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三十六章 婚不能随便离
    看到他,花晓芃礼貌的打了个招呼,就独自上了楼。

    陆谨言薄唇划开一道调侃的微弧,“三舅,你是老妈搬来的救兵吧?”

    伊楚铭勾起嘴角,似笑非笑,“听说你跟亲妈断绝了母子关系,这是不是叫有了媳妇忘了娘?”

    陆谨言耸了耸肩,没有说话,陆宇晗接过话来,“你只听了伊楚薰和陆锦珊的一面之词就作出判断,未免太过武断,还是把整件事弄清楚再下结论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他给伊楚铭倒了杯茶,把伊楚薰母女的罪状细述了一遍,“我陆家不会冤枉任何一个人,也不会放任恶女兴风作浪而不管不问。你是律师,陆锦珊犯了什么罪,你应该很清楚,我没有大义灭亲,她应该感激涕零了。至于伊楚薰,她是怂恿纵容犯罪,她不把陆锦珊往正道上指引,反而把她变成自己发泄报复的工具,她还配为人母,配为人妻吗?”

    伊楚铭喝了口茶,如有所思,伊楚薰跟他哭了一上午了,她的要求很简单,坚决不离婚,她要把陆宇晗正妻的位置坐到死,绝对不让司马钰儿上位。

    “你们公所公有理,婆说婆有理,我现在也不知道应该相信谁。不过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,这么多年,你的心都不在阿楚身上,她的心里不可能没有委屈。锦珊做错事,你惩罚她是应该的,但不能把过错都推到阿楚的身上。她是成年人了,有自己的思想,不是阿楚可以左右的。”

    顿了下,他又道,“你们之间无论有没有感情,也在一起生活这么多年了。陆家和伊家作为亲家,一直合作紧密,共赢互利。你们突然离婚,对我们两家都会有影响,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后面这话说得很直白了,一针见血,也戳中了陆宇晗的心思。

    当初,伊楚薰怀孕,他可以选择养育孩子,而不结婚,但为了陆家的利益,他还是妥协了。

    如今离婚,他也需要考虑到家族的利益,作为执掌人,他的婚姻自由已经不再属于自己,而是属于整个家族。

    “她影响到的人不是我,是谨言和陆家的和谐,虎毒不食子,她连自己亲孙子的性命都不顾,可见心灵已经扭曲到了变态的程度。”

    伊楚铭沉吟了片许,说道:“这肯定是锦珊的问题,那个丫头在中间怕是少不了挑拨离间,阿楚疼女儿,袒护她,自然会对儿媳妇有了偏见。”

    他这叫弃车保帅,舍弃陆锦珊这个外甥女,保住妹妹的婚姻。

    从内心深处,他是希望他们能彼此解脱的,三个人的婚姻终究是一种折磨,但妹妹执念太深,以死相逼,他只能顺着她。

    毕竟也过了这么多年了,破罐子破摔。

    陆宇晗沉默了,喝了一口茶,他转移了话题,“这件事我会慎重考虑的,你难得来一次龙城,明天让谨言带你四处转转,感受一下中国的古文化。”

    伊楚铭笑了笑,他确实要同外甥和外甥媳妇好好的相处一下,解铃还须系铃人,他们俩是关键人物。

    之后,陆谨言把老婆叫了下来,一起到花园喝下午茶。

    伊楚铭暗暗的观察着花晓芃,陆锦珊跟他数落了一个上午,几乎要把一粪坑的脏水都泼到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当然,他不会全都相信陆锦珊的话,他会有自己的判断。

    “你这儿媳妇也算是厉害,谨言还没当上执掌人,你就先当上主母了。”他用着玩笑似的语气,尽量不让气氛显得太严肃。

    花晓芃微微一笑,“我什么都不懂,还得跟着小妈慢慢学习。”这话像是变相在转移话题。

    伊楚铭深棕色的眸子在阳光里幽幽的闪了闪,“看来,你和司马钰儿的关系还不错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耸了耸肩,“我希望和家里每个人都相处融洽。”

    “锦珊呢?”伊楚铭随即问了句。

    “她三番五次想要杀死我的孩子,我跟她的矛盾已经不可调和了。”花晓芃的回答简单、直接、干脆,没有丝毫的掩饰。

    “她这样做总有原因吧?”伊楚铭故意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得问她了,从四年前我们第一次见面,她就开始针对我,就好像早就跟我结下了深仇大恨,或许我们上辈子就是敌人吧,所以一见面就带着仇恨。”花晓芃的声音低迷如风,带着一丝嘲弄的意味。

    伊楚铭还想问什么,被陆谨言打断了,“舅舅,你是在审问犯人吗?”

    伊楚铭撇撇嘴,“我只是想把事情弄清楚一点。”

    一点阴鸷的寒光从陆谨言俊美的脸上飘过,“舅舅,现在陆家很清静,就算爸爸同意你妹妹回来,我也不会同意的。”

    伊楚铭脸上一块肌肉抽动了下,“她可是你的亲生母亲。”

    “为妻不贤,为母不仁,为老不尊,她现在需要的是一个佛堂,修身养性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的言语十分的尖锐,伊楚铭看得出来,母子间的矛盾已经到了白热化的程度。

    “她已经知道错了,你该给她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嗤笑了一声,“恐怕你来之前,她和陆锦珊已经给我老婆泼了无数盆脏水了。成天一口一个下等的贱胚,自恃高贵,殊不知人的高低贵贱在于品德,而不是出生。”

    伊楚铭沉默了。

    妹妹和陆锦珊确实一直把花晓芃称为下等的贱胚,他原本以为她们只是私下里称呼,没想到当着外甥的面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花晓芃怎么说也是他的妻子,这不是直接打了他的脸吗?

    “我看这事八成都是锦珊在中间捣乱,那丫头确实被阿楚宠坏了,无法无天。回头我一定好好教训她。”

    他得给妹妹找个台阶下,缓解母子间的矛盾,把所有的过错都推给陆锦珊,是最好的办法。

    陆家上上下下已经认定了陆锦珊的“罪”,给她洗白也无济于事,她的身上流着陆家的血,即便被逐出家门,也能有回归的一天。

    但妹妹不同,这婚一旦离了,就无可挽回,所以现在最重要的是打消陆宇晗离婚的念头。

    唯一能说动陆宇晗的,就只有陆谨言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