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三十八章 婆婆发狠招了
    陆锦珊眼前一排草泥马飞奔耳朵,差点没吐血晕死过去,“舅舅,你怎么可以让我背锅?”

    “这口锅你背的不冤。要不是你,你妈也不会这么惨。”伊楚铭低喝一声,“你跟花晓芃的恩怨一天不解决,你就别指望还能做陆家的女儿。现在陆宇晗和老夫人还能念及血脉之情,等陆谨言继位,你连陆家的门槛都别想能摸到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其实也是陆夫人担忧的,女儿和花晓芃的梁子结大了,她掌了家,地位牢固了,还不把女儿往死里整。

    “你难道就没有办法把花晓芃赶走吗?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再抱这种天真的想法了,她是陆老爷子指定的,陆家上下没有人会去违背陆老爷子的遗愿。”伊楚铭极为凝肃的说。

    话音未落,陆锦珊恶毒的声音就传了过来,“如果她流产,以后再也不能生孩子,就得乖乖从陆家滚蛋,陆家不会要一只不会下蛋的母鸡。”

    “说得对,花晓芃肚子里的孽种是最大的祸害,如果不是因为这两个孽种,老夫人不可能把我赶出去。”陆夫人咬紧了牙关。

    伊楚铭用着一种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她,“阿楚,那也是你的孙子。”

    陆夫人低哼一声,眼里没有一丝亲情存在,只有仇恨,“能给谨言生孩子的女人多了,我还会愁没有孙子吗?这种贱胚生的孩子也是贱胚,没有资格当我的孙子,他们的存在就是祸害。”

    伊楚铭震动,此刻他才发现,妹妹的心灵已经严重的扭曲了。

    “阿楚,你的心理已经出现问题了,需要接受心理治疗,明天我会给你安排心理医生。”

    陆夫人狠狠一颤,“我没有问题,我正常的很。如果我按照你说得去做,把一切罪过推到锦珊的身上,你就能让我重新做回陆家的主母吗?”

    伊楚铭摇摇头,“我能做的是维持你和陆宇晗的婚姻,至于主母这个位置,你就不要再想了,好好安度晚年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    陆夫人一听就恼了,“不能重新做回主母有什么用,难道要让我一个婆婆被媳妇压着吗?而且我也没有办法帮助锦珊,以后花晓芃还不知道要怎么欺负她。”她几乎是在咆哮。

    陆锦珊瘪瘪嘴,“舅舅,你可是律师协会的会长,no.1的金牌大律师,不可能连个主母的位置都替妈妈争取不到吧?”

    伊楚铭拍了下她的头,“清官难断家务事,作为一个外人,我插手不了陆家的家务事。能替你维持婚姻就是最好的结果了。走到这一步都是你们自己造成的,你们要有承担后果的勇气。”

    陆夫人和陆锦珊对视一眼,同时撅了撅嘴。

    她们可不是这么想的,之所以沦落到如此的境地,都是花晓芃害的,只要能把她从陆家赶出去,一切就迎刃而解了。

    陆夫人眨了眨眼,嘴角勾起了一丝极为诡谲的冷笑。

    陆家主母的位置可不是那么好当的,除却老夫人这一脉之外,还有一些旁系的亲戚,他们才是最麻烦的。

    她会让陆家的人知道,让花晓芃这个贱胚当主母,是个极大的错误。

    第二天,她让佣人给陆谨言打了电话,说自己病了,得了三高。

    她让陆谨言把花晓芃带过来,和她交接工作。

    陆谨言不想去,不用猜都知道她是在装病,但在花晓芃的劝慰下,还是过去了。

    陆夫人刻意涂了苍白的粉饼,让自己看起来病怏怏的。

    陆谨言一眼就看穿了她的伪装,“伊女士,你粉底涂得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陆夫人脸上一阵青一阵白,把桌上的诊断书递给她,“我刚去检查了身体,血压高,血糖高,血脂高,你自己看看。”

    诊断书当然是伪造的,她的身体健康着呢。

    陆谨言懒得看,“要是病了就好好养着,不该操心的事不要管。”

    陆夫人一脸凄楚的叹了口气,“这一次的事,我是处理的不太妥当,可是你姐流产终归是事实,如果没有踩到那颗珠子,她就不会摔倒了。我身为一个母亲,能没有想法吗?这事要是发生在那些平民百姓之间,早就打官司闹赔偿,弄得不可开交了。你看看外面那些人,出个啥事不闹赔偿。翻围栏摔死了,怪围栏太矮,掉河里淹死了,怪河边没立标牌。我要追究花晓芃监护不利的责任,怎么就不对呢?”

    这话说得就圆滑了,竟让花晓芃无可辩驳。

    姜终究还是老得辣。

    不能证明你故意伤害,也要怪你一个监护失职的责任。

    “你要怪我监护不利,我认了,但我没有故意害陆锦珊。”她清晰而有力的说。

    陆夫人摆了摆手,“罢了,你终究是赢了,我再追究也没有什么意义。这段时间,我想了很久,对于你确实有失偏颇了。锦珊因为秦如琛的事经常在我面前哭诉,看她那副可怜的模样,我心疼啊。她数落了你很多的罪状,原本我是不信的,但秦如琛亲口跟她说,他喜欢的人是你,我想不信都不行了。她每告一次状,我对你的成见就越来越深,以至于再也不能保持客观的心态了。现在想来,我确实过于相信锦珊了,那孩子兴风作浪的本事还是有的。”

    顿了下,她又道,“你也是做母亲的人,将心比心,就算自己的孩子再淘气,再顽皮,你也会疼她,护着她不是吗?尤其是所有人都来申讨她的时候,做母亲的如果不站出来,保护她,那她岂不是变成了丧家之犬,人人喊打?”

    她把陆锦珊推出来背锅了。

    毛之不存,皮将焉附?

    她完了,陆锦珊也会一起跟着完蛋,保住自己,也就是保住了她。

    陆谨言深黑的冰眸闪动了下,“您要早点这么想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陆夫人朝他摆了摆手,“你先出去,我有话要单独跟你老婆说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没有动,带着一种警惕的神色看着她,“您难道还有什么话是我不能听的吗?”

    陆夫人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,“难道我还会吃了你老婆不成,她肚子里好歹也是我的亲孙子,之前我没看过亲子鉴定,不能确定是不是你的,所以没把孩子放在心上。现在百分百确定是我的亲孙子了,我能不心疼吗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