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三十章 我认罪了
    “才不是这样的,我妈咪什么都没有做,你这个坏女人,我要是死了,就变成恶鬼吃了你。”小奶包愤怒的攥紧了小拳头,虽然危在旦夕,但他并没有特别的害怕,他是男子汉,要勇敢,不能向恶势力低头。

    “小野种,你给我闭嘴,再敢多说一句话,就摔死你。”陆锦珊凶恶的大吼一声。

    “坏女人,我不怕你,我妈咪也不怕你,你威胁不到我们的。”小奶包满心的愤怒,陆锦珊是他见到过的最坏最坏的巫婆。

    花晓芃的每一根神经都在震颤,“陆锦珊,我已经按照你说得做了,快点把我的孩子放开。”

    陆锦珊嘴角勾起了极为狰狞的笑意,“你们大家都听到了吧,这个女人承认罪行了,一切都是她做的。她阴险至极,虚伪至极,只要有她在,陆家就不会有一刻的安宁。”

    “对,都是我做的,我承认了,我坦白了,放了我的孩子,他是无辜的。”花晓芃几乎是在恳求,只要她能放了自己的儿子,无论她有什么要求,她都会答应。

    “放了他?”陆锦珊呵呵大笑两声,“你害死了我的孩子,我要让你的孩子来陪葬。”

    她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米司非酮,扔到了她的面前。这是她来之前,偷偷买的,一直想找机会给花晓芃下药,让她流产。

    “你把这盒药全部吃光,我就放了这个孩子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所有人都倒吸了口气,背心冒出了冷汗。

    花晓芃瑟瑟发抖,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,她下意识的蹲下身来,想要去捡地上的药盒,被二婶和三婶迅速的拦住了。

    “别做傻事,锦珊已经疯了,就算你吃了药,她也不会放过孩子的。”

    陆宇晗咬紧了牙关,如果不是孩子在她的手里,他早就已经冲过去把她掐死了,“孽畜,你不要得寸进尺,给我把孩子放开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深吸了口气,虽然心里焦灼不已,但依然努力保持着冷静。

    她知道孙子就在阳台下面,这个房间是在二楼,只要他及时铺好充气垫,孩子掉下去就应该没事。

    她把拐棍用力的朝地上一杵,“陆锦珊,你但凡还有一点人性,就该放了孩子,你跟晓芃的恩怨,不应该牵连到无辜的人。”

    陆锦珊呲牙裂嘴,“她必须要吃,她肚子里的孽种和我手里的野种只能选一个。”

    陆夫人一直沉默不语,没有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三婶暗自攥了一下她的袖子,“锦珊是你的女儿,她最听你的话,赶紧劝劝她,不要做出后悔莫及的事。”

    陆夫人叹了口气,露出一副为难而无奈的模样,“我能说什么呢?锦珊因为流产患上了忧郁症,再多的话也不过是刺激她,让她做出过激的行为来。既然花晓芃已经坦白了,不如就当着锦珊的面,把她逐出陆家,也算是为锦珊的孩子讨了一个公道。”

    她必须要趁热打铁,抓住一切机会,把花晓芃赶出去,否则她以后坐上了主母的位置,她和女儿都不会有好日子过。

    陆宇晗听到这话,狂怒的火焰犹如黄石火山喷发,一发不可收拾,“有其母必有其女,你给我听好了,今天小钧如果有一丝的损伤,你就不再是我的妻子,不再是陆家的儿媳妇。”

    陆夫人的嘴角抽动了下,“现在做错事的人是花晓芃,不是锦珊,锦珊遭遇了如此大的打击,你这个做父亲的难道不该多关心她一下吗?”

