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四十章 要换心脏
    在她离开之后,陆夫人脸上露出了一丝阴鸷的冷笑。

    她要让花晓芃和司马钰儿斗得两败俱伤,这样不需要自己动手,就能把两个瘟神都除掉了。

    花晓芃一出来,陆谨言就迎了过来,“伊女士跟你说了些什么?”

    花晓芃幽幽的瞅了他一眼,伊女士三个字让她听着有些别扭,“母亲就是叮嘱我提防着小妈。你觉得小妈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?”

    陆谨言深黑的冰眸闪动了下,“防人之心不可无,对于任何人都保持一点戒备之心,不会错的。”

    这话像是在提醒她些什么,看来他也不是完全信任司马钰儿的。

    一个女人再温柔善良,再宽宏大量,也不可能对坑害过自己的情敌,没有一丝怨恨。

    而陆谨言,是情敌的儿子,因为有他的存在,她不能转正,不能有自己的儿子,他可以说是她最大的绊脚石。

    她真的能以德报怨,真心对他吗?

    “真担心,我会当不好这个家,辜负了奶奶和父亲的期望。”她垂下了头,浓密的长睫毛在白皙的眼睑下投出了两道忧虑的阴影。

    陆谨言搂住了她的肩,“一个公司你都管得了,一个家又算得了什么呢?”

    她叹了口气,“家比公司难管多了,虽说有家规制约,但总得考虑到人情世故,不能把亲戚都得罪光了呀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抚了抚她的头,“有我在,没有什么事是解决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她撇撇嘴,“陆家的传统,男主外女主内,要是家务事还需要你操心,那我这个贤内助岂不是当得很失败?”

    陆谨言薄唇划开了一道迷人的笑意,“虽然你有时候笨笨的,但只要及时给智商充值,处理那些家族琐事,还是没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陆家大宅里。

    二叔要陪同老夫人去昆城参加一个中外医学交流会,跟花晓芃交代几句,老夫人就出门了。

    花晓芃下午去了一趟公司,回来已经是傍晚了。

    陆谨言还没回来。

    她正想检查一下儿子今天的学习情况,有客人来了。

    是陆三爷的儿媳妇,陆谨言的堂婶。

    陆老爷子有三个兄弟,被称为陆二爷、陆三爷和陆四爷。

    陆三爷家人丁单薄,一个儿子,一个孙子,可谓一脉单传。

    他的孙子,也就是陆谨言的堂弟,比陆谨言小了三岁,宠得是无法无天,可谓男版的陆锦珊。

    堂婶一进门,就哭了起来,“晓芃啊,你三爷不行了,这次怕是熬不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在中秋节的家宴上,花晓芃见过堂婶一回,所以不算陌生。

    陆家每年清明、中秋和年三十,家族成员都要聚在一起,举行家宴和祭祖的活动。

    花晓芃记得,陆三爷今年有七十岁了,家宴的时候,一连喝了三大碗茅台酒,身体还健朗的很,这才过了没多久,怎么就不行了呢?

    “堂婶,三爷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心衰,医生说了,要去美国换心脏,不然就只能准备后事了。”堂婶嘤嘤呜呜的,哭得十分伤心。

    “换心脏?”花晓芃微微一怔,“这可不是一般的手术。”

    “不换就活不成了,你赶紧帮我们从家族基金里拨点款项出来,把老爷子这条命救回来呀。”堂婶哭着说道。

    花晓芃没有多想,低声问道:“需要多少钱?”

    堂婶伸出了一个手指头。

    “一百万?”花晓芃问道。

    堂婶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一千万?”

    堂婶又摇摇头。

    花晓芃的心里震动了下,“堂婶,你到底想要多少?”

    “……一个亿。”堂婶讪讪一笑。

    花晓芃几乎从沙发上跳起来,“一个亿?你在开玩笑吧,一个心脏移植手术怎么可能要这么多的钱?”

    堂婶撇撇嘴,“这合适的心脏哪里是说有就有的,我们好不容易才通过医院联系到了一个病人家属,对方要八千万才肯同意捐献心脏,加上到美国的手术费用,可不要一个亿吗?”

    花晓芃杏眸微眯,一点犀利之色从眼底悄然闪过,“堂婶,我会派人去探望三爷的,至于后续该怎么做,我要和基金会的理事们商议之后才能做决定。”

    堂婶露出了一丝不悦之色,“商议?还要商议什么呀?那个病人可是说断气就断气的,他一死,心脏就没有用了。以前你婆婆当家的时候,可是当场就能做出决定的,怎么到了你这里,就婆婆妈妈的了。陆家有的是钱,一个亿又不是很多,三爷可是老爷子的亲弟弟,他要有个三长两短的,你担得起这个责任吗?”

    花晓芃面色平静,端起茶几上的果汁,吸了一口,不慌不忙的说:“堂婶,基金会是一个组织机构,有自己的工作程序,对于你说的情况,我必须要派人核实清楚,才能做决定。如果你着急的话,现在我就安排人过去看望三爷

    “他在icu里躺着呢,谁也不能探视。你要不信的话,我可是把医院的诊断报告带过来了的,你看看不就知道了。”堂婶说完,就把诊断书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司马钰儿走下楼来,“晓芃,堂婶既然着急用钱,你就先让基金会把款项拨给她吧,救人要紧。”

    堂婶一听这话,就朝她抛出了一个笑容,“钰儿,还是你懂事,这个家要是交给你来管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司马钰儿微微一笑,“晓芃是谨言的妻子,陆家终究是要交到她手里的,现在不过是提早了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她还太嫩了,哪里管得了这么一个大家族。”堂婶瘪瘪嘴。

    花晓芃的神色依然平和,但眸色逐渐的加深了。

    如果她按照司马钰儿所说,让基金会拨款,到时候基金会调查下来,情况不属实,她就要背负失察之职。

    倘若把责任推给司马钰儿,说是司马钰儿让她这么做的,就会显示出她的无能,没有自己的主见。

    “小妈,一个亿不是小数目,我必须要见到三爷和捐献心脏的病人及家属,才能做决定。”

    堂婶恼了,“钰儿,老夫人不是让你协助她管理家务吗?你就替我做主吧,别管她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