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二十一章 暗施诡计
    第三百二十一章暗施诡计

    花晓芃走到大厅之后,就默默的朝外面走去,凯罗在旁边跟着她。

    陆谨言让她贴身保护花晓芃,只要他不在的时候,她就要跟着花晓芃。

    花晓芃准备去花园找孩子,小奶包和陆初瑕在花园里玩耍。

    陆夫人见她不言不语,仿佛没有听到这件事,心里恼火的要命。

    很显然,她是不打算让女儿进门了。

    “花晓芃。”她从后面叫住了她,“锦珊来了,你去让保镖开门,让她进来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知道她是故意要为难她,如果她去开门,就是公然违背家规,不开就是心怀私怨,不顾及姑嫂情谊。

    “母亲,您应该知道我和姑姐的关系,所以她的事,我不干涉,也不过问。”她直截了当的表明了自己的立场。

    陆夫人脸上一块肌肉微微一阵痉挛,烫手山芋抛的很快,一下子就抛还给她了。

    “你从心底里不希望锦珊回来吧?我告诉你,锦珊就算出嫁了,也是陆家的女儿,是谨言的亲姐姐,你是阻止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谈谈一笑,云淡风轻,“母亲,您想太多了。这里是姑姐的娘家,姑姐当然可以回来了,只是要按照规矩先预约,得到允许才可以。无论是陆家的子孙,还是媳妇,都要遵守家规,没有人可以违背。”

    陆夫人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。

    她字字在理,根本无从辩驳,想指责都找不到理由。

    但陆夫人不可能如此轻易的放过她,“现在锦珊就在门口等着,你说应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您想怎么办就怎么办,我无权过问。”花晓芃漫不经心的丢下话,径直朝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陆夫人七窍生烟,连头发丝都在冒着火光,她用力的咽了下口水,拿起了手机。

    她只能让女儿先跟管家预约,获得老夫人的准许之后,再进来。

    陆锦珊听到这话,在外面都快气疯了。

    一定是花晓芃搞得鬼,想让她失去陆家这个依靠。

    她不会让她得逞的。

    她灵机一动,捂住了肚子,“哎哟,我的肚子好疼呀,怕是动了胎气,你快点去把我妈妈叫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是先打电话叫医生吧。”保安拿起电话,想要拨打120,她气急败坏,大吼一声,“你别磨蹭,快点叫我妈,不然我就让你滚蛋。”

    保安没办法,只能给陆夫人打电话。

    一听说女儿肚子疼,陆夫人紧张的要命,慌忙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锦珊,你是不是动胎气了,我马上送你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“妈,我买了好多东西来探望你和奶奶,却不能进去,我好伤心啊,一伤心,肚子就疼了起来。你赶紧扶我进去躺一会,我躺一躺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陆锦珊眨了下眼睛,眼泪就滑落下来,陆夫人心疼的要命,哪里考虑太多,赶紧扶着她,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陆锦珊嘴角勾起了得意的笑容,区区一扇铁门怎么能阻挡得了她?

    她在这里住了30年了,想进就进,想出就出,花晓芃别指望可以霸占得了她的家。

    她们刚走到主楼的院门前,就被管家拦住了,“夫人,您是执意要违背家规吗?”

    陆夫人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,“锦珊肚子疼,怕是动了胎气,我扶她进来躺一下,难道不行吗?”

    管家做了个请的手势,“那就请刘夫人到副楼的客房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陆宅副楼和主楼是分开的,独门独院,右边的副楼供女儿女婿回门居住,左边的副楼供客人和远亲使用。

    陆锦珊听他这么一说,嘴巴都快气歪了,“我要进我的房间,只有躺在我的床上,我才会舒服。”

    “刘夫人,这里面已经没有您的房间了。”管家毫不客气的说。

    陆锦珊想要尖叫,“妈,是不是花晓芃搬进来了,我就得被赶走?到底谁的身上流着陆家的血?奶奶是不是老糊涂了,连亲疏都分不清楚了?”

    陆夫人撇撇嘴,“老夫人盼重孙子心切,那个女人肚子里怀了孩子,正得宠呢,你就忍一忍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忍不了,我的字典里就没有忍这个字。”陆锦珊气急败坏的说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小奶包从小路上跑了过来,陆初瑕和花晓芃在后面跟着。

    “小钧,你慢点跑,别摔着了。”

    陆初瑕话音未落,小钧一不小心就踩到了一块石头上。

    他一个踉跄朝前面跌去,好在小手儿及时扶住了旁边的大树,没有摔倒,但荷包里的彩色玻璃弹珠掉了出来,滚得满地都是。

    陆初瑕连忙跑过来,搂住了他,“没事吧,小钧?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小奶包摇摇头,“我跑的有点急了,没有注意到脚底下的小石头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不能再这么冒失了。”花晓芃走上前来,抚了抚他的头。

    她看到了前面的陆锦珊母女,表情十分的平静。

    陆锦珊果然很执着,还是想办法进来了。

    陆锦珊把这一幕尽收眼底,望着地上的彩色玻璃珠,一道诡谲的冷光从她眼底悄然闪过。

    “算了,妈,就去副楼吧,我太难受了,只要有个地方躺着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陆夫人听到这话就没有跟管家争执,转身想要扶住陆锦珊,没想到她已经自顾自的大步朝前走去。

    她刻意走到了小奶包掉弹珠的地方。

    陆初瑕和小奶包正在草地上寻找掉落的弹珠,凯罗也在帮着他们找。

    花晓芃就站在他们身旁。

    陆锦珊刻意走到了离她最近的地方,一脚踩在弹珠上。

    弹珠落在草地上,并不会令脚底打滑,但她故意把脚底猛的一搓,装出打滑的样子,然后重重地朝花晓芃的方向扑去。

    她想把花晓芃扑倒,和她一起流产,最好直接伤到她的子宫,让她以后不孕不育,再也生不了孩子。

    这样,她就在陆家猖狂不起来了,还会被强行逼着离婚。

    没想到的是,花晓芃反应迅速,本能的护住小腹,闪到了一旁。

    凯罗见状,冲了上来,赶紧扶住了她,唯恐她没有站稳脚,摔倒。

    陆锦珊没能扑倒花晓芃,因为用力过大,她的身体失去平衡,刹不住了,独自朝前扑去。

    凯罗没去管她,她的职责是保护花晓芃。

    陆夫人尖叫的伸出手来,想要拉住女儿,但没有拉住,她重重地摔到了地上,扑了个狗啃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