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三十四章 痛打落水狗
    “你总拿身份来说事,你那点小心思我难道不清楚吗?”

    陆宇晗嗤之以鼻,满眼的嘲弄。

    陆夫人像是被戳中了要害,嘴角狠狠一抽,仿佛被马蜂蛰了一下,歪到了耳朵根子。

    她之所以不喜欢花晓芃,是因为看到她就会想到司马钰儿。

    在她的眼里,花晓芃和司马钰儿是同一类人,都是下等的贱胚。

    她已经被一个下等人抢走了丈夫,不能再被另一个下等人抢走儿子。

    “陆宇晗,这么多年,我忍受着你和别的女人恩恩爱爱,卿卿我我,我拼命的忍着,不争不抢,不妒不怨,你还想要我怎么样?”

    陆宇晗薄唇划开了极为幽讽的冷笑,“你不妒不怨?你以为我不知道钰儿是怎么流产的吗?”

    当初司马钰儿怀孕,他们欢欢喜喜开始准备婚礼,伊楚薰不甘心自己的失败,雇人害的司马钰儿流产,并且失去了生育能力。

    她又给陆宇晗下了药,和陆宇晗发生了关系,司马钰儿伤心离开。

    因为怀孕,陆宇晗迫不得已,跟她结了婚。

    当一切真相大白的时候,已经是五年之后了。

    陆宇晗坚持要离婚,被老夫人劝阻,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,她被迫同意司马钰儿进门做小。

    她要熬,熬到儿子成为执掌人的时候,她就能当太后了,司马钰儿没有儿子,终究会成为她的手下败将。

    但她万万没想到的是,又一个瘟神出现了。

    她比当年的司马钰儿还要厉害,不仅成功的俘虏了她的儿子,还抢走了女儿的未婚夫。

    她眼睁睁的看着女儿重复了自己的命运,女儿被打败,她心里别提有多么的抓狂。

    她,堂堂海外第一名媛,海外第一华裔家族的千金,美貌无双,倾国倾城,却被一个长相平平,身材平平,出生低下的**丝女打败,简直是奇耻大辱。

    而女儿,龙城第一千金,东方第一美女,同样败在了**丝女之手。

    这等于是在她的左脸打过一记耳光之后,右脸再打一记耳光。

    此刻,她非常的懊悔,懊悔没有出手,助女儿一臂之力,彻底的铲除花晓芃,让她永无翻身之地。

    陆夫人精致无暇的五官狰狞的扭曲成了一团,“其实你早就想跟我离婚,把司马钰儿扶正了,对不对?”

    陆宇晗望着她的眼神如冰一样的寒冷,“我已经给过你很多的机会,但你不知悔改,纵容那个孽女弄得陆家乌烟瘴气,陆家岂能再容你?”

    陆夫人咬紧了牙关,眼眶变得通红,“就算我惯着宠着锦珊,我也没有做过十恶不赦的事,按照家规,你不能跟我离婚,我也绝对不会离婚的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幽幽的瞅了她一眼,“阿楚,你扪心自问,你是不是把对钰儿的怨恨全都撒在了晓芃的身上?你是没有做过什么,你把锦珊变成了自己报复的工具,变成了你的刀。”

    她的每个字都戳中了陆夫人的死穴,把她像洋葱一样的剥开了,露出了里面的丑恶。

    她之所以没有亲自出手,就是顾虑到自己的身份。一旦她直接参与,就会落下把柄,让陆宇晗找到借口休了她。

    她没想到的是,女儿的战斗力这么弱,怎么都斗不过花晓芃。

    早知道还是落到这样的下场,还不如亲自动手,除掉瘟神,永绝后患。

    “我的儿媳妇应该单纯善良,像这种在贫民窟里长大的女人,心机深重,虚伪狡诈,根本就没有办法和睦相处。谨言是我生的,是我的儿子,他的妻子是我的儿媳妇,我难道就不能挑个让自己顺心的,非得把个瘟神成天摆在面前寻晦气?”

    老夫人喝了口茶,声音慢慢悠悠的传来,“相处不好,就不要相处了,回去你就收拾东西,离开陆家。主母的位置,由晓芃接任,考虑到晓芃有孕在身,又有公司要管理,就由钰儿在旁边协助她。”

    话中的意思简单、直接、明了。

    他们在她和花晓芃之间选择了花晓芃。

    陆夫人的心里仿佛有一千匹马在奔驰、践踏,有一万把尖刀在戳刺、剁砍。

    她快要疯了,快要崩溃了。

    “谨言,你也要这样对我吗?你那个老婆,比我这个亲妈还要重要吗?”

    陆谨言的神色淡淡的、冷冷的,“婚姻问题是你和父亲的私人问题,我没有权力过问。”简单的一句话就把自己撇开了。

    花晓芃倒是没想到,公公会直接把婆婆休了。

    或许他早就有这个打算,只是没有找到合适的理由而已。

    婆婆为了一个陆锦珊,把自己弄到众叛亲离,婚姻破裂,算不算得不偿失呢?

    陆夫人的五脏六腑都拧绞了起来,一张脸在极度的愤怒中,看起来狰狞而恐怖。

    她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,胸膛剧烈的起伏,仿佛有无数的怨气在里面汹涌澎湃。

    “我是不会离婚的,我生是陆家的人,死是陆家的鬼,你们想要赶我走,除非我死了。”说完,她像发疯一般,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她想要回陆宅,但大门已经紧锁。

    管家已经吩咐人把她的东西全部收拾好,搁在外面了。

    刹那间,她再也没有了从前的傲慢,就仿佛一只丧家犬,落魄、萧索、颓废。

    花晓芃远远的看着,心里难免有了一丝同情之心。

    虽然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,但她毕竟是陆谨言的母亲,自己的婆婆。

    而且陆锦珊作出的这些恶劣的事,并不像是她在幕后指使。

    她只是几近变态的维护着。

    她希望陆锦珊能赢,能把她从陆家赶出去,所以才会如此的纵容。

    但她终究没有在背后出谋划策,这让她恨不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不会真就放任你妈被休,一点都不管吧?”

    陆谨言耸了耸肩,“大家都是成年人,他们之间的问题应该由他们来处理。”

    他一脸的淡漠,像是真的和陆夫人断绝母子关系了。

    她轻轻的叹了口气,“我不同情陆锦珊,也不会原谅她的所作所为,但对于婆婆,我觉得她也挺可怜的。其实,她并不是真正的讨厌我,她讨厌的是小妈。她对付不了小妈,就只能拿我当出气筒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