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二十七章 不利的破绽
    第三百二十七章不利的破绽

    “我没有让她接住锦珊,我只是让她在旁边拉锦珊一把。你们看看监控画面,她已经闪到旁边,很安全了,只要伸手拉锦珊一把,锦珊没准就站稳了脚跟,不会摔倒。还有她旁边这个保镖,摔倒的人,她不去保护,没摔倒的人反倒护着,这是个什么鬼东西?要不是受人指使,故意一动不动的站着,就是蠢的要命,应该马上把她开除,让她滚蛋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的眸色加深了,阴暗且深沉,一点火光在里面幽幽的闪烁,“她的职责就是保护晓芃,其他人都不需要管,即便是我遇到了危险,她也不需要理会。”

    陆夫人的嘴角微微一抽,像被马蜂狠狠的蛰了下。

    她朝陆锦珊使了个眼色,陆锦珊就哭了起来,“妈,花晓芃是在怨恨当初我对她的孩子做了一些不恰当的事,我也不是故意的呀。花梦黎跟我说,花晓芃在嫁给谨言之前行为不检点,跟很多男人发生过关系,就在来龙城的前两天,还跟别的男人在酒店开过房间。她的孩子肯定不是谨言的。我就想着无声无息的把这个野种弄掉,不让他给谨言蒙羞,不让陆家成为全城的大笑话,颜面尽失。”

    这话不仅指出了花晓芃的作案动机,还泼了一盆脏水。

    三婶咂咂嘴,“花梦黎说得怕都是自己的故事吧,前几天,我在一个拍卖会上见过花梦黎一面,她傍上了一个老头,听说那个老头是她死去的前男友的爸爸,你说那孩子,私生活该有多混乱。”

    这话无形中替花晓芃解了围,变相的证实了她的清白。

    陆锦珊哼哧一声:“三婶,花梦黎跟花晓芃一起长大,对花晓芃比任何人都要了解,这里面的故事到底是真是假,谁能说得清楚呢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搂住了花晓芃的肩,“谁敢再诬陷我老婆,我割了她的舌头。”花晓芃清不清白,只有他最有发言权。

    他不需要多说,简单的一句话,就证实了一切。

    花晓芃转头,朝他莞尔一笑,“我不在乎那些重伤我的恶言恶语,只要你相信我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陆夫人额头上的青筋暴烈的滚动了下,这个下等的贱胚一定是给儿子灌了**汤,让他失去了理智,才会各种相着她。

    “谨言,无论你和锦珊的关系怎么样,你都要记住一点,她是你的亲姐姐,你们是一母同胞,手足姐弟,身上流的是同样的血液。老婆再好,也只是件衣服,随时都可以换的,但姐弟俩的关系是永远都割舍不断的。”

    她是在跟儿子打亲情牌,但陆谨言根本就不理会,慢慢悠悠的回了句,“照这么说,您在爸爸眼中是不是也应该是件衣服?”

    他话音未落,就听到陆宇晗回应了一句,“这件衣服,我穿得不合身。”

    父子两人的话,就仿佛两记无形的耳光打在陆夫人的脸上,左边一下,右边一下,打得她两个脸颊都火辣辣的疼。

    二婶和三婶对视了一眼。

    在她们看来,陆夫人同儿子媳妇关系闹得如此僵,是极为不明智的。

    且不说花晓芃和陆谨言的感情,单凭她是老爷子指定的人,未来主母的位置就要坐到底了,就凭她和陆锦珊的力量就想把花晓芃赶走,怎么可能呢?

    “嫂子,容我说一句公道话,虽然你疼锦珊,但她终究是嫁出去的女儿了,以后跟你一起生活的人,是谨言和晓芃,大家求同存异,何必把矛盾激化呢?”

    二婶话还没说完,就被陆锦珊打断了,“她害死了我的孩子,难道我不该讨个公道回来吗?如果这一次让这个女人蒙混过关,下一次她就会变本加厉,不害死我,她是不会罢休的。”

    三婶叹了口气,“锦珊,你总说是晓芃害你,你有证据吗?凭空想象是不行的,你一定得有证据。”

    陆锦珊撇撇嘴,“我要是有证据,早就手撕这个心机表了,就是因为找不出确切的证据,才提出召开家庭会议,让姑姑来调查呀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迫害妄想症。”陆谨言低哼一声。

    陆锦珊咬了咬牙,“你就是被这个女人下了蛊,我一定要让你看清楚她的真面目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一直沉默未语,眼睛望着重复播放的监控视频,一点犀利之色从她眼底悄然闪过。

    “大姐,你从踩到那颗珠子到摔倒,足足有一分零五秒的时间,珠子那么大,难道你一点感觉都没有吗?”

    陆锦珊暗中咒骂了一句,这个贱女人看的还挺仔细。

    她当然知道自己踩到了那颗珠子,她就是故意踩上去的。

    但她不能这么说,只是敷衍的回了句,“我以为自己踩的是一块石头。”

    “你难道不担心被石头绊倒吗?”花晓芃反问一句。

    陆锦珊脸上一根神经抽动了下,“花晓芃,你想要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如果换成是我,无论脚底下踩的是什么,只要是异物,我都会及时避开,不会一直踩在上面。”花晓芃慢条斯理的语气没有一丝情感,只是在阐述一个事实。

    陆锦珊像是被击中了,身体微微一颤,几乎是下意识的垂下了睫毛,把可能泄密的眸子遮住了。

    “我当时关注的看着小瑕,没想太多。”

    “说到这个,我也有些奇怪,你明明是面对着小瑕的,怎么摔倒的时候,会突然转身面对着我了呢?”花晓芃的每一个字都像子弹狠狠的击打在她的死穴上,仿佛要把她像洋葱一样,一片一片的拨开。

    陆锦珊狠狠的咽了下口水,竭力保持着平静,“我是想走过去跟你打个招呼的,没想到就被弹珠绊倒了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幽幽的瞅了她一眼,把目光转向了陆家小姑,“小姑,我可不可以请大家到外面的草地上来,我想做一个实验。”

    陆家小姑点点头,“好,我们到外面去。”

    “去什么去,小姑,你别听她的,她诡计多端,没准又在设计什么阴谋诡计。”陆锦珊恶狠狠的瞪着花晓芃,暗自心虚,唯恐花晓芃又找到了对她不利的破绽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