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四十五章 床下有什么
    “我也是这么想的,可是他出现了两次,难道两次都是我看花眼了?”

    她搓了搓手,手指有些冰凉。

    一道犀利的寒光从陆谨言眼底闪过,“或许是有人在捣鬼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明白他的意思,他是指有人假扮成时聪来吓唬她。

    被掳到小岛上的时候,确实有人假扮了时聪,但这个人消失很久了,再也没有出现过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她失忆了,脑袋迷迷糊糊的,对于岛上之人的印象也变得很模糊了,但后来见过他一次之后,就完全确定他不是时聪。

    “就算我看到的是别人假扮的,但他不可能进入我的梦里。我最近总是梦到时聪,这又怎么解释呢?”

    这一点,陆谨言也解释不了。

    只能说日有所思,夜有所梦。

    “明天周末,我带你出去度假,休养两天,放松一下,没准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她垂下眸子,没有说话,或许是这段时间发生了不少变故,又或许是因为怀孕,体内激素变化的影响,让她变得格外敏感,休养两天也是好的。

    第二天,陆谨言就带着她和小奶包一同去了海边。

    坐在沙滩上,吹着清新的海风,再乘游艇到海里钓鱼,看夕阳,十分的惬意。

    小奶包玩得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花晓芃的心情也轻松了很多。

    回到陆宅已经是晚上,等孩子进房间睡着之后,她就倚到了自己的大床上。

    “这两天还有没有做不好的梦?”陆谨言躺到了她的身旁,在游艇上,她睡得很平静,一晚上都没有出过声,应该是没有做“噩梦”了,但他还是要确定一下。

    她摇摇头,朝他莞尔一笑,“看来是我有点神经衰弱了,才会胡乱做梦,度个假就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他宠溺的抚了抚她的头,“以后得多带你出去度假。”

    她躺了下去,翻了个身,隐隐的,似乎闻到了一股幽幽的香味,似有若无。

    自从怀孕之后,她的嗅觉就变得特别敏感,一旦有异常的味道,都能闻到。

    “陆谨言,你有没有闻到,我们房间里有一股特殊的香味?”

    陆谨言耸了耸肩,并没有放在心上,“可能是外面花园传来的。”

    她坐了起来,走到窗前,深吸了口气,一股清幽的花香沁入了心肺,这味道和刚才闻到的不一样。

    她原本不太想理会,但这味道让她闻着很不舒服,想吐。

    她捂起嘴,干呕了两声。

    陆谨言一个鲤鱼打挺,从床上跳了起来,这会他也闻到了一点诡异的香味。

    “你站远一点,我检查一下。”他力气大,一把就将床垫掀了起来。

    下面压了一个香包。

    花晓芃拿起来嗅了嗅,“就是这个东西发出来的,我们的床下怎么会有香包?”

    一道阴鸷的寒光从陆谨言眼底闪过,“你不要乱碰,先看看这里面都是些什么鬼?”

    他抢过香包,匆匆的走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老夫人家世代从医,从小就对各种药材很熟悉,只要闻一下就能知道里面有什么。

    “草乌、麝香、蟾酥、曼陀罗、狼毒……”

    老夫人的眉头拧绞了起来,“这些都是具有毒性和辛烈之性的药物,还好你们发现的早,否则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
    “这家里还是不安宁!”

    一抹狂怒的火焰从陆谨言脸上燃烧起来,他立刻叫来了保安部长,彻查这件事。

    从监控上看,在他们度假期间,一共有两个人进过房间,佣人阿香和阿玲,她们是轮流负责打扫房间的。

    “我什么都没做,我没有见过这个香包。”阿香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没见过,打扫完放间,我就离开了。”阿玲一个劲的摇头。

    陆谨言的眸色极为冷冽,带着肃杀的戾气,“不用浪费时间了,直接上测谎仪。”

    陆家有一台全球最为先进的测谎仪,不过这台测谎仪只对雇佣工使用,不能对家人使用。

    阿香和阿玲被押入了审问室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,保安部长出来了。

    阿香通过了测谎仪,阿玲没有通过。

    陆谨言和花晓芃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说吧,是谁指使你的?”花晓芃冷冷的看着她,这个女孩看起来其貌不扬,没想到心眼还挺坏。

    阿玲这下子知道害怕了,瑟瑟发抖,“少爷,少夫人,我错了,我以为只是一个香包,不会有什么影响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废话,回答问题。”陆谨言暴怒的甩出了一句,不想浪费口舌。

    阿玲抱住胳膊,啜泣起来,“是……是夫人让我做的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剧烈的震动了下,“你要是敢说谎,我就割了你的舌头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说谎,我说得都是真的,是夫人让我做的。”阿玲哭着说道,“夫人用了小号,在qq上跟我联系,说只要我把一个香囊放到少奶奶的床下面,就给我一百万。我哥哥病了,要做肾移植,费用要一百多万,我是农村来得,父母没有文化,只会种田,家里哪能拿出这么多钱来呀。医生说我哥哥病情恶化的很快,这个星期如果不动手术的话,就没救了,我没有办法,只能铤而走险。我错了,原谅我一次吧,我再也不敢了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的眸色加深了,陆家的佣人资料上会记录有qq、微信等详细的网络联系方式,陆夫人要联系到她,是很正常的。

    不过,在这个节骨眼上,她又耍这样的小伎俩,对自己有什么好处呢?

    陆谨言命人调出了她的qq聊天记录,并追查了对方的ip地址,确实是从绿景山庄发出来的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陆宇晗也回来了,一听说事情跟陆夫人有关,勃然大怒,“去把那个毒妇给我拧过来!”

    现在的绿景山庄,只有陆夫人一个人居住,伊楚铭已经回去了。

    陆夫人一进门,看到所有人脸色阴沉,心里咯噔了一下。

    直觉告诉她不是好事情。

    “宇晗,你叫我来,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保安部长把阿玲叫了出来,阿玲跪到了她的脚下,嚎啕大哭,“夫人,救救我,我都是按照你说得去做的,救救我吧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