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零九章 谁在说谎
    第三百零九章谁在说谎

    周五,名流圈的宴会,花晓芃是和陆谨言一起出席的。

    秦如琛一眼就看到了花晓芃。

    他恨不得冲过去,将她搂进怀里,但他知道自己不能,他现在是秦如琛,不是时聪。

    花晓芃也看到了他,眼睛瞬间瞪得比铜铃还大。

    他竟然真的跟阿聪长得很像,几乎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阿聪只有一个妹妹,没有双胞胎哥哥或者弟弟呀,他们怎么可能这么像呢?

    这不科学!

    秦如琛连做了好几个深呼吸,强迫自己保持平静,直到确定能够强装镇定的去面对她,才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晓芃,你最近还好吧,外面传得沸沸扬扬,说你和陆谨言吵架了,我有些担心。”他假装不知道她失忆的事情,用着漫不经心的语气说道。

    花晓芃狠狠的咽了下口水,不想让外人知道自己失忆的事,包括面前的人,“我挺好的,谢谢关心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你哥哥,关心你是应该的。”秦如琛扯开僵硬的嘴角,露出一个勉强的假笑。

    从这话里,花晓芃可以猜到她和秦如琛的关系还不错,同时还能证明一点,他确实不是时聪,倘若他是时聪的话,她一定会知道的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许若芳走了过来,“晓芃,这段时间过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花晓芃的眼底闪过了一丝茫然之色,看着她的眼神十分的陌生。

    她并不认识她。

    许若芳是心理医生,一眼就看出了端倪,“晓芃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,她很好。”陆谨言迅速打断了她,不让话题继续下去。

    “我们先失陪了。”花晓芃微微一笑,挽着陆谨言的手臂离开了,以免露馅。

    但许若芳是个相当敏锐的人,即便她表现的再正常,再平静,她还是能发现异常。

    她和花晓芃好歹做了四年的姑嫂,关系十分的亲密,就算她回到了陆谨言身边,也不可能对她如此疏离,看着她的眼神,就像看着陌生人一样。

    她一定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她消失了整整两个半月,外界揣测纷纷,她的异常一定跟消失有关系。

    看到花晓芃去洗手间,她就偷偷跟在了后面。

    “嫂子,你今天怎么一看见我就走?就算你跟我哥分开了,我也是小钧的亲姑姑,你怎么能不理我呢?”

    花晓芃剧烈的震动了下,原本还想继续装下去,但听到这话,所有平静的表情都破裂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意思?你怎么会是小钧的亲姑姑?”

    小钧明明是她和时聪的儿子,她这个亲姑姑是从哪里冒出来的?

    许若芳暗暗一惊,眼睛在她脸上逡巡了一周,“你不会是失忆了吧?”

    花晓芃咽了下口水,“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,详细谈一谈吧。”

    许若芳点了点头,和她一起从侧门走了出去,上了天台。

    这里没有外人,是谈话的最好地点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说你是小钧的亲姑姑?”花晓芃连忙问道,一片疑云厚重的漂浮在脑海上空。

    虽然她没有回答问题,但听到这话,许若芳基本能肯定,她确实是失忆了。

    “小钧,是你和我哥的儿子,我当然是他的亲姑姑了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浑身掠过了惊悸的抽搐,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。

    难道小钧既不是她和时聪的儿子,也不是她和陆谨言的儿子,而是她和另外一个男人的?

    “你哥哥是谁?”

    “我叫许若芳,我哥哥叫许若宸,而小钧叫许皓钧,这些事你不需要问陆谨言,问一下你的儿子就能证实了。”许若芳慢条斯理的说。

    花晓芃的心里掀动起了12级地震,陆谨言从来没有跟她提过许若宸这个人,也从来没有说过小钧到底是谁的儿子。

    她唯一知道的是,小钧不是他的儿子。

    这样看来,那天陆锦珊说她出轨私奔,并不是和时聪,而是和许若宸。

    在她沉默间,许若芳的声音再次传来:“嫂子,你为什么会失忆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摔了头,发生脑震荡,醒来之后,就忘记了很多事。”花晓芃轻描淡写的说,对许若芳留有几分戒备之心。

    许若芳幽幽的瞅了她一眼,目光犀利而深沉,“你还想恢复记忆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想了,没有了记忆,我感觉自己现在就像一个傻子一样,即便被人愚弄了都不知道!”花晓芃毫不犹豫的说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帮你,我是一个心理医生,用催眠治疗的方法,或许可以唤起你的记忆。”许若芳说道。

    花晓芃有些犹豫,沉默了半晌,低声的问道:“我要怎么联系你?”

    “问小钧就好了。”许若芳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回到宴会大厅,陆谨言正在找她,看到她过来,就快步迎了上去,“去哪了,怎么从外面进来的?”

    “里面有点闷,出去透透气。”她耸了耸肩,语气漫不经心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不想再待了,我们就回去。”陆谨言搂住了她的肩。

    她点点头,她确实想要回去了,要跟孩子确认一下,许若芳说的话。

    回到湖滨别墅,小奶包正打算睡觉。

    她进到房间,坐到了他的床边。

    “宝贝,你是不是叫许皓钧?”

    小奶包微微颔首,张着大眼睛瞅着她,眼神里带着几分忧伤之色,“妈咪,你连我的名字都不记得了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抚了抚他的头,带着几分安慰的意味,“那你爸爸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小奶包漂亮的大眼睛闪动了下,抬起小手掩住了嘴,“我要说了,你别告诉魔王爸爸,他不想让我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,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,我不会对任何人说的。”花晓芃做了一个嘘的手势。

    小奶包坐了起来,小嘴贴到了她的耳边,“我爸比叫许若宸,他是我的亲爸比。”

    “许若芳是你的姑姑?”花晓芃的心拧绞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小奶包一个劲的点头,“我姑姑可厉害了,她是心理学的博士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感到五雷轰顶,脑袋里嗡嗡作响,胸腔里仿佛有一千匹马在奔驰、践踏,有一万把匕首在戳刺、砍剁。

    孩子是不会说谎的。

    许若芳没有骗她。

    至于陆谨言,选择了隐瞒这件事,不想让她知道真相。

    但他的作法,她可以理解,毕竟她的“出轨”对他而言是一个耻辱。

    这些人里真正在对她说谎的人是时聪。

    他为什么要这么做?为什么要欺骗她?

    还是说,时聪真的已经死了,面对他的人,不是时聪,只是一个跟他长得很像的人。

    难道会是秦如琛吗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的头就有点疼了。

    她的记忆,就仿佛被一扇大门关闭了,怎么都推不开?

    许若芳说可以帮助她,她要去找她吗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