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五十一章 上下都契合
    花晓芃幽幽一笑,“人家也是父亲的小舅子,要是父亲真和母亲离了婚,肯定会跟小妈结婚,到时候人家就是正牌小舅子了。你还得叫一声舅舅呢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耸了耸肩,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,“陆家和伊家的利益捆绑在一起,离婚并不是件容易的事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撇撇嘴,“就算没有了母亲,还有你呀,你不是伊家的外孙吗?”

    陆谨言揉了揉她的头,“傻瓜,现在陆家的执掌人是父亲,不是我。父亲想换老婆,伊家是不会乐意的,尤其是换成小妈。爸爸早就过了儿女情长的年纪了,他对小妈的感情再深,也抵不过家族的利益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叹了口气,“女人果然要有个强硬的娘家撑腰,如果小妈也是豪门千金,就可能一直做妾了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轻轻的刮了下她的鼻子,“你有我就够了,其他的都是浮云。”

    她抚了抚微微隆起的肚子,“我要是长了妊娠纹,你会不会被吓着,嫌弃我?”

    陆谨言搂住了她的肩,大手搁在她的小腹上,“你长了皱纹,我都不在乎,何况是妊娠纹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我可不想长妊娠纹。”她拿起茶几上的橄榄油,在肚子上抹了抹。

    老公太优秀,老婆还是不能有丝毫的含糊,得维持好身材才行。

    橄榄油可以预防妊娠纹。

    之前怀小奶包的时候,她就每天涂橄榄油,一点妊娠纹都没长,生完孩子之后再配合产后瑜伽锻炼,小腹很快就恢复了紧致。

    陆谨言盯着她鼓胀而饱满的胸口,嘴角勾起邪魅的笑弧,“你还是这么瘦,肉都长在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他把头埋了下去。

    所谓天生尤物,就是随时随地能勾起男人的晴欲,身体许多地方都能供男人释放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之后,陆谨言在她的心口愉快的释放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老婆,你不管是上面,还是下面,都是契合我的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娇嗔的斜睨了他一眼,“我累了,要去睡一会了。”

    他小心翼翼的把她抱了起来,放到了床上,“我陪你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外面传来了敲门声,是小奶包。

    他兴冲冲的跑了进来,“妈咪,爸比回来了,还有奶奶和姑姑也到龙城来了,爸比说想让我过去住一个星期,可以吗?可以吗?”

    他一叠连声的问道,很显然迫不及待的想去找爸爸了。

    花晓芃抚了抚他的头,知道他很想许若宸,就点点头,“好,明天我送你过去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看着孩子,未动声色,他知道,在孩子的心里,自己终究是比不过许若宸的,毕竟他是血肉相连的亲生父亲,而他是继父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小奶包就起来了,收拾好自己的小箱子,准备去找爸比。

    许若宸早就迫不及待的等着花晓芃和孩子了。

    许母吩咐佣人准备了很多的糕点给孙子。

    “爸比——”小奶包一下车,就飞奔进了别墅。

    许若宸一把将他抱了起来,“我的宝贝儿长高了长重了。”

    “爸比,我好想你呀。”小奶包用小脸儿摩挲着他的脸。

    “爸比也想你。”许若宸疼爱的亲了下他的小脸蛋,然后把目光转向了花晓芃。

    天知道,他有多么的想念她,可是她再也不是他的女人了,他还没有想出一个好的办法,把她重新夺回来。

    “晓芃,你还好吗?我听若芳说,你受伤失忆了,现在都想起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她点点头,“若芳替我做了催眠治疗,我的记忆就慢慢的恢复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我真怕你把我给忘了。”许若宸俊美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凄迷的笑意,还有一点隐藏的愤怒之色。

    陆谨言就是趁她失忆的时候,趁虚而入,让她有了孩子,实在是太卑劣了。

    花晓芃轻轻的叹了口气,他是她事实上的第一个男人,是她儿子的父亲,就算只是暂时的失忆,也终究会想起来的。

    “我进去跟伯母打个招呼。”她婉转的转移了话题。

    进到别墅,小奶包怯怯的唤了声“奶奶”,上次许夫人强行把他和花晓芃分开,还让他心有余悸,不敢跟她亲密。

    许夫人看出来了,和蔼一笑,“上次是奶奶不好,吓着我的宝贝儿了,奶奶以后不会这么做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是我的好奶奶。”小奶包裂开小嘴儿笑了。

    许夫人拿起糕点给孩子吃,然后望着花晓芃笑道:“听说你做了陆家的主母,这是件好事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淡淡一笑,“管理一个家族比我想象中要复杂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着急,慢慢来。”许夫人一脸慈祥的表情。

    花晓芃发现了,许若宸的笑面虎是有遗传的,许夫人跟你温和起来,慈眉善目,就像个母亲一样。

    一旦变脸,那就是狠辣无情。

    许若芳一边逗着小奶包,一边问道:“外界都说你公公和婆婆要离婚了,是不是真的?”

    花晓芃耸了耸肩,“自从搬出陆家之后,婆婆就比之前和善多了,我们的关系也比之前融洽了,所以我还是希望两位老人能够和好。”

    许夫人笑了笑,“你跟司马钰儿相处的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小妈为人和善,我们相处的挺好。”花晓芃坦白的说。

    “司马钰儿没有儿子,你们之间不存在利害关系,当然能相处的很好了。依我看,你就是婆婆和小妈之间博弈的棋子。”许若芳直言不讳的说。

    许夫人嗔了她一眼,“这是晓芃的家事,不是你该多嘴的。”

    许若芳撇撇嘴,“晓芃好歹是我的前任嫂子,我关心一下她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莞尔一笑,握住了她的手,“若芳,我还真有事想请教你。我们去花园走走,慢慢说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好呀。”许若芳点点头,和她一道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许若宸望着她的背影,失落的叹了口气,“她回到陆家之后,就跟我疏离了。”

    “她这是在避嫌。”许夫人低沉的说,“你也该收心了,外面多得是好女人,总能找到一个代替她的。”

    许若宸沉默未语,他只想要花晓芃,其他女人,他都没兴趣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