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四十四章 看见鬼了
    花晓芃狠狠一怔,“宝贝,为什么这么问?是不是干舅舅跟你说了些什么?”

    小奶包漂亮的大眼睛闪烁了下,“我在抽屉里看到你从前的相册,有很多你上中学时候的照片,上面那个男生长得跟干舅舅一模一样。我还以为你和干舅舅是从小一起长大的,可干舅舅说那个人不是他,是你从前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的心震动了下,前几天梦到时聪,她就把相册拿出来翻了翻,可能是忘了收起来,被孩子看到了。

    “妈妈确实有一个好朋友,跟舅舅长得很像,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已经去世了,对吧?”小奶包眨了眨眼。

    花晓芃抚了抚他的头,“这也是干舅舅跟你说的?”

    “嗯,干舅舅说,这个世界上竟然有跟自己长得特别像的人,真是太有趣了,他要是活着,一定跟他结拜成兄弟。”小奶包一本正经的说。

    花晓芃嘴角勾起了一丝凄迷的笑意,最近频繁梦到时聪,有点让她心烦意乱,不想再多提起了,“好了,上去洗脸吧,待会老师就来了。”

    小奶包还想说什么,但嘴巴动了下没有说出来,转身上了楼。

    花晓芃也没有多想,她还要去公司,准备珠宝发布会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龙城的另一端,陆锦珊刚从绿景山庄回到刘家,她的贴身助理小吴给她泡了一杯咖啡。

    陆锦珊虽然不务正业,但私人助理却有好几个,主要负责帮她化妆、买衣服、策划派对……

    “陆小姐,这口气你不会就这么咽下了吧,真要让一个贱女人骑到你的脖子上拉屎?”小吴瘪瘪嘴,一副要替她打抱不平的模样。

    陆锦珊喝了一口咖啡,母亲让她最近不要轻举妄动,免得坏了大事,她只能先忍着。

    “小不忍则乱大谋,这笔账我先记着,慢慢跟她算。”

    小吴半掩起嘴,放低了声音,“花晓芃可真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,当了陆家的少奶奶还不满足,私下里还要跟秦少爷勾勾搭搭,暗通款曲。我听说前几天,她又跑去秦少爷的别墅,在里面待了好几个小时呢。大着肚子也不安分,什么龙城第一少奶奶,我看是龙城第一荡.妇。”

    这话成功的点燃了陆锦珊的怒火,她额头上的青筋不停的滚动着。

    “下等的贱胚,我不会让她好过的,我要弄死她。”

    小吴脸上有了一丝诡谲的笑意,她要得就是陆锦珊这样。

    第二天晚上,floweer中国区珠宝发布会在新世界广场举行。

    花晓芃佩戴着华贵的珠宝亮相,一身珠光宝气,闪亮全场。

    在很多人的眼里,花晓芃从一个**丝逆袭,变成了人生赢家,创造了灰姑娘的豪门童话。

    很多女人嫁入豪门之后,都是相夫教子,不再有自己的事业。

    而拥有floweer的她,无疑是自力更生的一个典范。

    豪门太太也是需要有事业,也是需要独立的,不是一个附庸品。

    “老婆,我今天是你的绿叶。”陆谨言薄唇划开迷人的笑弧。

    她调侃一笑,“你陆大少爷走在哪里都是焦点人物,成不了绿叶。”

    珠宝秀在8点钟准时开场。

    世界名模们佩戴着闪耀的珠宝陆续登场。

    花晓芃的设计独特、新奇,总能让人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她的每一个系列都是有故事的。

    当压轴的模特走出来时,她的目光透过朦胧的光影,落在对面的角落里。

    激光灯在角落投下一缕幽幽的白光,一抹颀长的影子伫立在那里,白色的t恤,蓝色的牛仔裤,俊朗的面庞充满了难以言喻的悲伤。

    当四目相对的刹那间,她浑身掠过了剧烈的痉挛。

    是时聪!

    她很清楚的记得,他出事的那天,就穿的这一身衣服!

    一定是她眼花看错了,她使劲的揉了揉眼睛,再次望过去时,影子不见了。

    角落里空荡荡的,只有一个大圆柱孤零零的矗立在那里,就好像它从未出现过。

    她的两只手交握在一起,不知从哪里吹来一阵冷风袭击了她,让她背脊一阵发寒。

    陆谨言察觉到了,以为她冷了,连忙把外套脱下来披在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她下意识的朝他靠了靠,他就伸出手来,搂住了她的肩。

    “陆谨言,你看看左边大柱子那里,有没有什么东西?”她贴在他耳边,极为小声的说。

    陆谨言微微一震,把眼睛望了过去,“什么都没有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什么,我眼睛看花了,以为有个人在那里。”她支支吾吾的说着,垂下了头。

    陆谨言并没有忽略她的反应,如果真的是眼睛花了,或者只是普通什么人站在那里,她一定不会问的。

    但他什么都没说,只是把她搂进了一些。

    当最后一个模特出场之后,就轮到她上台致辞了。

    她站到台上,所有的媒体记者都举起相机咔嚓咔嚓的拍照。

    “今天,感谢各位光临floweer珠宝发布会,floweer是一个年轻的团队,我们的员工充满了青春、充满了活力,充满了对时尚的追求和热情……”

    透过镁光灯,她眼角的余光又落到了大柱子旁边,影子再次出现了,正看着她,目光是那样的悲伤、那样的哀怨。

    她剧烈的震颤了下,忽然就卡了词。

    但这个反应只持续了几秒钟,很快她就回过神来,继续致辞。

    没有人注意到她的异常,只有陆谨言留意到了。

    他顺着她的目光望去,那里除了一根大柱子,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花晓芃致完辞,再望去时,影子也消失了,就像是鬼魂一般,来无影去无踪。

    珠宝发布会结束后,回去的路上,她的神经还是绷紧的,眼睛一直望着车窗外,没准一个不小心就能看见时聪站在某个地方看着她。

    他悲哀的眼神在她的脑海里徘徊,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陆谨言搂住了她的肩,“笨女人,你到底看见什么了?”

    她艰难的咽了下口水,才发出声音来,“是时聪,时聪的鬼魂。”

    他惊了下,“你一定是看花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