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四十三章 他的鬼魂回来了
    或许是自己想多了吧,梦是自己潜意识的一种反映而已。

    日有所思,夜有所梦。

    阿聪的祭日快到了,这几天她时常会想起他,所以才会做这样的梦吧。

    晚上的时候,伊楚铭又过来了,带着陆夫人一起过来的。

    两人按照事先商量好的,把陆锦珊推出去背锅,陆夫人一副悔恨的模样,“这段时间我一直都在反省,我不会再纵容锦珊了,她变成这样是我的责任,都是我把她宠坏了。现在让晓芃来当家,我挺放心的,我已经年过半百,一大把年纪了,想要像别人一样儿女膝下,安享晚年,不想一个人在外面孤孤单单的。”说着,她就抬手拭了拭眼角,看起来落魄而凄凉。

    伊楚铭接过她的话来,“我姐在陆家相夫教子,过了三十年,除却这段时间犯了糊涂,为了陆锦珊做出一些错事之外,也算是贤良淑德。中国有句俗话,人非圣贤,孰能无过,她已经意识到自己的错误,也愿意跟儿媳妇和睦相处,你们就再给她一次机会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就瞅着花晓芃,“晓芃,你现在是陆家的主母,她愿意重新接受你的婆婆吗?”

    花晓芃知道他是故意的,只要她松了口,这事就有回旋的余地了。

    她幽幽的瞅了陆夫人一眼,这两天她也在权衡利弊,她毕竟是陆谨言的亲妈,打断骨头连着筋,就算不喜欢她这个儿媳妇,也不会做出危害陆谨言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“无论婆婆在不在陆家,她都是我的婆婆,我都应该孝敬她。我们是一家人,就算有过矛盾,也是可以化解的。”

    这话等于原谅了陆夫人的所作所为。

    老夫人的脸上有了一丝欣慰之色,孙媳妇是善良而宽容的,正因为这样,她才要更加的保护好她。

    “阿楚,你现在知道你有多么好的一个儿媳妇了吧?”

    陆夫人装出动容不已的神色,“我亏欠了晓芃,以后我一定会好好的弥补她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微微颔首,“给你一年的时间,在绿景别墅好好的反省,如果你真的能改过自新,我会让宇晗重新考虑离婚的事。”

    陆夫人暗自撇了撇嘴,对她的处理意见一点都不满意,她恨不得现在就重新搬进来,哪能等一年呀。

    夜长梦多,一年之内,还不知道会有什么变故呢。

    但她不敢多说什么,老夫人还没有完全相信她,不能急于求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接连几个晚上,花晓芃都睡得很不好,连续做着同样的梦。

    这让她有些心绪不宁。

    早上,天还没亮,她就起来了,倒了一杯水,独自坐在阳台的椅子上,出神的望着远处不知名的某个角落。

    她似乎觉得阿聪就站在身旁,看着她。

    阿聪,你是不是要告诉我什么呀?

    如果是的话,你说清楚一点好不好?

    我这个人很笨,不会猜谜题。

    在她思忖间,一只大手伸过来,搁在了她的肩头,“这么早就醒了?”

    她像是吓了一大跳,剧烈的震动了一下,“你走路怎么都没声音的?”

    “难不成你以为是鬼?”陆谨言皱了下眉头,有些不悦,他刻意在“鬼”这个字上加重了语气,仿佛在指代着谁。

    她幽幽的瞅了他一眼,转头喝了口水,“还早呢,你再去睡一会吧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抓住了她的肩膀,强迫她看着自己,“花晓芃,从现在开始,你只做一件事,眼睛看着我,脑袋里想着我。”

    她噎了下,“说什么胡话呢?你是不是还没睡醒呀?”

    “日有所思夜有所梦,你要多想想自己的丈夫,晚上就不会梦到别人了。”

    他俊美的面庞被乌云覆盖着,语气里有几分阴郁,这两天,她总是在睡梦中叫着时聪的名字,让他嫉妒、烦躁、郁闷。

    在她的心里,他始终排在时聪和许若宸的后面,要不是有了孩子,她那颗飘忽不定的心不会安定下来,死心塌地的跟着他。

    花晓芃无奈的叹了口气,“修罗魔王,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吗?”

    “鬼只在人的心里。”陆谨言毫不犹豫的说。

    她把头转到了远处黑暗的花林中,“我现在在熟悉陆家的管理流程,哪里有空想别的呀。是阿聪来找我了,不管你信不信,真的是他来找我了。我每天都在做同样的梦,他总是问我知不知道是谁杀了他。这不正常呀!你说,他是不是还没有瞑目,想让我替他报仇?”

    陆谨言的眸色逐渐的加深了,见她满脸的忧郁和凝重,语气就变得温和了,“应该是他的祭日快到了,你受到了一些影响,才会做这样的梦,我今天就派人到江城去,提前祭拜一下他。”

    他不信鬼也不信神,只想给她一点安慰,让她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她点点头,忍不住的把目光又移到了外面最黑暗的角落里,仿佛时聪就站在那里,看着她一样。

    这几天,小奶包每天都和自己的机器人在一块玩。

    吃完早餐之后,他就抱着机器人,坐在沙发上看动画片。

    机器人里储存了很多有趣的动画片,他之前从来都没看过,而且不用联网就能看。

    花晓芃坐到了他身旁,“待会老师就来了,要去上课了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妈咪。”他点点头,陆谨言专门从美国为他请来了最好的家庭教师团队,周一到周五都有课程。

    看完一集动画片,他抬起头来,眨了眨眼,脸上现出了一丝惊愕之色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宝贝?”

    小奶包揉了揉眼睛,“没事,眼睛有点花了,我去浴室洗个脸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没有太在意,抚了抚他的头,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小奶包站了起来,走到楼梯边,停了下,转过头来,“对了,妈咪,有件事忘了告诉你,昨天我跟干舅舅视频,他去神农架的原始森林了,他说赶不回来参加floweer的珠宝发布会了,让你到时候把视频发给他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花晓芃耸了耸肩,恢复记忆的秦如琛果然是性情大变,三天两头就跑到外面去探险,一刻都待不住。

    小奶包抿了抿唇,“妈咪,能问你一件事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花晓芃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有一个朋友跟干舅舅长得很像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