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一十七章 身体不方便
    第三百一十七章身体不方便

    周五的派对,当花晓芃过去的时候,秦如琛正在和两个女人有说有笑,表现得十分暧昧。

    一点惊讶之色从她眼底悄然划过,无声又无息。

    秦如琛从来都不会这样的,他在派对里一向很低调,不会和女人搭讪。

    她未动声色,走了过去,朝着他微微一笑,“秦少,今天的派对很热闹呀。”

    她还处于失忆状态,所以故意没有叫他干哥哥。

    秦如琛嘴角勾起邪魅的笑意,“妹子,我可是望穿秋水在等你过来,唯恐你身体不方便不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听出他话中有话,朋友圈里都在传她怀孕了,估计他也有所耳闻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什么不方便的,外面那些乱七八糟的流言蜚语,你不会也相信吧?”

    秦如琛摊了摊手,“妹子,我可是你的干哥哥,你要有什么事情可不能瞒着我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乌黑的眸子里闪过了一道促狭的微光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确实有事情想告诉你。”她的声音很小,说完朝他旁边的女人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他拍了拍女人们的肩,示意她们离开。

    等他们走后,花晓芃就坐到了他的身旁。

    “我真的可以相信你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,我是你哥。”秦如琛敛起嘴角,一本正经的说。

    花晓芃半掩起嘴,放低了声音,“最近我的身上发生了很多事。我失忆了,以前的事都不记得了。陆谨言说,我被人绑架了,还被注射了有毒的药物,导致脑细胞受伤,所以才会失去记忆。”

    秦如琛狠狠一震,“什么人做得?”

    花晓芃喝了口水,抿了抿唇,才继续说道:“其实我没有被绑架,那段时间我一直和从前的男朋友在一块,但是我不记得我是怎么和他在一块的。不过,这并不是重点,重点是所有的人都告诉我,他死了。每次一想到这一点,我就觉得很害怕,我现在有点分不清,他到底是人还是鬼了。”

    她揉了揉额头,做出很头疼的模样,然后重重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秦如琛墨黑的眸子,在灯光下幽幽的闪烁,显得诡谲莫测,“你没有问过他吗?他是怎么跟你说的?”

    花晓芃眨了眨眼,脸上带着几分困惑迷惘的神色,“他说自己没有死,一直都是在装死。最近我研究过很多灵异学说,鬼都会觉得自己没有死,会不会他早就已经死了,出现在我面前的只是他的灵魂,但他不知道自己死了。”

    秦如琛掩起嘴咳嗽起来,像是被她的话狠狠的呛了下,“妹子,你的想象力也太丰富了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撅起了嘴,“我就知道你不会相信,早知道就不跟你说了,亏你还说是我的哥哥,对我连半点信任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秦如琛做了一个鬼脸,“妹子,我告诉你,我去过很多地方,这个地球上人类没有去过的地方,我都去探索过了,尤其是那些所谓的神秘地带,但从来都没见过鬼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花晓芃的心头微微的震动了下。

    从前秦如琛从来不会提到自己那些旅行、探索和冒险,他失去了记忆,这些事都不记得了,今天他把这件事情提出来,是不是真的代表他恢复记忆了?

    她没有表现出来,而是用着辩证的语气说道:“你没见过不代表没有啊,世界上有很多人都见过鬼,而且迄今为止,没有人可以否认灵魂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她歪着脑袋,表情看起来十分的天真,十分的单纯,没有一点心机,人畜无害。

    这也是秦如琛想要的状态,只有这样才能让她掌控在自己的股掌之间,“妹子,我问你,他有脚,有影子吗?”

    “有啊,四肢健全,就跟活人一样。可是灵异学上说,鬼有不同的形态,不一定都是以脑电波的方式存在,没准他幻化成.人形了呢。”她慢条斯理的辩驳。

    秦如琛噎了一下,心头狂汗,这个女人想象力太丰富了,怎么不去当编剧呢?

    “妹子,这样吧,下次见到他的时候,你就仔细观察一下,他的行为举止是不是跟活人一模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花晓芃一个劲的点头。

    沉默了一会,秦如琛给她倒了一杯酒,“妹子,我们来干一杯吧?”

    花晓芃觉得他是在试探他,耸了耸肩,用着漫不经心的语气说道:“我不能喝酒,我的脑细胞受损,每天都在吃药,一滴酒也沾不得。”

    秦如琛幽幽的瞟了她一眼,“大家可都在传,说你怀孕了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嗤笑了一声,像是对流言蜚语的嘲弄,“我正在吃药,怎么能怀孕呢?而且在阿聪的事弄清楚之前,我不会让自己怀上陆谨言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她表现的十分自然,语气也很平静,没有太多的感情.色彩,只是单纯在阐述心里的想法而已。

    秦如琛笑了起来,“确实应该谨慎一点,毕竟关系到你一生的幸福,不要选错了可以托付终身的男子。”

    她顽皮的吐吐舌头,“既然你是我哥哥,就该替我把关嘛。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会。”秦如琛脸上的笑意加深了。

    之后,花晓芃起身离开了,换了一个地方,默默的观察他的言行举止。

    她的眼神越来越深沉,越来越犀利,把所有的心思都暗藏进了心里。

    当她回到别墅的时候,陆谨言刚把小奶包哄睡了。

    他是故意没有去参加派对的,有他在,秦如琛会十分的谨慎,不会轻易露出马脚。

    回到房间之后,花晓芃就用着一种凝肃而忧伤的语气说道:“我发现今天的秦如琛跟从前完全不一样了,就像是另外一个人,他很可能真的恢复记忆了。可是在小岛上跟我相处的人一定不是他,那个人很像时聪,连性格和言行举止都很像他。而且那段时间你不是一直派人跟踪秦如琛吗?他在外面攀岩,不可能会有分身术呀。”

    这也是陆谨言不理解的地方,所以他才派人一直在暗中监视秦如琛,而不是直接找他算账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我一定会调查清楚的,看看到底是谁在从中搞鬼,活得不耐烦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