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二十九章 摔死孩子
    她有点恼了,猛地一跺脚,“花晓芃,你是想替自己开罪吗?你真是恶毒之极,贼喊捉贼,明明就是你设计了我,还想反咬我一口,你太阴险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姐,我有申辩的权利,你可以表达你的看法,我也可以表达我的疑点。”花晓芃的语气不卑不亢,有礼有节。

    陆锦珊气急败坏,真想一脚狠狠的踹在她的肚子上,踹到她流产。

    “你最该做的是认罪,不要再做无谓的狡辩了。”陆锦珊低哼一声。

    花晓芃的嘴角勾起一丝嘲弄的冷笑,“我没罪,为什么要认?我倒觉得是你故意在诬陷我。”

    陆锦珊额头上的青筋滚动了下,“别以为你设计的巧妙,没有留下证据,我就抓不到你的小辫子了。人在做,天在看,你这么坏,终究会有报应的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觉得可笑至极,她竟然还能说出这样的话来!

    “举头三尺有神灵,谁做过谁没做过,自会有分晓。”

    之后,陆家姑姑让大家各自回房间休息,会议暂时告一段落。

    陆锦珊在房间睡了一会,打开门时,小奶包正和陆初瑕从门前走过,她眼底闪过一道阴鸷的寒光,猛然一伸手,把小奶包提进了房间,“啪”的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陆初瑕和后面的保姆吓坏了,赶紧拧门锁,但门已经被锁住了。

    “大姐,你想干什么呀,快点吧小钧放出来!”陆初瑕使劲的拍门。

    保姆慌慌张张的跑下楼,找人求救。

    陆锦珊把小奶包重重的扔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小奶包摔得很痛,但没有哭,坚强的爬了起来,“大姑,你为什么要抓我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你大姑,你不过是花晓芃跟外人生的野种,有什么资格叫我大姑?”陆锦珊打开手机里的录音功能,她要“刑讯逼供”,让这个小贱种如实坦白罪行。

    “那我应该叫你什么?”小奶包竭力保持着镇定,在他的眼里,陆锦珊就是一个疯子,跟疯子在一起,要斗智斗勇,不能莽撞。

    陆锦珊双手叉腰,居高临下的瞪着他,“别给我废话,从现在开始,我问什么你就要答什么,你敢说的让我不满意,我就打死你!”

    “你想让我说什么。”小奶包慢条斯理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花晓芃指使你害我的?”陆锦珊凶神恶煞,恨不得一脚把面前的孩子踢死,来报复花晓芃。

    小奶包耸了耸肩,换了称呼,“陆阿姨,你还是笑得时候好看,生起气来好吓人,眼角都有皱纹了。”

    陆锦珊一听说有皱纹,赶紧抬手摸了摸,“哪里有皱纹?”

    “不信你照镜子,看看发火的时候,眼角是不是有皱纹?”小奶包一本正经的说。

    陆锦珊最在乎的就是自己的外貌,她慌忙奔到了镜子前,仔细的看着眼角。

    好像真的有一点皱纹了。

    都是该死的花晓芃把她气得。

    “小野种,你赶紧给我交代,花晓芃到底是怎么指使你的?是不是她把弹珠放进你的口袋里,让你假装摔倒,把弹珠扔到地上,谋害我流产?”

    “我是不小心摔倒的,我不会假装摔倒。”小奶包极为认真的说。

    陆锦珊扬起手,一巴掌朝他扇去,他本能的抬起胳膊来挡住了脸,这一巴掌就打在了他的胳膊上。

    陆锦珊下手很重,他站不住脚,直接被打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小野种,你到底说不说实话,不说我就打死你。”陆锦珊凶恶无比,五官都扭曲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小奶包费力的爬了起来,朝门口跑,想要打开门逃出去,但他的小腿儿哪里跑得过陆锦珊的大长腿,一下子就被抓了回来,“小兔崽子,你再敢跑,我就打断你的腿。”

    “放开我,你这个坏女人。”小奶包一口咬在了她的手上,她痛得尖叫一声,放开了手,小奶包趁机朝阳台上跑去。

    他爬上了阳台,想要跳上对面的窗台,但陆锦珊及时冲了过来,从后面一把抓住了他。

    她没有把他拉回来,而是悬在栏杆外面,“小野种,你今天要是不说实话,我就摔死你。”

    院子里,陆谨言一接到陆初瑕的电话,就飞奔而来,花晓芃跟在他后面。

    他暴怒的一脚踹开了门,看到阳台上的一幕,他浑身辗过了剧烈的痉挛,“陆锦珊,你这个疯子,放开小钧!”

    “你们别过来,过来我就松手,摔死这个小野种。”陆锦珊威胁道。

    花晓芃全身的神经都绷紧了,五脏六腑在惊恐中拧绞成了一团,“陆锦珊,你要干什么,放开我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其他人闻讯,都匆匆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陆夫人站在后面沉默不语,根本就不打算劝阻,她知道女儿的意图,她是要逼花晓芃坦白罪行。

    她们没有证据,很难让其他人信服,采取一些非常手段,逼她说实话也是很有必要的。

    “锦珊,你赶紧把小钧放开,他只是一个孩子。”老夫人焦急万分。

    “陆锦珊,你这样是谋杀,如果这个孩子有丝毫的损失,你就要在监狱待一辈子,陆家任何人都不可能保你出来。”陆家姑姑警告道。

    陆宇晗火冒万丈,恨不得一把掐死这个孽女,“陆锦珊,你尽管胆敢伤害小钧,我就跟你断绝父女关系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朝凯罗使了个眼色,让她在这里保护好花晓芃,自己悄然退了出去,他要以防陆锦珊情绪激动,真的把孩子扔下去了。

    陆锦珊把所有的话都屏蔽在了耳朵之外,看着花晓芃,她的脸上掠过了阴毒的色彩,“花晓芃,我要你当着所有人的面,坦白你的罪状,告诉所有人,你是怎么谋害我的。你要胆敢说一个字让我不满意,我就松手,摔死你的小野种。”

    陆夫人立刻在旁边帮腔,“花晓芃,想要救你儿子,就答应锦珊的要求,不要再躲躲闪闪了,你想要遮掩罪行是不可能的。天作孽,犹可恕,自作孽不可活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满心满脑子都只有儿子的安慰,什么都不顾上了。

    冤屈、黑锅、脏水在儿子的生命面前都是浮云。

    “好,我坦白,是我害的你,都是我设计的,我把玻璃球放进了孩子的口袋里,原本我想等他靠近你,就把玻璃球扔出来,没想到他绊了一下,玻璃球自己掉了出来。你的孩子是我害死的,我是杀人凶手,你满意了吧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