?”

    花晓芃微微一震,“怎么突然问起这个了?”

    “我想告诉你一个秘密。”小奶包掩起小嘴儿,极为小声的说。

    “什么秘密?”花晓芃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小奶包贴在她耳边,神秘兮兮的说:“有时候我能看到他的鬼魂?”

    花晓芃浑身掠过了剧烈的痉挛,一把抓住了他的小肩膀,“宝贝,你在胡说什么呀?”她全身的神经都绷紧了,肌肤上泛起了一阵阵的寒意。

    小奶包乌黑的大眼睛闪动了下,“真的,妈咪,我不骗你,有时候我眨眼睛的时候,就能看到他的影子。他穿着白色的t恤,蓝色的牛仔裤,跟干舅舅长得一模一样,但我知道他不是干舅舅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惊得眼睛瞪的圆圆的,比铜铃还大,身体在微微的发颤,“小钧,你告诉妈咪,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看到他的?”

    小奶包想了想,“有一段时间了,有时候能看到,有时候不能,反正过一会儿,就消失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妈咪?”她的手脚冰凉,血液几乎在极度的惊恐中冻结了。

    “我怕把你吓着了,我刚开始有点害怕,现在就不害怕了,因为我知道他是你的好朋友,只是想回来看看你,不会伤害我的。”小奶包一本正经的说。

    花晓芃很想告诉他,这个世界上并没有鬼,可是她要怎么解释这件事呢?

    孩子从来都没有见过阿聪,就算产生了幻觉,也只会看到动画片里面的人物,不会看到阿聪的。

    最近她也总是梦到阿聪。

    难道说,真的是他的鬼魂回来,在她的身边徘徊不定?

    她忍不住的的朝四周环顾了一眼,“宝贝,这会能看到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今天一天都没有看到。”小奶包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所以,只在家里才会看到?”她小心翼翼的问道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