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二十六章 麝香迫害
    第三百二十六章麝香迫害

    很快,她就想到了一个办法,从山庄的药箱里拿出了几片麝香膏,贴在里面的衣服上。

    麝香是堕胎神器,拥有很浓烈的味道,要是多让花晓芃闻一闻,没准就流产了。

    她一过来,花晓芃就闻到了这股味儿,她皱了下眉头,站起来想走,被陆锦珊一把拽住,“怎么我一来你就要走,是心虚了吗?”

    凯罗走了过来,掰开她的手,唯恐她伤到花晓芃,“刘夫人,君子动口不动手,请你和我们家夫人保持距离。”

    陆锦珊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,“距离?什么狗屁距离,你还怕我报复她,弄到她流产不成?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这么想的。”凯罗怼了句,简单、直接、粗暴。

    陆锦珊脸上一阵青一阵白,“你不过是陆谨言的狗腿子,别在这里狗仗人势,汪汪乱叫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花晓芃怒了,“陆锦珊,你可以针对我,但请你尊重凯罗。”

    凯罗耸了耸肩,“没关系的,有些人说话我就当是不洁气体,挥一挥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陆锦珊额头上的青筋滚动了下,想起自己是来做什么的,就强压住了心头的怒气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想要跟你谈谈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掩住了鼻子,“不好意思,大姐,你身上的麝香味太重了,我闻着有些不舒服,只能先走了。”说完,不待她回应,就径自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陆锦珊眼底闪过了一道阴鸷的寒光。

    她就是要让她闻,闻得越多越好,闻多了,就会流产了。

    她跟在了她的后面,紧紧的跟着,她走到哪里,她就跟到哪里。

    花晓芃知道她是故意的,不过这种小计量,既可笑又滑稽。

    当她快要贴近花晓芃时,凯罗一伸手,挡住了她的去路,她已经忍无可忍了。

    “刘夫人,你身上的麝香味会影响到我们家夫人肚子里的宝宝,请你保持距离。”

    陆锦珊气急败坏,使出一股蛮力,狠狠的推了她一把。

    凯罗是女子特种部队出身,身材高大,足足有180公分,她的力气再大也推不动她。

    陆锦珊哼哧哼哧的喘着粗气,“凤梧山庄是我陆家的,我爱到哪里就到哪里,爱怎么走就怎么走,你一个外人管不着。”

    凯罗低哼一声,“只要你不碍着我们家夫人,就算把天捅个窟窿,我也不会管。”

    陆锦珊咬牙切齿,“我哪里碍着她了,我只是扭到了腰,贴了几片膏药而已。她又不是什么金枝玉叶的豪门千金,不过是个从贫民窟里飞出来的烂麻雀而已,有这么娇贵吗?闻到一点麝香味就会流产?”

    凯罗冷哼一声,横眉怒对,“我们家夫人肚子里是boss的嫡长子,陆家的嫡长孙,以后是陆家的继承人,他不娇贵,但尊贵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听到这话,在心里暗自偷笑,凯罗一直寡言少语,不怎么说话,没想到一开口就是个毒舌,不愧是陆谨言调.教出来的人。

    陆锦珊七窍生烟,绝美的五官拧绞成了狰狞的一团,“还不知道是不是陆家的人呢,没准就是个野种。”

    一抹绯色钻进了花晓芃的眉间。

    是可忍,孰不可忍,陆锦珊不断在挑衅她,挑战她的极限。

    “陆锦珊,你流产了,我很遗憾,但你不要像疯子一样乱咬人。你流产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,你想冤枉我,报复我,门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陆锦珊满眼的仇恨,恨不得眼光似箭,把她一剑穿心,“你不要装无辜了,我很清楚就是你害的。你别指望可以逍遥法外,我一定让你血债血偿。”

    “我身正不怕影子斜,随你怎么说。”花晓芃嗤笑一声,“啪”的关上了门,她闻够了她身上恶心的麝香味。

    陆锦珊的脸像被门撞到了,严重的扭曲成了一团,看来这个方法不行,麝香这东西味道太重,花晓芃一下子就闻出来了,她得弄些让她难以分辨出来的味道,悄无声息的让她流产。

    晚上的时候,陆宇晗、老夫人和司马钰儿过来了。

    陆家第一次家庭会议在山庄的会议室举行,由花家小姑主持会议。

    陆谨言专门把大沙发搬了过来,给老婆坐,唯恐她坐着硬椅子不舒服。

    陆夫人脸上划下了三道黑线,他的举动像是在无形中跟她作对。

    陆家小姑先把监控播放了一遍,这是最有力的证据之一。

    陆夫人眼底闪过了一道阴鸷之色,“你们看到了吧,她明明可以阻止锦珊摔倒,或者伸手拉锦珊一把,这样锦珊就不会重重的摔倒在地上了,可是她没有,自私自利的闪到了一旁。可见心思有多么的阴毒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皱起了眉头,火冒万丈,竟然敢让她老婆去接住陆锦珊?陆锦珊175公分,比她高小半个头,她要不闪开,唯一的后果就是被她撞倒,给她当肉垫。

    “妈,你的女儿怀孕了,我的老婆也怀孕了。作为一个母亲,最大的职责和本能就是保护自己的孩子,她唯一该做的就是护住我们的孩子,不是去拯救一个无关紧要的外人。”

    “无关紧要?”陆夫人脸上一块肌肉狠狠的抽动了下,“锦珊是你的亲姐姐,你怎么能说她无关紧要,是个外人?”

    陆谨言哼了一声,目光凛冽,“晓芃肚子里的孩子是您的亲孙子,您有考虑过他们的安危吗?”

    陆夫人撇撇嘴,“亲子鉴定还没做呢,是不是我的孙子还说不定,她又不是没做过红杏出墙的事。但锦珊肚子里的一定是我的亲外孙。”

    “嫂子,先不说这亲疏关系,锦珊身材比晓芃高大,你想让她去接住锦珊,那是不可能的,搞不好最好两个人都会流产。”二婶接过话来,从监控上看,她没觉得花晓芃有什么错。

    “是啊,发生危险,保护自己的孩子,那是人之常情,换成任何人都会这样。”三婶点点头。

    陆夫人没好气的白了两人一眼,她们肯定是看老夫人坐在这里,就暗中偏向花晓芃,想讨老夫人欢心。

    在她的心里,巴不得花晓芃流产,能给她生孙子的女人多了,但花晓芃这个下等的贱胚,没有资格,她就算生了也是下等的孽种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