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一十章 最舒服的姿势
    第三百一十章最舒服的姿势

    从小奶包那里,她要到的了许若芳的电话。

    通过话之后,她就去了许若芳在龙城的住处。

    许若芳让她选择最放松、最舒服的姿势躺在沙发上,然后拿起一块怀表,在她眼前轻轻的晃动。

    她的眼皮越来越沉,越来越沉,最后阖了起来。

    再睁开眼睛时,她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巨大的、空旷的房子里,房子前方有一条很长很长的走廊。

    她朝走廊跑去,不停的跑,不停的跑,前方有一道白光传来。

    透过白光,她看到了一扇门。

    她伸出手来,想要推开那扇门,但是怎么都推不开。

    她不想放弃,使出了吃奶的力气,头忽然就疼了起来,很疼很疼。

    她捧住了头,倒在地上呻吟。

    许若芳看到她痛苦的神情,连忙打了个响指,把她唤醒了。

    “你看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什么都没有,就只有一座房子,和一扇门,我想推开那扇门,但怎么都推不开,然后头就疼了起来。”花晓芃如实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慢慢来,催眠治疗是一种温和的治疗手段,不可能一下子就让你恢复,要多做几次才会有疗效。下次,你再试试,推开那座门。”许若芳说道。

    花晓芃点点头,“有空,去看看小钧吧,他说很想你和……许若宸。”

    许若芳微微一笑,“不如明天,你带他一起过来,中午顺便一道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花晓芃没有犹豫,许若芳给她一种很温和的感觉,和陆锦珊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花晓芃望着前面开车的凯罗,低沉的说:“我做催眠治疗的事,可以替我保密吗?不要告诉你的老板。”

    凯罗没有回答,似乎在犹豫。

    花晓芃脸上划过了一道促狭之色,“你要告诉陆谨言,我就去他面前告状,说你工作不称职,让我很不满意,我要把你撤掉。”

    凯罗倒吸了口气,“夫人,你从前可不是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失忆了,没办法,记不起从前的事了。”花晓芃摊了摊手,“你不用担心,陆谨言要是追究起来,我会替你承担的。我会告诉他,是我逼你的。”

    凯罗没有再说话,花晓芃就当她答应了。

    她回来后不久,陆谨言就回来了,还让佣人搬了几大箱的水果。

    现在她的饮食都是老夫人亲自制定的,最健康的安胎方案。

    每天水果、蔬菜、鱼肉,样样要齐全,而且都必须是纯天然无污染的有机食品。

    或许还在怀孕初期,她的妊辰反应没有上一胎那样强烈。

    陆谨言还记得四年前,她吐得昏天暗地,还有气无力的,让他以为她生了大病。

    对于孕妇最好的水果,就是苹果和葡萄,有安胎的作用。

    花晓芃坐在沙发上,吃了一个苹果,又吃了一串葡萄,满足的抚了抚肚子。

    陆谨言伸出手来,搁在了她的小腹上,“老婆,想吃什么,就告诉我,你现在可是三个人吃东西,一定要多吃一点。”

    她秀美的嘴角微微勾起,露出了一丝微笑,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小奶包上完数学课,从楼上走了下来,“魔王爸爸,你为什么摸妈咪的肚子,是不是她的肚子里有小宝宝了?”

    陆谨言放下手,将他抱到了腿上,“等明年,妈咪就给你生一个小弟弟和一个小妹妹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小奶包笑呵呵的点点头,魔王爸爸这么说,小弟弟和小妹妹肯定已经在妈咪的肚子里了。

    吃完晚饭之后,花晓芃去到了房间,躺在床上休息。

    这是陆谨言的命令。

    女人怀孕前三个月,要多注意休息,安胎。

    她有些无聊,就拿起杂志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陆谨言带着孩子去了花园打棒球,回来之后,就躺到她的身旁,给肚子里的宝宝讲故事。

    胎教要从胚胎的时候就开始。

    他讲得绘声绘色,花晓芃看着他认真无比的模样,听着他充满磁性的嗓音,忍不住的笑了起来,“他们现在连耳朵都没长,根本就听不到声音。”

    “听不到,可以感觉得到。我的孩子肯定比普通孩子聪明百倍。”陆谨言挑眉,一副狂傲不羁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只是不是两个霸道的魔王就行。”她极为小声的嘀咕了一句,用着开玩笑的语气。

    陆谨言大手一伸,揉了揉她的脑袋,“霸道也是需要资本的。”

    这话花晓芃同意,大魔王确实有资本,就连霸道的时候都让人赏心悦目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,她带着小奶包,去了许若芳的别墅。

    看到许若芳,小奶包很高兴,扑进她的怀里,“姑姑。”

    许若芳把他抱了起来,亲了下他粉嘟嘟的小脸蛋,“有没有想姑姑?”

    “有,可想姑姑了,还想爸比,爸比到底什么时候回国呀?”小奶包歪着脑袋问道。

    “等把公司的事处理好,爸比就会回来了。他一回来,一定第一个过来看小钧。”许若芳笑着说。

    她让凯罗带着孩子到花园去玩,和花晓芃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花晓芃又进到了空旷的房间里,但是这一次,长廊的尽头有两个门。

    她迷惘了,不知道该去推哪个门。

    转过身,远处出现了两个身影,当他们靠近时,她看清楚了,一个是陆谨言,一个是时聪。

    “陆谨言,阿聪,你们怎么会在这里?”她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两人没有回答,仿佛没有看到她,自顾自的朝前走。

    走到门前,他们分开了,一个进了左边的门,一个进了右边的门。

    她想跟着进去,可是门砰的一声关上了。

    她看不见他们的人,却能听到他们的声音,在外面呼唤着她。

    “晓芃,到我这里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,到我这里来,我一直都在等着你。”

    她彷徨了,犹豫了,纠结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办?

    “笨女人,你在犹豫什么,快点过来。”陆谨言喊道。

    “不,晓芃,别理他,我们青梅竹马,两小无猜,我才是你最爱的人,我们在一起会很幸福的。”时聪叫道。

    她的头开始疼了。

    眼前的大门模糊起来,仿佛要在眼前消失了。

    她咬了咬牙,朝陆谨言进去的那扇门冲去……

    最舒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