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一十三章 我要和你生猴子
    第三百一十三章我要和你生猴子

    陆谨言已经很久很久都没有到她这里来了,仿佛已经把她给忘了。

    但她并不慌乱,陆谨言需要她,是不会抛弃她的。

    很快,就会主动来找她了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都是韦恩在她这里出入。

    陆谨言吩咐过了,只要是合理的要求,都要尽量满足她。

    但物质上的需求岂能满足的了她?

    她要的是他的人和心。

    下午的时候,floweer有个国际会议,吃完午饭,花晓芃就去了公司。

    会议进行了两个小时,从会议室出来,花晓芃收到了一则短信,“晓芃,我在维多利亚下午茶厅等你,时聪。”

    她狠狠一震,看到时聪两个字,眼底闪过了一道犀利的冷光。

    跟秘书交待了几句,她就带着凯罗去到了维多利亚下午茶厅。

    “时聪”订的包间在二楼玫瑰厅。

    她吩咐凯罗等在外面,自己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里面坐着一名男子,戴着墨镜和黑色口罩,看到她,就把墨镜和口罩摘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并不是第一次见到这张脸了,但还是有些惊讶,他和时聪真的很像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上不可能有三个长相一模一样的人,除非是同卵三胞胎,但即便有这样的比率,也是微乎其微的。

    她绝对不相信面前的男子是阿聪,因为阿聪已经死了,不可能死而复生。

    面前之人一定带了仿真面具,想要冒充他,达到未知的目的。

    她暗地里吸了口气,表现得十分平静,“阿聪,你会一直留在龙城吗?”

    “只要你在哪里,我就会在哪里。”男子一本正经的说。

    花晓芃刻意坐到了他的身旁,伸出手来抚上了他的脸,她要确定他是不是戴了面具。

    他的面庞很柔软,但微微泛凉,和正常的皮肤似乎有些区别,难道真的戴了面具?

    “阿聪,你什么时候才会带我走?”

    男子伸出手来,想要去握她的手,但她很快就站了起来,坐到了对面的位置上。她表现的很自然,不让男子怀疑到她是故意在躲避他的碰触。

    男子似乎也没有多想,用着一种极为温柔的眼神看着她,“等我想到办法,一定会带你走的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叹了口气,“你知不知道,陆谨言现在正在全城通缉你,你千万不要被他抓住了,他什么事都做得出来,没准会把你关进铁笼子里,砍断手脚,挖掉眼睛舌头,割掉耳朵,做成.人棍,然后再丢进猪圈。”她故意吓唬他,好让他知难而退。

    但他面不改色,丝毫没有被她的话吓到,反而哈哈大笑,“我就喜欢挑战这样的对手,越厉害越有趣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乌黑的眸子微微的闪动了下,听到这话,她几乎可以肯定,他不是时聪。

    时聪是一个温文儒雅的人,绝对不会说出这样狂傲不羁的话来。

    她抬起手,揉了揉额头,佯装有些头疼。

    男子见状,问道:“头又疼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,每次我想要回忆起一些事情的时候,头就会疼起来,好难受呀。”她露出了痛苦的模样。

    男子俊朗的脸上闪过了一道诡谲之色,“这是脑震荡之后的后遗症,慢慢就会恢复的。”

    她喝了口茶,一只手撑着脑袋,低低的说:“阿聪,有件事,我有点糊涂了。你说小钧是我和你的孩子,可为什么他们都说小钧是我和一个叫许若宸的男人生的孩子,小钧自己也说,他的爸比是许若宸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?”

    男子脸上一块肌肉微微的抽动了下,“小钧当然是我们的孩子了,只是我为了掩人耳目,不让陆谨言知道真相,设了一个局,让许若宸替我背了这个锅。晓芃,你一定要相信我,其他人说得话都不要相信,他们都跟陆谨言是一伙的,想要欺骗你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毫不犹豫的点点头,“我知道了,阿聪,你是这个世界上我最信任的人,我只相信你。”

    男子笑了起来,在他看来,花晓芃完全处在自己的掌控之中,他的计划一定能顺利进行的。

    花晓芃出来的时候,一道狡狯的冷笑从脸上悄然划过。

    她已经恢复记忆了,之所以还假装失忆,是不想打草惊蛇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之所以敢冒充时聪,说明对她的过去非常的了解,

    能策划出绑架的事,说明他并非一个人,而且背景非常的深厚。

    他要顺藤摸瓜,挖掘出他的目的和他的同伙,或者背后的主使。

    帝爵总裁办公室里。

    罗伊正在向陆谨言汇报调查情况。

    安安敲了下门,端着咖啡进来了。

    把咖啡放到桌上之后,她并没有离开,抿了抿唇,又搓了搓手,似乎有话要说。

    罗伊看出来了,低沉的问道:“你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安安咽了下口水,“我有件事想和谨言商量一下。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是让罗伊回避一下,但陆谨言摆了摆手,“有什么话你就直说,不需要对罗伊隐瞒。”

    安安连做了两个深呼吸,才缓缓开口,“我想要个孩子,谨言,你可以给我一个孩子吗?”

    陆谨言微微一怔,露出了一丝怪异的神色,仿佛觉得她疯了,在说胡话,“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想趁现在自己还是完整的,生一个孩子,完成做母亲的心愿。请你成全我吧。”安安换上了乞求的语气。

    陆谨言面无表情,“我不会剥夺你成为母亲的权利,你想生孩子,自己去找男人。”他的语气硬冷而绝情,仿佛一记无影脚,把安安踢进了万丈深渊。

    “我是你的女人,我怎么可能跟别人生孩子呢?”她要的是跟他的孩子,不是跟别人的孩子。

    一道凌厉的寒光从陆谨言眼里闪过,“安安,人要知足,不要得寸进尺。”

    安安脸上一根神经抽动了下,“我不是一个贪婪的人,我只是想要和你生个孩子,除此之外,我什么都不会要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世界上,只有一个女人有这个权利。”陆谨言说完,就让罗伊带她出去。

    安安哭了起来,“你要不同意的话,我就离开,去到一个你再也找不到的地方,你一定会后悔的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