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三十三章 强制离婚
    陆夫人的嘴角都快歪到耳朵根子了,看这阵势,女儿怕是凶多吉少了,她不能坐以待毙,转而向陆宇晗求助。

    “宇晗,锦珊怎么说都是你的亲生女儿,要是没有娘家撑腰,她以为在刘家的日子该怎么过呀?”

    陆宇晗的表情凝肃而严厉,“天作孽犹可恕,自作孽不可活,陆家已经给了她很多次机会,但她不停作死,兴风作浪,陆家不可能再容纳她。”

    陆锦珊听到这话,嚎啕大哭,“爸,你们要把我赶出去,我就去死,我自杀,你一定会后悔的。”

    她话音未落,陆宇晗就毫不犹豫的说:“那你就去死好了,我就当从来没有生过你这个孽畜。”

    陆夫人的五脏六腑都拧绞了起来,看陆宇晗的神色,似乎已经铁定了心,要跟陆锦珊断绝关系了。

    一定是花晓芃在背后作怪,她要把锦珊置之死地。

    她把目光转向了陆谨言,在这个家里,他说话是最有分量的,只要他求个情,锦珊这关就算过了。

    “谨言,锦珊好歹是你的亲姐姐,打断了骨头还连着筋呢。她是因为失去孩子,伤心过度,导致精神失常才会做出过激的事情来,你就原谅她一次吧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俊美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,冰冷如寒霜一般,“您是不是忘了,我已经跟你们断绝关系了,陆锦珊不再是我的姐姐,您也不再是我的母亲。”说完,他就握住了花晓芃的手,不再看陆夫人。

    这个微妙的动作,似乎是在告诉她,在他的心里,老婆和孩子才是最重要的,谁敢跟他们过不去,就是他的敌人,他不会手下留情。

    陆夫人仿佛五雷轰顶,“我十月怀胎,生你养你,含辛茹苦,你为了一个狐狸精,不认我,你就不怕天打雷劈吗?”

    陆谨言幽幽的看着她,“您放心,除却母子关系之外,我依然会侍奉您安度晚年。”

    陆夫人额头上的青筋不停的滚动着,几乎要炸裂开来。

    她仇恨的眼神暗暗的射向了花晓芃,她是那样的沉默,一句话都没说,但每次一开口,就能一针见血,让她们连半点回击之力都没有。就像是一条眼镜蛇王,总是沉寂的潜伏在草丛里,观察着四周的猎物,一旦她要出击,就会一招毙命。

    她高高在上,金枝玉叶的女儿根本就不是她的对手。

    家族会议里,每一项提议,都是要由家族成员表决才能通过的。

    她不能说动老夫人和陆宇晗父子,只能转而向其他人求情。

    “二叔,三叔,四叔……锦珊是你们的亲侄女,你们从小看着她长大的,如果这件事宣扬出去,她在婆家还怎么做人呀,这不是把她往死里逼吗?”

    陆锦珊哭得撕心裂肺,“你们都不要我了,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二叔叹了口气,望向老夫人和陆宇晗,“我看这样吧,把锦珊逐出家族这件事,我们先不要公布于众,给锦珊一年的时间反省。如果锦珊能改过自新,就再给她一次机会。如果她还执迷不悟的话,陆家也就没有她的容身之处了。”

    叔叔婶婶们纷纷赞同。

    老夫人想听听花晓芃的意思,毕竟她是受害者。

    花晓芃早就把陆锦珊列入黑名单的榜首了。

    动她可以,动她的孩子,绝对不能宽恕。

    但她没有表现出来,用着一种温吞的语气说道:“站在一个母亲的立场,我不会原谅大姐对我和小钧所做的一切。但身为陆家的媳妇,我愿意遵照大家的决定。”

    这话很好的表明了自己的态度。

    她不是圣母白莲花,不会为陆锦珊说情,更不会原谅她的做作所为。

    老夫人明白她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她没有报警,让陆锦珊接受法律的制裁,而是同意在陆家内部解决,已经是仁至义尽了。

    她微微直起身体,极为凝肃的宣布道:“从现在开始,陆锦珊不再是我陆家的女儿,她的一切行为都同陆家无关。她不得再以陆家的名义从事对外的活动。这件事什么时候对外公布,要看她的表现。如果她再敢做出对陆家成员不利的事,按照外务处理,严惩不贷。”

    陆锦珊漂亮的五官扭曲成了丑陋的一团,哭得是伤心欲绝,“奶奶,你不能这样对我,这不公平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摆了摆手,“把她带出去,送回刘家。”

    陆夫人藏在会议桌底下的拳头攥紧了,手指关节咯吱作响。

    都是花晓芃这个贱人害的,如果不是她,锦珊怎么会落到如此的下场?

    她刚才还落井下石,不肯原谅锦珊。

    不过没关系,只要没有对外公布,就还有回旋的余地。

    她会为女儿出谋划策,让她重新做回陆家的女儿。

    陆锦珊被带出去的时候,还在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她不甘心啊,等她杀回来的时候,一定要把花晓芃碎尸万段。

    当会议室的门被关上之后,老夫人开始宣布会议的第二件事。

    “长媳伊楚薰教女无方,纵女行凶,身为主母,屡次违反家规,已经不再适合担任主母的位置。昨天宇晗委托律师拟好了离婚协议书,我同意他们离婚。”

    她话还没说完,陆夫人就从椅子上跳了起来,她怎么都没想到,就因为这么一丁点的小事,陆宇晗就要跟她离婚。

    “我维护自己的亲生女儿有什么错?我在陆家这么多年,循规蹈矩,辛勤持家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,你就为一个外人否定我的一切,还要宇晗跟我离婚,您是不是太过分了?”

    老夫人低哼一声:“晓芃跟你一样,是我陆家的媳妇,你却一口一个外人,从来没有把她当成自己的儿媳妇看待。陆锦珊之所以敢在家里兴风作浪,一而再,再而三的行凶作恶,全都是因为你的纵容。你为了那个孽女,连基本的是非黑白都分不清楚了,你要不离开,陆家就不得安宁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我的错,也不是锦珊的错,全都是这个女人的错,如果谨言能娶个高贵大方的豪门千金,而不是这种粗鄙恶劣的**丝女,我和锦珊都能跟她和睦相处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