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三十九章 知道她为什么不能生儿子吗?
    听到这话,陆谨言放心了一些。

    毕竟是亲生母亲,他宁愿相信她是真心悔过了,只要她能和花晓芃和睦相处,他愿意原谅她,重新接纳她、孝顺她。

    陆夫人也是利用了这一点。

    亲情和血缘是她现在最大的砝码。

    陆谨言嘴上说要跟她断绝母子关系,但血缘哪能说断就断呢。

    只要他的身上还留着她的血液,就断不了。

    看到他离开,她的嘴角勾起了一道不易察觉的诡谲笑意。

    “晓芃,来,坐到我身边来。”她拍了拍床,温和的招呼道。

    跟花晓芃相处了这么久,她的性子,她也摸到了一些。

    她吃软不吃硬。

    你越硬,她就越强,你一旦软下来,她也会跟着软了。

    花晓芃犹豫了一会儿,慢慢的走过去,坐到了床边,“您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陆夫人幽然一叹,“都是前段时间锦珊的事情闹的,搞得我心情烦躁,身体也变差了,我需要长时间来休养了。陆家以后就交给你了。我知道在你的心里,司马钰儿比我好,她一脸的温和,对你总是笑意盈盈。但你每次出事,她什么时候站出来帮过你?我跟她表面上和平相处,实际上一直在明争暗斗。你们一定都以为她生不出孩子,是我害的,我之前是让她流过一次产,但后来不是做了试管吗,她还是只生了一个女儿,没能生出儿子来,你知不知道是为什么?”

    花晓芃狠狠一震,她是想过这个问题。现在有精子分离术,只要有钱,想生几个儿子都可以,可是司马钰儿只生了一个女儿。

    “她是担心生了儿子,会引来争夺继承人的纷争,所以只要了一个女儿。”

    陆夫人呵呵冷笑了两声:“孩子,你真的是天真了,她会那么善良,那么好心吗?我告诉你,但凡进到了豪门的女人,都会想着生个儿子来争夺一份家业。何况陆宇晗那么爱她,只要她生了儿子,陆宇晗一定想方设法让她的儿子当上执掌人。我们母子三人都会被赶出去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的内心被狠狠的撞击了一下,翻动起十二级的地震,感觉三观都要被颠覆了。

    看陆夫人一本正经的表情,不像是在撒谎,也不像是故意在挑拨离间。

    她在陆家的时间其实并不长,加起来最多也就半年,对司马钰儿的了解远远不及陆夫人,她们可是斗了大半辈子了。

    “您到底想说什么?”她带着几分疑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陆夫人掩起了嘴,微微倾身,凑到她耳边,极为小声的说:“我来告诉你吧,是老夫人不让她有儿子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剧烈的震动了一下,惊愕的瞪大了眼睛,她怎么都不会把这件事跟老夫人联系起来。

    但仔细一想,又不无可能。

    如果司马钰儿有了儿子,势必会引来夺嫡之争。

    陆夫人和司马钰儿之间的平衡会被打破,连表面的和谐也维持不了了。

    陆夫人的背后有强大的伊氏家族,而司马钰儿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从家族利益而言,同时拥有陆家和伊家血脉的陆谨言是最好的继承人选,司马钰儿的儿子是比不上的。

    所以,不让司马钰儿生儿子对家族、对大家都好。

    “小妈知道这件事吗?”

    “她怎么可能不知道呢?”陆夫人撇撇嘴,“当初做胚胎移植的时候,她跟陆宇晗商量你好了,植入一儿一女,两个人可以儿女双全。老夫人知道后,立刻阻止了,让她只能生女儿。她不甘心,怂恿陆宇晗到美国做移植,想背着老夫人生儿子。只要胚胎植入体内存活了,老夫人就阻拦不了了。可是她太低估老夫人了,她就算在院子里坐着,也能知道家里发生了什么事,陆家里没有任何事能够逃过她的法眼。她亲自去了美国,破碎了司马钰儿的美梦,最后她只生了一个女儿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背脊冒出了一股寒意,豪门家族比她想象中要复杂多了。

    “您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呢?”

    陆夫人拍了拍她的肩,“以前,我一直以为你挺有心计的,现在才知道,你其实挺单纯的。当初因为我,她豪门梦碎,只能委屈做小。又因为谨言的存在,她连儿子都不能生。你说她的心里能不怨恨我,能不怨恨谨言吗?”

    一阵冷风随着她的话语,从窗外吹拂进来,花晓芃的肩膀微微的颤动了下,像是被风吹动了。

    如果陆夫人说的话是真的,司马钰儿的心里肯定会有怨恨。

    “她对谨言挺好的,不像是装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陆夫人摆了摆手,“那只能说明她演技好,如果她敢对谨言不好,陆家哪里会有她的容身之地,老夫人早就把她赶出去了。她一直用善良和宽容包裹着自己,是在养精蓄锐,坐等时机。你的出现算是帮了她一个大忙了。我们婆媳之间争斗,最大的赢家会是谁?当然是她了。你仔细想想,每一次我们闹起来,她有没有出面帮过你,哪一次不是躲得远远的,唯恐牵连到自己了。她这是坐山观虎斗,等我们斗得两败俱伤,她就能坐收渔翁之利了。”

    有点犀利之色从花晓芃眼底闪过,“既然您看的这么明白,为什么还要跟我发生争执,把我们的关系闹到无法挽回的地步?”

    陆夫人沉重的叹了口气,“我也是现在才醒悟过来的,之前锦珊三天一大闹,两天一小闹,我护犊心切,哪里还能静下心来思考这么多问题。离开陆家之后,我一个人琢磨来琢磨去,才终于想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握住了花晓芃的手,“以后你持家要机灵点,要有自己的主见,不能被司马钰儿牵着鼻子走。有什么不明白的事可以来问我,当然,我只会给你指导意见,不会去左右你的决定,该怎么做还是由你自己来做主。”

    她的语气又和蔼又可亲,花晓芃没有怀疑她的动机。

    在她看来,她终究是陆谨言的亲妈,是她的婆婆,而司马钰儿是她的死敌。

    她肯定不会希望司马钰儿把自己的儿媳妇斗下来,坐上主母的位置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