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零六章 不是被强要的
    第三百零六章不是被强要的

    “小峰,后面我要问的事,你要老老实实的告诉我,不能对我有任何的隐瞒。”她极为凝肃的说。

    花小锋耸了耸肩,“姐,你尽管问吧,只要是我知道的,我一定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,争取早点帮你恢复记忆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端起桌上的茶杯,小啜了一口,才开启后面的话题,“阿聪真的死了吗?”

    花小锋垂下眸子,脸上现出了一抹伤逝的痛苦,“姐,你已经结婚了,忘了时聪哥哥吧。我想他在天堂里,也希望你能忘了他,幸福的生活下去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端着茶杯的手微微的收紧了,看样子弟弟也认为时聪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会和陆谨言结婚呢?”

    花小锋做了一个鬼脸,“你是代替堂姐嫁过去的,花家就你们两个女儿,堂姐逃婚了,只能你顶替她嫁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的心里咯噔了一下,他的话和陆谨言的是一致的。

    “花梦黎为什么要逃婚?她应该很开心嫁过去才对。”

    花小锋把快递的事告诉了她,“有人告诉花梦黎,姐夫重达260斤,秃头、高低眉,老鼠眼睛、酒糟鼻子、翻嘴唇,满脸的青春疙瘩痘,是个奇蠢无比的大胖子,还有很多恐怖的怪癖,最重要的是他是个gay,更喜欢男人。花梦黎能不被吓跑吗?”

    花晓芃狠狠的呛了下,到底是谁呀,够狠的,花梦黎一定被吓得够呛。

    “小锋,你没有骗我吧?”

    “姐,我是你亲弟弟,这种事我怎么可能骗你呢?你都不知道花梦黎把肠子都悔青了,还企图当第三者介入你和姐夫的婚姻,把你赶走上位。”花小锋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花晓芃看他一本正经的样子,不像是在撒谎。

    所以陆谨言说的是实话,反而是阿聪在骗她?

    阿聪为什么要这么做呢?

    “那我喜欢陆谨言吗?”

    花小锋噎了下,低咳了好几声才缓过气来。

    这个问题他该怎么回答呢?

    姐夫、许若宸、时聪。

    这三个男人在她心里的位置,孰轻孰重,他根本就弄不明白。

    或许连姐姐自己都从来没有弄明白过。

    “姐,你就不要太纠结了,虽然你失忆了,但姐夫依然是你的丈夫。你就安安心心、踏踏实实的跟他过日子吧,其他的人和事都不要再想了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没有认同他的话。

    倘若没有时聪,她或许会这样做。

    但时聪还活着,就不行。

    她不能违背自己的初衷,时聪是她的青梅竹马,是她的初恋。

    既然他还活着,还没有死,她就不能坦然的去接受别的男人,即便他已经成为了她的丈夫。

    “小锋,我告诉你一件事,你千万不能告诉陆谨言。”她半掩起嘴,极为小声的说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花小锋赶紧问道。

    花晓芃把声音放得更小了,犹如呼吸一般的低迷,“阿聪还没有死,他还活着。”

    花小锋剧烈的震动了下,嘴巴微微张开,原本想要问个清楚,但眼睛一转,似乎想到了什么,赶紧道:“姐,你该不会把秦如琛当成时聪哥哥了吧?他虽然跟时聪哥哥长得几乎一模一样,但他不是时聪哥哥,而是秦氏的少东,是你的干哥哥。”

    姐姐在清醒的时候,当然很容易分清楚秦如琛和时聪,但她失忆之后,脑子混乱,把两人弄混就很正常了。

    花晓芃惊愕的张大了眼睛,“小锋,你是什么意思?有人跟时聪长得一模一样?”

    花小锋点点头,“是呀,你是不是连他也不记得了?”

    花晓芃的脑子有点混乱了,仿佛缠绕着一群乱麻,剪不断,理还乱。

    难道说她见到的时聪是假的?是秦如琛假扮的?

    想着她又否定了。

    虽然失忆了,但她对阿聪还是熟悉的,在海岛上,他的言行举止就像是阿聪,不像是别的什么人,就是那天冒充快递员来的时候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不过要判断真假,还是得她亲眼见一下秦如琛才能知道。

    “小锋,我现在谁也不敢相信了,就只相信你,你是我的亲弟弟,你一定不会骗我的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当然了,姐,不管发生什么事,我都是向着你的。”花小锋拍了拍胸脯,一本正经的说。

    他离开之后,花晓芃就上楼去找陆谨言了,他正在露台上和小奶包下象棋。

    阿聪说,小奶包是他们的孩子。

    但不知为何,小奶包这副眉头微蹙,思考问题的样子,跟陆谨言竟然出奇的相似。

    远远的望去,两人就像父子一般。

    她揉了揉眼睛,并没有多想,只当做是自己的错觉。

    小奶包虽小,但智商高,对象棋十分的精通,是个高手,但陆谨言“老谋深算”,步步为营。

    小奶包还没有能达到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程度。

    看到她过来,陆谨言就停了下来,保留棋局,让保姆把小奶包带回房间,明天接着下。

    花晓芃走到吧台前,倒了两杯零度鸡尾酒,一杯递给他。

    在他们的婚姻上,他似乎没有说谎,她不知道是该喜还是该忧。

    陆谨言小啜了一口酒,缓缓启唇,“小锋走了?”

    “他还要去医院,不能留下来吃晚饭了。”她轻描淡写的说。

    陆谨言微微颔首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她晃动了下杯中的酒,扬起眸子望着他,“你不要把我关在这里行吗?我想出去走走,见见老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老朋友?”?陆谨言挑眉。

    花晓芃耸了耸肩,“人生在世,总得有几个朋友,不过我说得人是我的干哥哥秦如琛,听小锋说,他和时聪长得一模一样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浓眉微蹙,“为什么突然想见他了?”

    “就是好奇嘛。”她瘪瘪嘴。

    陆谨言薄唇微抿,带了几分冷意,“找个时间,我会带你出去走走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阳城,秦如琛还在办公室里。

    他并不没有办公,只是躺在椅子上,望着天花板发呆。

    忽然电话响了。

    是面具人打过来的。

    “我找到你的花美人了。”

    秦如琛眼睛一亮,“她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替你见过她了。”面具人在电话另一端笑道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