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二十章 真的是个野种
    第三百二十章真的是个野种

    她不动声色,坐在一旁安静的吃水果。

    陆夫人毕竟是长辈,这个时候跟她抬杠是很不明智的,沉默是最好的回击。

    老夫人幽幽的瞅了陆夫人一眼,“等晓芃生完孩子,陆家的事就交给她来打理,你安心去照顾你的宝贝女儿。”

    这是要更换主母的意思。

    陆夫人的嘴角像被马蜂蜇了一下,歪到了耳朵根子,“您是觉得我把这个家管理得不好吗?”

    这个家要是让花晓芃掌管了,哪里还会有锦珊的立足之地?

    老夫人白了她一眼,“你连三观都不正了,我还能指望你什么?”

    陆夫人额头上的青筋,气得几乎要炸裂了。

    她正常的很、清醒的很,是他们一家人,都被花晓芃这个狐妖妹子迷惑了。

    陆锦珊比她更生气,花晓芃坐在旁边,一句话都不说,像个木头人,但屡屡占着上风,把她们死死地站在脚底下。

    “奶奶,你也太偏心了,花晓芃到底有什么好,让你处处维护她?”

    “她是我和你爷爷亲自指定的孙媳妇,是陆家未来的主母。按照家规,陆家上下都必须要尊重她。”老夫人极为严肃的说,“你一个外嫁的女儿,要是不能尊重未来的主母,以后就不要回陆家了。”

    陆锦珊的五脏六腑都纠结了起来,“您这么着急的把我嫁出去,就是怕我碍着她了,对吧?”

    老夫人低哼了一声,“你自己做过些什么,你心里不清楚吗?你不仅碍着她和谨言,你还碍着我陆家的子嗣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相当严重,要不是陆夫人在家里苦苦求情,她一定会按照家规处置陆锦珊。

    陆夫人看出来了,婆婆这是在秋后算账。

    在她的心里,陆谨言和花晓芃之所以会分开,她之所以还没有抱到重孙子,那都是锦珊的错。

    “当初,锦珊是听信了花梦黎的谗言,才会做错事。她确实是太单纯了,容易被骗,我已经教训过她了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摆了摆手,“既然她已经嫁出去了,你要惯着、护着都随你,只要不碍着我陆家的人就行。这次算是她回门,以后不到逢年过节就不要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陆夫人母女俩对视一眼,差点没晕死过去。

    陆锦珊鼻子一酸,就哭了起来,“妈,我怎么感觉自己变成流浪狗了,连家都没有了。外人住进我的家里,吃香的喝辣的,而连我连门槛都跨不进来。”

    陆夫人的眼眶也泛了红,女儿是她的心灵寄托,她不在家了,她的日子怕是更难过了。

    陆谨言慢慢悠悠的喝了口茶,目光冰冷的划过陆锦珊的脸,“不要装可怜了,刘家就是你的家,安心待着吧。”

    “陆谨言,你迟早要被这个贱人害死。”陆锦珊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,起身朝外面跑去。

    陆夫人赶紧跟在后面,唯恐她有个闪失,“锦珊,不要跑,你现在是有身孕的人,不能跑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低头喝了口茶,看也没看远处的母女俩。

    她之所以急于把陆锦珊赶出去,当然是希望孙子一家能搬回来住了。

    “谨言,你和晓芃是不是该搬回家来了?我好歹是老中医,知道怎么调理安胎,你们还是住在家里比较合适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想到了花晓芃身体里可能会有的病毒,有奶奶在,随时监控也是好的,就点了点头,“行,就听您的,搬回来住。”

    陆初瑕带着小奶包走了过来,一听说要搬到陆宅来住,小奶包很高兴,这样他就能天天都和小姑在一起玩了。

    不过,他也有一些顾虑,知道有些人不喜欢他。

    “太奶奶,奶奶和大姑不喜欢我,要是我搬过来住,她们会不会不高兴?”

    老夫人抚了抚他的头,这孩子很聪明,就像孙子小时候一样,“小钧,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,谁敢不高兴,太奶奶就让她搬出去住。”

    小奶包裂开小嘴笑了起来,露出一排洁白的贝齿,那双微微眯起的桃花眼儿,简直就和陆谨言一模一样,老夫人越看越觉得这里面有蹊跷,但暂时搁了在心里,等孙媳妇把孩子生了再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陆锦珊回去之后,就偷偷去了医院做检查。

    按照医生的推断,孩子是在和刘竞宝结婚之前怀上的,她吓得差点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好在上次喝醉了,刘竞宝睡了她一次,否则这事就露馅了。

    上次,和她做的有三个男人,到底是哪个的,她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但这孩子,怕是不能留了,得想个办法,好好的处理掉才行。

    从医院出来,她就买了东西去陆宅。

    她原本以为老夫人只是吓唬她,她还能像从前一样在陆宅自由的进出。

    没想到保安压根就不给她开铁栅门。

    “刘夫人,请问你有预约吗?”

    他连称呼都变了,从前一直称呼她大小姐,现在变成了刘夫人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疯了?我回自己家还要预约吗?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刘夫人,我们只是按命令行事。”保安站在铁栅门内,一副雷打不动的模样。

    陆锦珊气得直跺脚,只能拿出手机给母亲打电话,“妈,现在连个保安都欺负我,关着门不让我进去。”

    陆夫人脸上划下了三道黑线,立刻去找管家,让他通知保安给陆锦珊开门,以后都不许阻拦她进入。

    管家不慌不忙的回了句:“陆家的规矩向来都是这样的,李夫人,何夫人要回家看望老夫人,也是事先预约,经过老夫人的准许才能过来。”

    他口中的李夫人、何夫人是老夫人的两个女儿。

    按照陆家的规矩,嫁出去的女儿要回娘家来,必须事先预约。

    花晓芃刚好从楼上走下来,听到这话才知道上次老夫人不是开玩笑的,陆锦珊嫁出去了,想回来还真就困难了。

    陆夫人的嘴角抽动了下,脸色极为难看。

    老夫人对自己的女儿都没有破过例,何况是对孙女儿。

    她抬起头看到花晓芃,脸就更加的阴沉了。

    这个贱人,肯定在暗中偷笑。

    老虎不在家,猴子就要称大王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