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五十章 还挺敢做梦的
    司马钰儿很快就回来了,脸色有些微微泛白。

    “我们家就我弟弟一根独苗苗,我弟弟生了三个女儿,也只生了这个儿子,一家老小把他给宠坏了,没大没小,成天异想天开。他的话,你不要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笑着摆摆手,“童言无忌,其实小孩子有点志向也是好的,我小时候还想着当联合国大使呢。”

    司马钰儿也笑了笑,“我先送小昭回去,你帮我照看着小瑕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点点头,“好,你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司马钰儿离开了,望着她的背影,花晓芃的眸色逐渐加深。

    她看起来有些紧张,如果只是孩子的随口一说,她不可能紧张到把他直接带走。

    继承大家族,成为龙城第一少!

    从前,司马家只是普通的工薪阶层,现在一家人都依附着司马钰儿,能成为大家族吗?

    至于龙城第一少,除了陆谨言,还没有人能有这个胆量,敢如此自称。

    等以后陆谨言继承家业,他的儿子就会顺理成章成为新一任的龙城第一少。

    难不成司马钰儿的弟弟还做着千秋大梦,想让自己的儿子取代陆谨言?

    她朝科学馆里面走去,陆初瑕和小奶包正在玩手动发电装置。

    “小瑕,你妈妈带着表弟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陆初瑕应了一声,半点都没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花晓芃看着他们,用着一种漫不经心的语气说道:“你的小表弟还真有点被宠坏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吗?待会妈妈肯定会带他去买玩具,还要把整个玩具城都包下来,让他一个人在里面挑。我都没这样过,爸爸说了做人要低调,不露锋芒,不能因为自己的身份就搞特殊化。”陆初瑕一本正经的说。

    小奶包点点头,“我爸比和魔王爸爸也这么说过,树大招风,做人太张扬,会交不到朋友的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淡淡一笑。

    这就是暴发户和贵族的区别吧。

    虽然小妈一向低调,但她那些亲戚就不一定了。

    就像大伯妈一家,从前仗着陆家的援助,别提有多张扬,多奢侈。

    “玩一会,我们就去吃饭了,你们中午想吃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想吃法国菜。”陆初瑕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那我们去吃法国菜吧。”花晓芃笑了笑。

    孩子们去玩地震屋了,之后,花晓芃带着他们去了法国餐厅。

    “小瑕,你表弟也在常春藤念书吗?”

    陆初瑕撇撇嘴,“别提了,他是我们常春藤的一块污渍。按照他的条件,根本不可能录取,可妈妈给校长和董事会施压,逼得校长没办法,只好破格把他录取了。他学习可差了,我都不好意思说他是我表弟。”

    常春藤是东方最好的贵族学校,分为学前班、小学部和中学部,里面只招收一种孩子,就是豪门贵族中的精英。

    意思就是不仅要是豪门贵族,还要是高智商的天才。

    陆谨言、许若宸和秦如琛都是这所学校毕业的。

    陆谨言毫无疑问是最优秀的学生,没有之一,无论是学习,还是其他方面,都是no.1,无人可以超越。

    许若宸和秦如琛骑虎相当,排名仅次于他。

    花晓芃耸了耸肩,蜻蜓点水的说:“他可能只是贪玩而已。”

    陆初瑕做了个鬼脸,“他是智商不够,妈妈给他请了很多的家庭教师,可是烂泥扶不上墙,他还是很差。我看他跟大姐是同一类型的,就只知道吃喝玩乐,贪图享受,其他的什么都不会。他就应该跟大姐一样,念普通的贵族学校,干嘛要进常春藤遭罪呢?”

    小奶包浓密的长睫毛微微一挑,脸上有了几分自豪的表情:“魔王爸爸说,过完年我就要进常春藤的学前班了。albert校长给我做了测试,他说我和魔王爸爸一样,是常春藤里智商最高的学生,一定能和魔王爸爸一样优秀。”

    陆初瑕拍了拍他的小肩膀,“许哥哥也是很聪明的人,你当然会继承他的基因了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故意扳起了脸,“难道我不聪明吗?”

    陆初瑕吐吐舌头,朝她竖起大拇指,“嫂子,像我哥这么厉害的人物都被你收服了,你怎么能不聪明呢,你就是女中豪杰,我的偶像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“噗嗤”笑了起来,柳眉一挑,“男人征服世界,女人征服男人,这是大自然的法则。”

    小奶包漂亮的大眼睛眨巴了两下,一本正经的说:“妈咪,我长大以后不要被女人征服,我要做最厉害的人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呵呵一笑,“我们说得征服不是被打败的意思,等你长大之后就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大人,有点麻烦。”小奶包吐吐舌头,切下一块鹅肝,放进了小嘴巴里。

    吃完午饭之后,他们又去了科学馆,玩到晚上才回去。

    沐浴后,进到房间,她倒了一杯牛奶,坐到沙发上,望着一旁的陆谨言。

    “修罗魔王,今天我遇到了一件很有趣的事情,你想不想听?”

    陆谨言坐到了她的身旁,语气漫不经心,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有个小孩子想要取代你,说长大要继承一个大家族,当龙城第一少。”她秀美的嘴角勾起一丝狡黠的笑弧。

    陆谨言耸了耸肩,只当是一句玩笑话,“初生牛犊不怕虎,勇气可嘉。”

    她掩起嘴,露出一点神秘之色,“算起来,他跟你还有点亲戚关系?”

    “哦?”陆谨言挑眉,似乎引起了一点关注,“谁家的熊孩子?”

    “小妈弟弟的儿子。”花晓芃一个字一个字慢慢悠悠的说,“准确的说,这话不是那孩子说出来的,是他父母说的时候,被他不小心偷听到了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微微眯眼眸,眸色逐渐的加深了,“还挺敢做梦的。”他的语气里充满了嘲弄的意味。

    花晓芃放低了声音,“我听说小妈的弟弟在陆氏工作……”

    后面的话,她没有说出来,陆谨言懂得。

    一道犀利的寒光从陆谨言眼底闪过,他优美的薄唇勾起了一抹极为幽讽的冷弧,“那种人不用放在眼里,赚了点钱,就膨胀得连自己是哪根葱都不知道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