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零七章 关门造人
    第三百零七章关门造人

    秦如琛剧烈的震动了下,“你快点告诉我,她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稍安勿躁,你要做得是静候佳音,其他的都交给我来做。”面具男子说道。

    秦如琛狂躁,声音不自觉的拔高了,“我的事轮不到你来管,你最好老实一点,否则别怪我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面具男子不但没害怕,反而大笑,“我说过,不管你愿不愿意,你的事我都管定了。“

    秦如琛额头上的青筋滚动了下,“你是咸吃萝卜淡操心,吃饱了没事干了。”

    面具男子呵呵一笑,“还真是,最近人生太无聊了,我找不到有趣的事情可做了,然后我就想到了你,原本想知道你过的怎么样,没想到这么凄惨,连最心爱的女人都失去了。你的悲剧我还是有责任的,所以我决定要帮你。这一计划吧,我就发现,这件事很有趣,很好玩,还能跟陆谨言这个家伙作对。挑战他,也算是一种极限运动,我最喜欢这种刺激。所以千万不要阻止我,阻止也没用。无论用什么方法,我都会帮你把花美人抢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秦如琛风中凌乱,眼前有一排黑乌鸦呱呱飞过。

    这简直就是有史以来他听到过的最滑稽、最疯狂的冷笑话。

    这家伙是个疯子吗?

    “你要真无聊,可以尝试去追求一个有夫之妇,要是再无聊,可以尝试去追求外国王妃,这样更刺激,更有趣,更有挑战。”

    面具男子叹了口气,“这种事我早就做过了,一点挑战性都没有,有些女人外表看起来雍容华贵,保守矜持,骨子里浪的很,只要略施手段就上钩了。花美人是我见过的最特别的女人,外表清纯可人,内心野性倔强,只有这样的女人才富有挑战性。”

    秦如琛脸上一块肌肉抽动了下,“你该不会自己想打她的主意吧?你要敢动她一下,我就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朋友妻不可欺,我这个人是很有原则的。”面具男子用着一种懒洋洋的腔调说道。

    秦如琛实在想不到,他到底要干什么,我在明敌在暗,只能先静观其变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为了让陆谨言打开“牢笼”,放自己出去,这两天花晓芃表现的十分温顺,还主动的伺候他,让他在身上尽情的驰骋。

    一连释放了六次之后,陆谨言十分满足,心情也很好。

    “你要经常这么乖才对。”他宠溺的吻了下她的额头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我有一个珠宝公司吗?我明天是不是可以正常去上班了?”她小心翼翼的问道,这段时间floweer的业务都交给高副总在打理。

    陆谨言深黑的眸子在夜色中幽幽的闪烁了下,“你可以出去,不过凯罗要在你身边寸步不离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她是我的保镖嘛。”她眨了眨眼,嘴角勾起了狡黠的笑意。

    下午的时候,陆谨言带着他们回了湖滨别墅,小奶包的家庭教育也正式恢复了。

    花晓芃“失踪”了两个月,名流圈自然是揣测纷纷,尤其是许若宸。

    他已经有两个多月没有见到花晓芃和孩子了。

    不过最近许氏公务繁忙,他现在还在东南亚,没有办法回来。

    只能在微信上和小奶包视频。

    陆谨言让小奶包不要把妈咪失忆的事,告诉他,小奶包答应了。

    如果爸比知道妈咪失忆,不认识他了,肯定会伤心的,他不想让爸比伤心。

    老夫人虽然不常出门,但还是有所耳闻,晚上给孙子打了电话,让他带花晓芃和孩子回家吃饭。

    为了让花晓芃不露痕迹,陆谨言给她看了全家的照片,让她熟悉整个陆家。

    虽然失忆了,但花晓芃并没有变傻,通过简单的相处,她就能猜测出自己从前和婆家各个人的关系。

    老夫人、公公、小妈和小姑子跟她相处和谐,而婆婆和大姑子对她是很不友好的。

    尤其是大姑陆锦珊,来得时候,陆谨言就直言不讳,她们是死敌,对她要各种提防。

    陆锦珊看到花晓芃,就没好气的撇了撇嘴,“你们又吵架了吧,你是不是担心这个女人故伎重施,再跟别的男人私奔,造出野种来,就把她关了起来?”

    她话音未落,就被陆谨言厉声打断,“你不出声,没人当你是哑巴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心里狠狠一震。

    她听出了两个信息,一是她跟别人私奔过,肯定不是近期发生的事;二是陆家的人知道都小钧不是陆谨言的孩子。

    那么陆谨言肯定也知道。

    阿聪为什么说陆谨言不知道呢?

    这段时间的相处,她看得出来,陆谨言对孩子是真心的好,视若己出。

    难道他真的对她还不错,很喜欢她,所以原谅了她的“出轨”,还接纳了她跟别人生的孩子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连自己都觉得吃惊。

    就算是一个普通的男人,都不能容忍妻子给自己戴绿帽子,还生出野种来。

    像陆谨言这种高高在上,尊贵无比,不可一世的男人真的可以忍受吗?

    再看看老夫人和公公,对孩子也很和蔼,似乎没有因为这件事而怪罪她,敌视孩子。

    东方第一家族就是跟别人不一样,拥有寻常家族无法有的宽容大度?

    老夫人握住了孙子的手,“谨言,你和晓芃好不容易破镜重圆,要好好珍惜彼此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勾了下嘴角,“奶奶,您放心吧,我们很好,这段时间,我们两个是在抓紧时间给您造重孙子,不是在吵架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老夫人高兴了,“有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还不知道,不过女人怀孕,前三个月不是应该保密吗?”陆谨言薄唇划开一道邪魅的笑弧。

    老夫人笑了笑,没有再说话了。

    有还是没有,待会她亲自把一下脉,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这一次,她要牢牢把关,谁也别想再伤害她的宝贝重孙子。

    她和陆谨言像是在谈笑风生,花晓芃坐在一旁,心跳到了嗓子眼。

    天啊,这两个月来,除了大姨妈来得那几天,陆谨言一天都没有放过她,难道是为了让她怀孕?

    她脑子迷迷糊糊的,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一点,也没有采取过任何的防御措施。

    她会怀孕吗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