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二十三章 跳楼自杀
    第三百二十三章跳楼自杀

    母女两个合计了半晌,陆夫人才离开。

    陆家大宅里。

    小奶包蜷缩在母亲的怀里,“妈妈,大姑流了好多血,她肚子里的宝宝是不是会受伤?”

    知道他受到了惊吓,花晓芃轻轻拍着他的背,低声安慰:“宝宝就算离开了,也只是暂时的,等大姑再有孩子的时候,他就会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看陆锦珊的情形,孩子八成是保不住了。

    她记得陆锦珊是朝她扑过来的,如果能接住她,或者在旁边及时的拉她一把,情况会不会不一样?

    她叹了口气,当时她什么都没想,所有的反应都是出于本能。

    她害怕陆锦珊会撞倒自己,会伤到肚子里的孩子,下意识的就闪到了一旁。

    陆初瑕走过来,牵起了小奶包的手,“小钧,我们到楼上去,我给你讲故事。”

    陆锦珊的事,并没有对她有什么影响,她和陆锦珊原本就不亲。

    小奶包毕竟是个三岁的孩子,任何情绪来得快,去得也快,高高兴兴的牵起她的手,上了楼。

    陆谨言一回来,花晓芃就迎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大姐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流产了。”陆谨言耸了耸肩,语气轻描淡写,没有丝毫的感情.色彩,不过是在陈述一个事实而已。

    花晓芃的心头微微颤抖了下,虽然跟陆锦珊是死对头,但孩子终究是无辜的。

    “她还好吧?”

    陆谨言抬手抚了抚她依然平坦的小腹,“你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照顾好我们的孩子,其他的事都不用操心。”

    她莞尔一笑,把头靠在了他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之后,他们一起坐到了沙发上,陆谨言端起桌上的水果盘,喂水果给她吃,动作十分的亲密。

    陆夫人走进门来,看到这一幕,心头的怒火更盛了。

    锦珊被害得流产,罪魁祸首逍遥法外,还在跟儿子卿卿我我,实在是太可恶了。

    “花晓芃,你害得锦珊流产,难道一点都不愧疚吗?”

    花晓芃剧烈的震动了下,没想到陆夫人会说出这样的话来。

    陆锦珊明明就是自己不小心摔倒了,怎么变成她害的了?

    “母亲,我不明白您的意思,当时我们几个人都在场,她明明是自己摔倒的,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,您怎么可以无缘无故的诬陷我呢?”

    “诬陷?你的阴谋诡计我一清二楚,锦珊如果不是踩到你儿子丢在地上的玻璃弹珠,怎么可能摔倒?”

    “小钧是被石头绊了一下,差点摔倒,弹珠才掉出来的。”花晓芃解释道。

    陆夫人低哼了一声:“解释就是掩饰,别以为我不知道,你一直对锦珊怀恨在心,想方设法的想要报复她,今天终于让你找到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简直无语,“欲加之罪,何患无辞?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,我懒得多说话了。”说完,就站起身朝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陆夫人气急败坏,怒气冲冲的指着她的背影,“谨言,你看看她是什么态度,没有一点忏悔之心,她做出如此恶劣、恶毒的事,应该跪在锦珊的面前赎罪。”

    一道火光从陆谨言眼底闪过,“您病了,病得不轻。”愤怒的丢下话,他跟着上了楼。

    陆夫人脸上一阵青一阵白,在后面大叫:“等哪天,我和锦珊都被这个狐妖妹子害死,你就后悔都来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虽然进到了房间,但还是听到了她的话,她的心里窝了一把火。

    她终于知道为什么陆锦珊飞扬跋扈,无法无天了。

    因为上梁不正下梁歪,陆夫人就是一个是非不分,黑白混淆的人。

    陆谨言推开门,走到了她的身旁,“妈说得话,你就当是不洁气体,放掉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她阴郁的叹了口气,“我跟你妈,还有陆锦珊之间的矛盾怕是一辈子都解不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解不开就别解了,我跟她们也合不来。”陆谨言搂住了她的肩,语气里充满了安慰。

    花晓芃撇了撇嘴,“无论如何,我跟你妈都要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,抬头不见低头见的,总不能成天横眉冷对吧?”

    “你要住不习惯,我们就再搬回湖滨别墅去住。”陆谨言宠溺的抚了抚她的头。

    “算了,都答应奶奶搬回来住,再搬走不太好。”她耸了耸肩,不想让老夫人失望。

    陆谨言吻了下她的额头,“放心,有奶奶坐镇,妈就是只纸老虎,翻不起大风大浪来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,陆锦珊独自去到了医院的天台上,在那里装模作样的发视频遗书,“我的孩子被人害死了,没有人能替我讨回公道,陆家的家规变成了摆设,无耻的妖孽在陆家横行霸道。下一个就轮到我了,她一定会害死我的。不过没关系,反正我也活不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保护不了我的孩子,只有随他而去,到阴曹地府去保护他,免得他被那些小鬼欺负。从前那个幸福的家已经不存在了,我感觉不到温暖,只有冰冷,没有人再爱我了,我被抛弃了。爸、妈、奶奶、谨言、二叔、二婶……陆家的各位长辈们,我要离开了,永别了。希望来世我的世界能够单纯一点,没有算计,没有迫害,再也不要遇上虚伪的心机女……”

    陆夫人一看到视频,就惊声的尖叫起来,她故意把声音放得很大,要让整个宅子里的人都听到。

    房门被一一的拉开了。

    一看到陆宇晗,陆夫人就狂奔过去,揪住了他的衣领,嚎啕大哭,“宇晗,快点救救我们的女儿,她要自杀,怎么办呀?”

    陆宇晗赶紧给医院打了电话,让他们阻止陆锦珊,然后和陆夫人赶了过去。

    陆锦珊站在天台的围栏上,假装要跳楼。

    医生和护士都在一旁劝说着她。

    医院报警之后,警察很快就赶了过来,在楼下铺好了救生气垫。

    陆夫人过来时,脸色一片惨白,“锦珊,你在做什么呀,快点下来,那里危险。”

    陆锦珊眼泪汪汪的,仿佛有满肚子的委屈,找不到慰藉。

    “妈,杀害我孩子的女人还在逍遥法外。没有人能替我伸冤,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