    “好,很好。”陆宇晗咬紧了牙关,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,现在情况危急,他暂时不跟他计较,等过后再好好的算账。

    陆初瑕和陆谨言一起在楼下的院子里。

    佣人们已经把气垫铺好了。

    “哥,要是大姐真的把小钧扔下来了,你一定要接住他呀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的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孩子。

    孩子比他想象中要镇定的多,既没有乱动,也没有哇哇的大哭。

    虽然只有三岁,但他的身上有和花晓芃一样的倔强和坚韧。

    “我一定不会让小钧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小钧垂下头时,看到了他和陆初瑕。

    他原本有一点点的害怕,但看到他们之后,就不害怕了。

    他信任陆谨言,就像相信许若宸一样,他是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魔王爸爸,一定会救他的。

    “妈咪,你别担心,你要像保护我一样,保护好弟弟妹妹,不能让坏人伤害他们。”

    孩子的话扯动了很多人的心。

    泪水从花晓芃的眼里滑落下来,“小钧,别怕,妈咪会救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怕,我是小小男子汉,在坏人面前要临危不惧。”小奶包试着裂开嘴角,朝她抛来一个安慰的笑容。

    花晓芃的心被撕裂开来了。

    她也知道陆谨言就在楼下,上一次是他接住了孩子,这一次她不确定,他是否还能接住孩子,确保他的安危。

    但她还是选择相信他。

    “对,小钧是男子汉,是最勇敢的孩子,有妈咪在,没有人可以伤到小钧的。”

    小奶包乌黑的眸子是那样的清澈,那样的明净,精致的小脸儿是那样的镇静,那样的淡定,就连大人在这样的情况下,也无法保持平静。

    老夫人看着孩子,就仿佛看到了小时候的孙子。

    “锦珊,你这样做一点用处都没有,如果孩子受伤,你也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夫人说得对,你这样是在犯法,就算你妈,也救不了你的。”陆家姑姑说道。

    陆锦珊早就拿定了主意,一不做二不休,“我就是要花晓芃血债血偿,你们谁也别想阻止我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咬了咬牙,“陆锦珊,你有怨有恨就冲着我来,跟一个孩子计较,就太low了。”

    她话音未落,陆夫人就斥责的插过话来,“你不要再刺激锦珊了,要是想救孩子,就最好按照她的话去做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幽幽的瞅了她一眼,“你很希望我流产吗?难道我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你的孙子吗?”

    陆夫人低哼一声,“你现在是在赎罪,不作死就不会死,欠下的债终究是要还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闭嘴,你是想火上浇油吗?”陆宇晗咆哮一声,打断了她的话。

    陆夫人埋藏了多年的怨恨全部被调动起来了,“为什么你对花晓芃这样一个外人,比对自己的亲生女儿还好?花晓芃之所以敢在陆家为所欲为,兴风作浪,就是因为你们的维护和纵容。她先是抢走了锦珊的未婚夫,破坏了她的婚姻,现在又害死了她的孩子,锦珊被害得这么惨,你们谁替她主持过公道,谁为她说过一句公道话。她现在变得歇斯底里,不是她的错,都是被你们逼的。”她的每一个字都是在控诉。

    在她的眼里,女儿做什么都是对的,做什么都是有理的,错的都是别人。

    她从来都没有意识到过自己的宠溺已经变成了畸形的、变态的溺爱,把陆锦珊一步步的推向万丈深渊。

    老夫人沉重的叹了口气,“都是我的错,现在该是更正错误的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很轻,很低,仿佛是在自言自语,陆夫人没有听到,独自沉浸在自己的怨恨中。

    陆锦珊有母亲撑腰,更加的飞扬跋扈,今天不把花晓芃的孩子弄死,她誓不罢休,“花晓芃,把药吃了,赶紧给我吃了,不要磨蹭了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的背心被冷汗浸湿了,她的胸腔里盛满了愤怒和仇恨,几乎要裂腔而出。

    凯罗冲出来捡起米司非酮,用力往外一扔,扔出了阳台。

    这个动作似乎激怒了陆锦珊,她脸上一块肌肉震颤了下,目露凶光,“花晓芃,不想吃是吧,那好,就给你儿子收尸吧!”

    她猛的把手一松,小奶包就掉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小钧——”花晓芃惊声尖叫,两眼一黑,就晕了过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