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一十二章 绑匪的野种
    第三百一十二章绑匪的野种

    名流圈里开始流传出一个消息,花晓芃失踪,是因为被绑架。

    她被绑匪百般蹂躏,不但失了身,还怀上了绑匪的野种。

    陆谨言又被戴了绿帽子。

    这件事很快就传到了花晓芃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一道凛冽的寒光从她眼底闪过,她记得很清楚,自己和“时聪”没有发生过任何关系。

    她是清白的。

    陆谨言自然也听到了传言。

    这件事除了他和花晓芃,就只有绑匪知道。

    传出消息的人无疑就是绑匪。

    他派人追查消息的来源,对方用得是qq,ip地址在一家黑网吧。

    对方作好了充分的准备,不会让他追查到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他一回到别墅,花晓芃就迎了过来,“陆谨言,我是干净的,没有被绑匪侮辱。就算我失去了记忆,也不会随便让别人碰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陆谨言扶住了她的肩,语气真挚而坚定,他从来都没有怀疑过她的清白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,是有人别有用心,想要陷害她和孩子。

    他已经犯过一次错误,绝对不会再犯第二次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孩子还不到一个月,是在山顶别墅怀上的,就是因为这样,才能确定他们没有被药物伤害到。

    花晓芃抬起手,抚了抚依然平坦的小腹,“我担心,那个人是冲着孩子来的,我怀孕大概触动了某些人的神经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也是这么想的,他掘地三尺,也要把那个王八蛋挖出来,碎尸万段。

    晚上的时候,陆夫人和陆锦珊过来了,陆锦珊一听说这件事,连忙告诉了母亲,这是一个对付花晓芃的好机会,她怎么可能错过呢?

    陆夫人的表情十分的严肃,“谨言,你老实告诉我,花晓芃被人绑架,是不是真的?”

    陆谨言皱起了眉头,“您怎么会相信这种无稽之谈?”

    “空穴不来风,无缘无故的,不可能有人胡说八道,编造出绑架的谎言,除非她真的被绑架了。况且,她消失了整整两个半月,行踪成迷,我没有理由不相信她是真的被人绑架了。”陆夫人不慌不忙的反驳道。

    陆锦珊撇了撇嘴,“谨言,你想替她隐瞒也没用。她还不知道被多少个绑匪轮过了,恐怕连肚子里的种是谁的,都不清楚吧。到时候,基因鉴定一出来,被打脸的就是你,还不如趁早把她休了,挽回自己的颜面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瞅着二人,冷冷一笑,“我清清白白,身正不怕影子斜,谁也别想给我泼脏水。至于这些流言蜚语,没脑子的人要相信我也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陆锦珊眼睛一瞪,凶恶无比,“你说谁没脑子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花晓芃反问一句。

    陆夫人额头上的青筋滚动了下,“我身为陆家的主母,有义务维护陆家的颜面,你要做出伤风败俗的事情来,我自然要按家规处置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违反了家规哪一条?”花晓芃一瞬不瞬的看着她,神情十分的平静,没有一点心虚之色。

    陆夫人噎了下,就算她被绑架**,也是被强爆,而不是红杏出墙,她行驶不了家规。

    在她沉默间,花晓芃的声音再次传来:“您身为主母,不去调查谣言的来源,严惩造谣生事、破坏我名声的罪魁祸首,反而过来向我兴师问罪,您尽到了身为主母的义务吗?”

    她的语气里带了几分凛冽,陆夫人像被马蜂蛰了一下,五官歪到了一旁,“我过来,不过是想弄清楚事情的真相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耸了耸肩,“真相,我和谨言都已经说过了,不需要再说第二次了吧。”

    陆夫人暗地里吸了口气,“你是不是真的怀孕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没有怀孕。”花晓芃毫不犹豫的说。自从上次陆夫人的寿辰之后,关于她怀孕的消息,就传遍了整个名流圈。

    陆谨言查到,这个消息是肖亦敏传出去的。

    肖亦敏的信息从何而来,她不用猜,都能知道。

    现在,有人开始针对她的孩子了,她必须要严守这个秘密,坚决否认怀孕的消息。

    陆锦珊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,“你是不确定孩子的父亲是谁,才不敢承认吧?”

    她话音未落,陆谨言就从沙发上跳了起来,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,“陆锦珊,别以为我不知道,我老婆怀孕的那些鬼消息都是你告诉肖亦敏的。她怀没怀孕,跟你没有半毛钱的关系。你马上从这里滚蛋,否则我跟你新帐旧账一起算。”

    他的手指微微一用力,陆锦珊的舌头就伸了出来,几乎要窒息了。

    陆夫人吓坏了,赶紧去掰他的手,“谨言,你快点放手,锦珊是你的亲姐姐,她这么做都是为了你好。难道在你的心里,除了这个狐妖妹子,母子亲情和姐弟亲情都不顾了吗?”

    陆谨言松开手,搂住了花晓芃的肩,“我现在就告诉您,这个女人在我的心里比任何人都重要,包括您和陆锦珊。”他一个字一个字说的清晰,坚定而有力。

    陆夫人的嘴巴都歪到了耳朵根子,这是典型的有了老婆,忘了娘。

    她怎么就生了这么一个白眼狼呢?

    都是陆宇晗的错。

    从小就把他从她身边带走,害得他们母子亲情淡薄。

    陆锦珊躲到了她的身后,剧烈的咳嗽,好半天才缓过气来。

    “妈,我们走,他如此护着这个女人,总有一天会后悔的。”她挽住陆夫人的手臂,怒气冲冲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望着他们的背影,花晓芃暗自叹了口气,她和这母女俩的关系似乎永远都得不到调和。

    陆谨言扶着她,坐到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这几天,他一直在暗中观察她,她似乎和之前不太一样了。

    “笨女人,你是不是想起了什么?”

    她耸了耸肩,“我是失忆了,又不是变傻了。”简单的几个字,像是在回答他的问题,又像是在回避。

    他也没有多问,无论她有没有记起从前的事,都是他的老婆,改变不了什么。

    龙城的另一端。

    几近午夜了,安安还没有睡。

    一想到花晓芃怀孕了,她就寝食难安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