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四十六章 包藏祸心
    陆夫人大惊失色,“阿玲,你在说什么呀,我怎么一个字都听不懂?”

    陆谨言把电脑打开,把聊天记录调了出来。

    陆夫人浑身碾过了剧烈的痉挛,“这鬼东西我从来没见过,这个人很显然是在冒充我,要陷害我。晓芃肚子里是我的亲孙子,我怎么会害他们?再说了,我现在处在观察期,每天我都在抄写经书,修身养性,搞出这样的乱子来,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?”

    陆宇晗火冒万丈,根本不听她的解释,“你不要狡辩了,ip地址就是绿景山庄,我看你是怀恨在心,要报复晓芃。要不是晓芃警觉,发现床垫下的端倪,你的阴谋就得逞了。”

    陆夫人脸上一块肌肉抽动了下,跑到儿子面前,抓住了他的手,“谨言,你一定要相信我,这件事真的跟我没关系,不是我做的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面无表情,一双眼睛格外的深沉,格外的犀利,“黑的白不了,白的也黑不了,这件事还有一些疑点,我会调查清楚的。”

    陆宇晗额头上的青筋滚动着,在他的心里,已经基本认定了陆夫人的罪,“伊楚薰,只要你跟这件事有半点关系,我就按着你的手签字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坐在旁边,像从前一样的沉默,她在暗中观察陆夫人的表情,一个人如果说谎,总是会露出痕迹的。

    不过在这件事上还是有几分蹊跷。

    以陆夫人的行事方式,不该这么蠢?

    直接在qq上暴露自己的身份,岂不等于不打自招?

    陆夫人肺都快要气炸了,冲上前,一个巴掌扇向阿玲,“小贱人,我跟你无冤无仇,你为什么要坑害我?”

    阿玲捂着脸大哭,“夫人,我没有要坑害你,我只想要救我哥哥。要是qq上的人不是你的话,我的事你怎么会知道的这么清楚啊?”

    陆夫人愤怒不已,又是一个巴掌劈头盖脸的朝她打过去,“你简直就是胡说八道。”

    阿玲被打疼了,哭得是撕心裂肺。

    花晓芃喝了口茶,表情淡淡的,语气不紧不慢,“阿玲,进陆家的时候,你就应该知道,做出对陆家人不利的事会有什么后果?就算你全家人都要死了,你也不能做出危害陆家人的事情来。”

    阿玲激灵灵的打了个寒噤,慌忙爬到了她的脚边,“少夫人,我是没有办法了,才会做出糊涂事来,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哥哥死呀,我错了,你饶过我这一次吧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叹了口气,虽然同情她,但她很清楚,一旦开了先河,其他雇佣工就会心怀侥幸。

    陆家上下,有很多的家丁,一旦有人包藏祸心,就会危害陆家人的安全。

    就算她法外开恩,其他人也不会同意的。

    “阿玲,在陆家没有‘情有可原’四个字,即便你全家人的性命都受到威胁,你也不能做出危害陆家人的事。你一旦做了,不仅救不了你的家人,还会让他们全都处于更加悲惨的境地。陆家的赔偿条款,你要不记得了,就再回去好好看看,没有任何人可以例外。你的哥哥病了,需要钱,你应该告诉事务部,他们会替你向基金会申请援助。”

    陆家给家丁提供的福利堪比公务员,即便是一个女佣,服务达到一定年限,也能申请购买到福利房。

    雇佣合同自然也是极为严苛的。

    陆家人最在乎的是忠诚,百分之百的绝对忠诚!

    倘若家丁遭到威胁,或者遇到困难,陆家不会坐视不理,有专门得事务部负责处理这些事情。

    所以,一旦家丁做出危害陆家人的事情来,只要陆家的势力还在,其家人都别指望能得到安宁!

    阿玲瘫软在地上嚎啕大哭,“我有跟事务部申请过,可他们说我的服务年限不够,要特别申请,至少都要一个月之后,才会批下来,我哥哥等不了那么久了呀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幽幽的看着她,天堂和地狱往往只有一念之差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你犯罪的理由,你要急着用钱,可以直接跟我申请,你们每一个人都有我的公开邮箱。”

    阿玲泣不成声,跪在她脚边一个劲的磕头,“我错了,少夫人,我错了……”

    花晓芃摆了摆手,“把她带下去,通知法务处,按合同办。”

    听到后面四个字,阿玲眼前一黑,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她很清楚这句话的意思,她犯得错,是要株连的。

    陆家的法务处可不只有律师。

    有一些人,为了自己的家人和孩子是可以豁出性命的,倘若他们知道一旦犯错,危害的不仅是自己,还有家人的时候,就不敢胡来了。

    陆家的合同就是要让他们清醒的认识到这一点。

    保安把阿玲拖了出去。

    陆夫人幽幽的瞅了花晓芃一眼,她本以为花晓芃会“法外开恩”,原谅阿玲,没想到态度如此的强硬。

    看来之前,小看她了。

    她并不是朵善良的白莲花,之前的柔弱都是装出来的,当了主母,就露出狐狸尾巴了。

    但这话,只能在心里嘀咕,不能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晓芃,你做得对,这种作恶多端的小贱人,就该严加惩罚。”

    她话音还未落,陆宇晗就低哼了一声,“你现在也是嫌疑人,回去给我乖乖待着,这件事我一定会调查清楚的。你别指望可以糊弄过去。”

    陆夫人的嘴角抽动了下,“我身正不怕影子斜,你尽管去查,最好把那个诬陷我的小人给挖出来。”说完,她就愤愤的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花晓芃望着她的背影,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。

    老夫人命人把他们的房间全部整理了一下,确定再没有有害物品,才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花晓芃坐在休闲椅上,喝着果汁,如有所思,“修罗魔王,你真的相信是母亲做的吗?”

    陆谨言摸了摸下巴,如有所思的说:“不排除她有报复你的可能性,但手法太low了,她是个谨慎的人,这不符合她的风格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耸了耸肩,“我也是这么想的,如果真的是母亲,不会在qq里表明身份,也不会在自己家里上网,会找个地下网吧,免得被查到ip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轻轻的刮了下她的鼻子,“聪明,不愧是我的老婆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喝了一口果汁,柳眉微挑,“qq既然是在绿景山庄登陆,想必是跟母亲有关系的人,你说会不会是陆锦珊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