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四十八章 被囚禁起来
    “你还挺会算计的。”陆夫人勾了下嘴角,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不能否认,花晓芃的想法,正中她的下怀。

    保留了她的人脉,就是保存了她的实力。

    花晓芃温婉一笑,“其实在这个家里,最主要的矛盾,并不是我和您之间的婆媳矛盾。而是你和小妈之间的妻妾矛盾。您之所以不喜欢我,是觉得我跟小妈是同样出生的人。但是您忽略了一点,我就算再不好,也是百分之百向着您儿子的。而小妈,对谨言到底有几分真心,谁也不知道,毕竟人心隔肚皮。”

    顿了下,她又道:“小妈虽然年过半百,但一直保养得很好,到现在还没绝经呢。以前小妈不能有儿子,是因为她是妾,如果她上了位,变成了正妻,就能生儿子了。现在的医学这么发达,65岁的老奶奶还生了双胞胎呢,按照小妈的年龄,完全可以再去做试管生儿子。我跟您还有陆锦珊一家人在这里斗来斗去,斗得两败俱伤,最后让别人捡了便宜,就得不偿失了。”

    陆夫人端起茶几上的杯子,慢慢悠悠的喝了口茶。

    看来上次她的话起作用了,花晓芃和司马钰儿之间有了间隙。

    “你能看得这么清楚,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耸了耸肩,“我最在乎的人就是我的丈夫和孩子,一切能威胁到他们的人和事,哪怕只是隐患,都要尽力消除。我相信您也是一样,谨言是您的儿子,他好您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的。”陆夫人一本正经的说。

    花晓芃撩了下耳边的碎发,“可有人看不到这一点。”

    陆夫人阴阴的瞅了她一眼,“你是在说锦珊吗?”

    花晓芃微微压低了声音,“知女莫若母,大姐是什么样的脾性,您难道不清楚吗?在绿景别墅里,能在您眼皮子底下耍小伎俩的能有几个人呢。”

    陆夫人撇撇嘴,“锦珊再顽劣,也不可能坑我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乌黑的眸子闪动了下,表情凝肃,“就怕被人利用,钻了空子,正所谓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。”

    陆夫人沉默了,许久之后,低低的说:“既然我们达成了共识,就好办了,这里要真有内贼,我一定会弄清楚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拿出一张纸来,写了一份名单。

    “这些年,我和司马钰儿表面和谐,其实私底下一直在明争暗斗。佣工们也暗自分成了两大阵营,一部分是我的人,一部分是司马钰儿的人。虽然司马钰儿不是主母,也没有儿子,但她很会收买人心,她那些人个个都忠心的很,对我是各种阳奉阴违。”

    陆夫人的脸上有了一丝愤懑之色,如果能借花晓芃的手,把这些人全都铲除,以后回去就省心了。

    她的挑拨离间计进行的很顺利,花晓芃和司马钰儿斗个两败俱伤,她就能坐享渔翁之利,到时候两个瘟神都被清除掉,陆家就安宁了、清净了。

    花晓芃收起了名单,“我知道该怎么做了,您得好好保重,注意身边的人。既然人家出招了,肯定还会有下文的。”

    这话其实是故意转嫁矛盾,让陆夫人看清楚现状,管好陆锦珊。

    她基本上已经认定这件事跟陆锦珊有关了。

    陆锦珊无法无天,即便被赶出了陆家,也有兴风作浪的本事,只有陆夫人可以约束她。

    因为她的财源掌控在陆夫人手里,陆家不会再给她钱了,她又拉不下脸面向婆家要,只能在陆夫人那里啃老。

    陆夫人是聪明人,明白她的意思。

    要想花晓芃跟司马钰儿斗个死去活来,就得提升花晓芃的战斗力,保证在她回归之前,司马钰儿不能成功上位。

    花晓芃回到陆宅的时候,陆谨言已经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去哪了?”他低低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去看了下母亲。”她轻描淡写的说。

    陆谨言微微一怔,“聊得还愉快?”

    “挺好的,我们婆媳其实也是能达成共识的。”她顽皮一笑,露出两个可爱的小酒窝儿。

    陆谨言轻轻的刮了下她白玉似的小鼻子,“希望经过这次事件,母亲能清醒一点,分清楚敌我矛盾。”

    她坐到了沙发上,浓密的长睫毛闪动了下,绽出一丝狡狯的微光,“你和陆锦珊是孪生姐弟,性情应该差不多才对,怎么智商和情商会差别这么大呢?”

    陆谨言耸了耸肩,“可能是小时候脑子被门夹过,夹坏了。”

    她抚了抚微微隆起的小腹,“听说孩子可能会遗传到姑姑的基因,我们的孩子可千万别遗传到陆锦珊的基因,一点点都不要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把手放了上去,轻轻的摩挲着,“不要杞人忧天,我的孩子个个都是最优秀的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俯下身,把耳朵贴在了她的肚皮上。

    他忍不住的想到了之前那个孩子,不知道他是男孩,还是女孩,但他回来了,他愿意原谅他,给他一次赎罪的机会,对不对?

    花晓芃顽皮的揉了揉他乌黑的头发,“别听了,你什么都听不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我听不到他们,他们能听到我。”他吻了下她的肚皮,开始每日“胎教”。

    花晓芃早就习惯了,安静的躺着,任他隔着肚皮跟孩子说话。

    她喜欢这样安宁和谐的生活,希望不会再有人作乱了。

    这个晚上,她睡得有些早,没想到又开始做梦了。

    和之前同样的梦!

    当她惊醒时,心脏还在砰砰的狂跳。

   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难道阿聪的鬼魂又回来了吗?

    转过头时,看到陆谨言还在沉睡中,还好,她没有叫出声,惊醒他。

    她翻了一个身,蜷缩进了他的怀里,背心被冷汗浸湿了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公海上,一个不知名的小岛上。

    一名男子在沙滩上转悠了很久,他郁闷至极,每天都在想着从这里逃出去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外面的情况怎么样了,那个邪恶的家伙不知道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他简直就是个疯子。

    他很担心心爱的女人会受到伤害。

    他不能被困在这里,必须要想办法离开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