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四十二章 前男友入梦来
    这几天,花晓芃在准备floweer的新品发布会,秦如琛打来了电话,请她到家里来喝下午茶。

    自从知道秦如琛恢复记忆之后,她有所顾忌,和秦如琛的联系越来越少了。

    她问过许若芳,一个人在失忆前和失忆后,性格是可能形成鲜明反差的。

    秦如琛靠在沙发上,嘴角挂着一丝邪魅的笑意,“妹子,恭喜你了,成功pk掉你的婆婆,成为陆家的主母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耸了耸肩,“哥,我可什么都没做,完全靠了陆锦珊这个神助攻,而且我对主母这个位置并没有什么兴趣,能和婆婆和睦相处,才是我最大的心愿。”

    “妹子,你就是太善良了。”秦如琛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花晓芃抚了抚额头,装出一副头疼的模样,“其实有件事我没有跟任何人说过,前段时间我脑子受伤,失忆了,好多事都不记得了。好在陆谨言每天都在帮我恢复记忆,让我想起了不少事,至于从前同婆婆和大姑子的恩怨纠葛,都随着记忆消失了。我不计前嫌,没想到我那大姑子因为你的事一直耿耿于怀,非说我勾引你,破坏了你们的感情,你说我冤不冤?”

    秦如琛深褐色的眸子闪动了下,“放心,我会帮你教训她的,我给她准备的每一份惊喜都会让她毕生难忘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微微一震,看到他邪戾的笑容,就觉得背心一阵发寒,从前的秦如琛温润如玉,从来都不会这样的。

    “哥,不管你和陆锦珊有怎样的恩怨缠绵,千万不要牵扯到我,我是你妹妹,不是什么第三者。”

    秦如琛薄唇划开了一道诡谲的笑意,“行了,妹子,我们聊点愉快的事情,哥哥我最近买了一个宝贝,你想不想看看?”

    “什么宝贝?”她挑眉。

    秦如琛站起身,走到大厅一隅的柜子前,那上面有一个不明物体被红布遮盖着。

    “红布盖着的东西就是你买到的宝贝?”花晓芃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秦如琛掀开了红布,里面是一台西洋古钟。

    她嘻嘻一笑,“你买了一台钟?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从法国拍卖来的,清朝乾隆时期御用的鎏金珐琅嵌宝石的西洋式座钟。”秦如琛浓眉微扬,看起来对自己的宝贝颇为喜欢。

    花晓芃一听是清朝的东西,撇撇嘴,“这不会是八国联军侵华的时候,从咱们这抢走的古董吧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反正现在是我的了。”秦如琛得意一笑,“你知道这钟最奇特最有价值的地方在哪里吗?”

    “在哪里?”花晓芃张大了眼睛,上上下下的巡视着。

    “在这里。”秦如琛微微倾身,指了指左右晃动的钟摆,“这个小小的钟摆除却是纯金的之外,上面还雕刻了一副神秘的画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花晓芃眨了眨眼,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了钟摆上。

    钟摆慢慢的摇晃着,她为了看个清楚,目光也随着它左右移动。

    逐渐的,她的意识恍惚起来,钟摆在眼前变成了一个模糊的影子……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古钟忽然发出了一阵清脆的声音,她如梦初醒,恍然回神。

    头有些隐隐作痛,她揉了揉太阳穴,“这钟摆晃来晃去的,我都看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改天我玩腻了,就把它拆下来,让你看个清楚。”秦如琛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不能拆,这是古董。”她坐回到沙发上,喝了口果汁。

    秦如琛笑着没有说话,吃了一颗圣女果之后,从茶几下面的柜子里拿出了一个盒子,“这是我从国外给小钧带来小玩具,希望他会喜欢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莞尔一笑,“干舅舅送的,他当然会喜欢了。”

    回去之后,花晓芃把礼物拿给了小奶包。

    小奶包拆开来,发现是一个机器人,很高兴,“哇塞,天使舅舅竟然送给我一个机器人,太棒了。”

    这是一款高科技的智能机器人,除了唱歌、跳舞,播放动画片,辅导学习等基本的功能之外,还能编程,不断的升级。

    陆初瑕和他一起进房间玩机器人了。

    花晓芃洗了个澡,躺在床上,迷迷糊糊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她做了一个梦,梦到时聪回来了,他站在她的面前,脸上充满了悲伤。

    “晓芃,我一直都在你的身边,从来都没有离开过你。你呢,你是不是已经把我忘了,是不是不再爱我了?你知不知道和你在一起的人是谁,你知不知道是谁杀了我……”

    一连串的问话幽幽渺渺、忽高忽低,仿佛从很遥远的地方传过来。

    “阿聪!”她伸出手来,想要回抱住他,但怎么都抱不住,他轻飘飘的,就像一抹幻影。

    “晓芃,你知不知道是谁杀了我?”他的声音变得很清晰了,像是想要告诉她一些什么。

    她的心头一阵酸楚,还有一抹仇恨升腾起来,“是那个醉驾的富二代,他叫王涛,我永远都记得这个名字,我不会放过他的,我要找到他,替你报仇。”

    他摇摇头头,一丝凄凉的笑意从嘴角流溢出来,“你知不知道和你在一起的人是谁?”

    她糊涂了,不明白他的意思,“阿聪,你到底想要跟我说什么,你是不是不高兴了,不想我和陆谨言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他没有回答,一滴泪水从眼里滑落下来,“你知不知道和你在一起的人是谁,你知不知道是谁杀了我……”他不断重复着这两句话,慢慢的朝远方飘去。

    “阿聪——”她尖叫一声,从梦中惊醒了。

    一只温柔的大手抚上了她的面庞,“怎么了,做噩梦了?”

    是陆谨言的声音。

    她长长的吁了口气,“我刚才是不是叫出声音了?”

    他耸了耸肩,“你在叫阿聪,你梦到时聪了?”

    她坐了起来,抿了抿唇,沉默了一会,才极为小声的说道:“很快就是阿聪的祭日了,我想会江城拜祭一下他。”

    他未动声色,轻轻的抚了抚她的小腹,“你现在是孕妇,不适合长途旅行,我会派人代你祭拜他的。”

    她垂下了眸子,一丝悲伤之色从浓密的睫毛间悄然划过。

    不知为什么,她总觉得时聪想要告诉她些什么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