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一十六章 不要露馅了
    第三百一十六章不要露馅了

    隔天,男子又打电话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考虑的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我答应你,150亿,在哪里见面?”陆谨言低沉的说。

    虽然知道对方很有可能是在危言耸听,但他不敢赌,不怕一万,就怕万一。

    把他所谓的抗毒血清拿到手里一化验就知道到底是不是解药了。

    至于150亿,他根本就不在乎。

    在这个世界上,没有任何人、任何事、任何东西能够比得过花晓芃在他心里的地位。

    他没有打算把这件事告诉花晓芃,笨女人性子倔,从不向恶势力低头。如果让她知道,一定会激烈反对。

    话筒里男子沉默了一会,声音继续传来:“我要加大难度系数,我还有一个条件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额头上的青筋暴烈的滚动了下,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,“什么条件?”

    男子邪恶的笑了两声:“我知道你老婆怀孕了,你要让她堕胎,我才能把抗毒血清交给你。”

    一道猛烈的怒火从陆谨言胸膛直冲向脑海,他真想把话筒里的人揪出来,碎尸万段,但他必须要忍,只有保持冷静,才能维持正常的判断能力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真的可以威胁到我吗?”

    “人生最难的就是选择,保大还是保小,你自己好好决定吧。”男子的笑声犹如鬼魅一般在话筒里回响。

    陆谨言修长的手指狠狠一紧,话筒“啪”的一声碎裂了。

    这个混蛋,想牵着他的鼻子走,把他耍的团团转,这是在找死,自掘坟墓。

    他在电话上安装了追踪器,挂断之后,他立刻命人去抓捕。

    但对方用的是公用电话,不是手机。

    调出当地的监控,有一名身穿黑衣,戴着黑口罩、黑墨镜的男子在那个时段用过电话。

    他全副武装,根本就看不到脸,显然是在刻意躲避监控。

    当他从书房出来时,花晓芃正和孩子在客厅吃水果。

    “老公,过来吃车厘子吧。”她莞儿一笑,这车厘子是他命人专门从加拿大空运过来的。

    陆谨言想要对她笑一笑,但嘴角僵硬的扯不开。

    花晓芃一脸的轻松惬意,似乎丝毫没有被病毒的事影响。

    拣起一颗车厘子,她主动喂进了他的嘴里。

    “笨女人,要是发现身体不舒服,就要赶紧告诉我。”他搂住了她的肩,心里的愧疚之情犹如滔滔江水,连绵不绝。

    都是他的错,如果能好好的保护她,就不会承担这样的风险。

    花晓芃耸了耸肩,表情云淡风轻。

    “你别太担心了,那个什么病毒,90%是枚空炮弹。那丫的王八蛋跟我们玩心理战术呢。我们绝对不能被他打败了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没有说话,心里就像插入了一根刺,卡了一根骨头,隐隐作痛。

    “我一定不会让你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乌黑的眸子里闪过了一道阴暗的冷光。

    “那个混蛋,以为我还在失忆,好糊弄,肯定会再打电话来找我,到时我们就来个瓮中捉鳖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微微含首,这倒是一个办法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

    “你不能亲自去见他,太危险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不去,怎么抓他?”她挑眉。

    “我自有办法。”陆谨言如有所思的说。

    花晓芃幽幽一笑,“不入虎穴,焉得虎子,那个人非常狡猾,如果不是我亲自去,他一定会看出破绽。到时候,我带一个针孔摄像头,保镖可以通过摄像头密切注视我的一举一动,一旦发现我有危险,就能冲进来救我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把她拉进了怀里,他发现,他的小女人越来越聪明了。

    要是真的让她去,他必须亲自守在外面才行。再厉害的保镖,他也不放心。

    “秦如琛那边你要当心一点,不要太信任他了。”

    她微微一震,“那个人不是秦如琛,他的性格跟秦如琛完全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你没有见过失忆前的秦如琛。”陆谨言的表情变得严肃了。

    她微微眯眼,带着一点好奇的说:“他失忆之前是什么样子的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嘴唇划开一道嘲弄的冷弧,“他就是个疯子,什么都敢玩,什么都敢做。而且三观不正,就爱做离谱的事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惊愕的瞪大了眼睛,这跟她认识秦如琛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在她心里,秦如琛温文儒雅,浑身充满了艺术气息,和时聪很像。

    “看来失忆真的对他影响很大,性格完全颠覆了。”

    她失忆的那段时间,虽然脑子一片空白,但性格还是维持着原来的样子。

    秦如琛怎么会变化那么大,完全是变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难道他真的像自己所说的,身体里有两个灵魂,一个是自己的,一个是阿聪的。

    “如果他恢复记忆,就会变成原来的秦如琛吧?希望他永远都不要恢复记忆。”她低低的说。

    陆谨言摸了摸下巴,如有所思。

    “你之前说怀疑那个人带了仿真面具,这个可能性很小,仿真美容技术还没有达到武侠小说里易容术的效果。只要仔细看,就能看出破绽。至于整容,需要很多年的时间修复和微调。”

    她眨了眨眼,“你的意思是仿制面具和整容都不太可能,那个人有可能本来就和时聪长得很像?”

    陆谨言点点头,“防人之心不可无,小心驶得万年船,他不可能失忆一辈子,只要他恢复记忆,就会恢复原来的面貌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他恢复了记忆,为什么要害我呢?而且恢复记忆之后,他也不会忘记失忆之后的事,我和他无怨无仇的,还是他的干妹妹。他要是如此害我的话,就太不厚道了。”花晓芃瘪了瘪嘴。

    陆谨言拍了拍她的肩,“这只是我的猜测,也有可能对方就是处心积虑了很多年,寻到一个和时聪相似的人,给他整容,让他去冒宠时聪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脸上有了一丝仇恨的表情,“这件事一定要弄清楚。过两天,秦如琛不是在俱乐部开派对吗?我们过去,试一试他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大手一伸,揉了揉她的脑袋,“要当心,你可是失忆人员,不要露馅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