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二十五章 弄掉孩子
    第三百二十五章弄掉孩子

    “那个孩子虽然只有三岁,但心智可不止三岁,人小鬼大一肚子坏水,母子俩合谋串通起来,才害死了我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二婶呛了下,对她的想法不敢苟同,“不要用大人的心思去揣摩孩子,孩子再机灵也只是个孩子,何况他还只有三岁。”

    三婶点点头,“是啊,你跟一个三岁的孩子计较,说出来只会让外人笑话。”

    陆锦珊额头上的青筋滚动了下,“我就知道你们会这么想,花晓芃就是利用了这一点,觉得没有人会去怀疑一个孩子,才能逍遥法外。”

    陆夫人握住女儿的手,重重的叹了口气,“我现在不仅担心锦珊,我还担心谨言。他被那个女人迷得晕晕乎乎的,连最基本的理智和判断都丧失了。以后这个女人要是掌管了陆家,还不知道会把陆家搅和成什么样。”

    二婶和三婶对视了一眼,沉默未语,他们都是豪门千金出生,谨言慎行,没有和花晓芃在一起生活,对她们婆媳之间的矛盾也不是很了解,不方便随便开口。

    再说了,花晓芃不是陆谨言自己选的,而是老爷子指定的,大哥和老夫人对她都很满意,她和司马玉儿母女也相处融洽,不满意的也就是面前这位大嫂,和侄女陆锦珊。所以在这件事上,她们持去保留意见,不方便多言。

    “白的黑不了,黑的也白不了,这件事就交给小姑来处理吧。”二婶说了一句,端起茶杯,自顾自的喝起茶来。

    今天周末陆初瑕不上学,带着小奶包在花园里玩耍。

    小姑走了过来,让孩子们坐到自己身旁吃点心。

    “小瑕,那天你也在场,跟姑姑说说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陆初瑕大眼睛眨了眨,如实的说:“当时小钧在前面跑,被地上一块石头差点绊倒,口袋里的弹珠就掉出来了……我们都在地上捡弹珠,哪里知道大姐踩到一颗,我看到她朝嫂子扑去,差点就要撞到嫂子了,好在嫂子反应快闪到了一旁,不然就要被她撞倒了,大姐摔倒的角度还真刁钻,她明明就是面对着我们的,怎么摔倒的时候又朝向嫂子了呢?”

    陆初瑕撇撇嘴,表情里添了几分不满,“大姐和大妈真是疯了,明明就是自己不小心踩到弹珠摔倒,还怪嫂子,简直就是借题发挥,心理阴暗,姑姑你是最厉害的,一定要把事情查清楚,替嫂子洗脱冤屈。”

    一道犀利的微光从陆家小姑眼里闪过,“我不会冤枉一个好人,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走向小奶包,抚了抚他的头,“小钧,你还小,玩弹珠很危险,以后不能玩了。”

    小奶包点点头,“我知道,以后我一定会把弹珠放好,不会再让它们掉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陆初瑕搂住了他的小肩膀,“小姑,弹珠是我的,不是小钧的,我们回来的时候,我看小钧的荷包大,就放在了他的荷包里,准备回到家就拿出来的,哪里会想到引发血案。大姐和大妈真要怪,就怪我好了。”

    陆家小姑深黑的眸子逐渐加深了,“你们玩弹珠的时候,嫂子在旁边吗?”

    陆初瑕眨巴了下大眼睛,“这些弹珠是我设计一项科学试验用的,嫂子过来的时候我们已经没有玩了,在收拾容器里的弹珠。我看小钧荷包大,就放了几颗到他的荷包里。嫂子还一直叮嘱小钧走路小心一点,别把弹珠丢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咧开嘴,微微一笑:“小姑,你是在向我询问案情吗?”

    陆家小姑轻轻的捏了下她的小脸蛋,“你提供了很重要的线索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是实话实说哦,一句话都没有撒谎。”陆初瑕裂开嘴角,甜甜一笑,露出两个可爱的小酒窝。

    陆家小姑疼爱的抚了抚她的头,“你要是撒了谎,我一眼就能看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嫂子根本就没错,我不需要撒谎。”陆初瑕一本正经的说。

    “那要是嫂子做错了,你会撒谎替她隐瞒吗?”陆家小姑反问一句。

    陆初瑕摇摇头,“老师说了,人非圣贤,孰能无过,没有人不会犯错。但嫂子绝对不会做坏事,因为她是这个世界上最善良、最好的人。当初要不是大姐害死了嫂子的孩子,她就不会伤心到离家出走。大姐自己没有魅力,得不到琛哥哥的心,就疑神疑鬼,总是怀疑大嫂勾引了琛哥哥。我要是琛哥哥,也会喜欢大嫂,不会喜欢她。”

    陆家小姑笑了笑,“看来你和晓芃的关系比跟锦珊亲密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除了大姐和大妈,全家人都喜欢嫂子。”陆初瑕做了个鬼脸。

    小钧坐在旁边,吃了一块水果,小声的说:“我觉得大姑一定是被妖怪附身了,才会变得这么坏。”

    陆初瑕瘪瘪嘴,“大姐才不是被妖怪附身了呢,她本来就是一个妖怪。她没有了孩子,我原本还挺同情她的,没想到她竟然不分青红皂白的诬陷嫂子,我就一点都不同情她了,或许是她做人太不善良,被上帝惩罚了。”

    小奶包摆了摆小手,一双乌黑的大眼珠子在阳光下显得格外明亮,格外纯净,就仿佛从山间流淌下来的清泉,没有受到一丝的污染,“我妈咪说了,大人做错了事,就该惩罚大人,小孩子是无辜的。”

    陆初瑕搂住他的小肩膀,轻轻的叹了口气,“人善被人欺,马善被人骑,嫂子就是太善良了,才会被人欺负。”

    小奶包握起了拳头,“我是小小男子汉,我会保护妈咪的。”谁也不能欺负他的妈咪。

    陆家小姑疼爱的抚了下他粉嘟嘟的小脸蛋,这么可爱的孩子,如果是谨言的,就好了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花晓芃正躺在院子的长椅上晒太阳。

    陆锦珊远远的就看到了她,阴鸷的目光从她的小腹上扫过,里面的孽种是个祸根。

    老夫人之所以不肯惩罚花晓芃,替她伸冤,就是因为她肚子里的孽种,如果孽种没了,她就没有了护身符,想怎么动她都可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