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四十一章 老婆,让我听听
    司马钰儿露出一丝为难之色,“我只是协助而已,做不了主,一个亿确实有点多,不如先拨一半,剩下的等晓芃见了三爷之后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行,那就先给五千万吧。”堂婶点点头。

    花晓芃看着她们,感觉就像是在做买卖,讨价还价一般。

    如果动动嘴皮子,就能随便拿到五千万,那陆家即便有万贯家财,也怕是早就被一些蛀虫们败光了吧?

    “小妈,堂婶,在我这里,没有确定的事,别说五千万,就算是十万块,我也不会批准。不过,堂婶如果确实有什么急事想要用钱的话,可以让小妈以私人名义帮你向父亲申请。”

    既然司马钰儿要做老好人,就让她一个人去做好了。

    以私人名义,就是司马钰儿一个人的责任,跟她半点关系都没有。

    司马钰儿的嘴角抽动了下,“晓芃……”她似乎想要解释些什么,又咽住了,没有说出来。

    堂婶一看没有指望了,一屁.股坐到沙发上,失声痛哭,“救人如救火,三爷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谁来负责啊……”

    她才哭到一半,就被一个低沉的声音打断了,“我来负责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转过头,看到陆谨言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看到他,堂婶吓得声音噎进了喉咙里,“谨言,你……你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回来有一会儿了,只是没有进门,刚才她们的对话,他都听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他没有理会堂婶,叫了个佣人过来,“去给三爷打个电话,告诉他老人家,我这里有一坛百年陈酿,请他老人家过来小酌几杯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佣人点点头,走到电话前,正要拿起话筒,堂婶从沙发上跳了起来,“三爷……三爷躺在icu里呢,哪里还能喝酒啊?”

    陆谨言浓眉微挑,“昨天我还跟他老人家通过电话,今天怎么就躺icu了?”

    堂婶一张老脸立刻就胀得通红,像猪肝一般,“突……突然发得病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坐到了沙发上,抬手搂住了花晓芃的肩,“堂婶,你是不是觉得我老婆好欺负,就过来找她,变了方的骗钱?”

    堂婶见自己被拆穿了,像被戳破的皮球,一下子瘫软在了地上,“谨言,我也是没办法呀,你那堂弟不争气,在澳门赌博欠了高利贷,人还被扣在那里呢,要是不替他还得话,就要砍了他的手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倒吸了口气,真没想到堂婶竟然耍这种小伎俩来骗钱,看起来还不止一次了,所以陆谨言才能一下子就拆穿了她。

    小妈应该也知道吧,为什么不当面说清楚,还怂恿着她拨款呢?

    陆谨言目光一凛:“陆家基金会的钱,不是来帮你儿子填赌债的,要真被砍手,也是他自作自受。”

    堂婶嚎啕大哭,“他这次是被人下了套,给坑了,三爷可是很疼你的,把你当亲孙子一样看待,他是三爷唯一的血脉,你不看僧面看佛面,怎么也得救救他呀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沉默了片许,“行了,我派人跟你一起去澳门,把他赎回来,之后,他要进思过堂面壁一年。”

    “一年?”堂婶狠狠一震,“是不是太长了?他从小娇生惯养的,怕是受不了啊。”

    陆家的子孙要是在外面闯了祸,就要被罚进思过堂。

    思过堂和静心阁不一样,静心阁是短期的关禁闭,思过堂则是长期幽禁,里面没有手机,没有电视,没有任何娱乐设施,只有各种修身养性的书籍,还有经书,除了逢年过节有肉吃之外,其余时间只有素食,平时还要进行劳动改造,在陆家人的眼里,它就是家族式监狱。

    陆谨言耸了耸肩,“你要不同意,就自己去赎他。”

    堂婶被逼无奈,咬了咬牙,只能答应了。

    在她离开之后,司马钰儿叹了口气,“那孩子真是被宠坏了,以后还不知道要惹出多少祸端来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刻意用着一种孩子向母亲撒娇的语气说道:“小妈,你明知道堂婶是来诓钱的,怎么都不拆穿她,还让我拨钱呀?”

    “三爷就这么一个孙子,她闹来闹去的,还不都得给。以前你婆婆也会管一管,后来次数多了,也懒得理会了,只要数额不大,都批了。”司马钰儿露出了一副无可奈何的神色。

    陆谨言脸上飘过一丝阴鸷的戾气,“以后不能惯着他了,他要再犯事,就直接扔进思过堂,关个十年八年,出来之后自然就老实了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端起茶杯,喝了口茶,没有再说话,但心里对司马钰儿的顾忌又添了一分。

    陆谨言的人去到澳门,很快就把人赎了回来,无论黑道还是白道,没人不敢给陆少爷面子。高利贷只收了本金,没敢要利息,给陆少爷面子,也是为自己铺路。

    那纨绔子弟一下飞机,就直接被关进了思过堂,吓得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不过大铁门一关上,他再怎么哭也没用。

    怀孕三个月,陆谨言带着花晓芃去做了产检,一切正常,关于病毒的阴影也逐渐的消散了。

    那个王八蛋八成就是在吓唬他。

    能有这种胆量,来挑战他龙城第一少的,也算是世间极品了。

    花晓芃进门的时候,是被陆谨言抱进来的,冷酷冷情的大少爷变成了宠妻狂魔。

    躺到沙发上,花晓芃的内心被满满的幸福感填充着,她越来越享受陆谨言的宠溺了。

    “老婆,别动,让我听听。”他把头轻轻的贴在她依然平坦的小腹上,他的宝贝儿们终于度过三个月的危险期了。

    花晓芃嘻嘻一笑,“现在还小呢,你听不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什么叫心灵感应吗?”陆谨言薄唇划开一道迷人的笑弧,他和他的宝贝儿是有心灵感应的。

    小奶包跑了过来,学着他的样子,也把小脑袋贴到了妈咪的肚子上,“魔王爸爸,小弟弟小妹妹在跟你说话吗?”

    陆谨言直起了身体,“他们还小,不能说话,等再长大一点,就能跟我们交流了。”

    司马钰儿站在楼梯口,看着他们一家三口,一种无法言喻的神色从她眼底悄然划过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