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零五章 为奴为婢来伺候你
    第三百零五章为奴为婢来伺候你

    回到床边时,他的表情和缓了一些,“你现在没有办法正常的思考问题,我不怪你,等你恢复记忆,就不会这样想了。”

    她秀美的嘴角划开了一道讥诮的冷笑,“你没听说过一句话吗?强扭的瓜不甜,勉强的婚姻是不会有幸福的。”

    一道火光从陆谨言眼底闪过,他俊美无比的脸覆盖下来,恶狠狠的瞪着她,满眼的愤怒,“我们是……”他想要说什么,却突然咽住了,狡狯的收起怒色,换上一个戏谑而促狭的神情,“你不会以为是我逼你结婚的吧?”

    “难道不是吗?”她撇撇嘴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,我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,花家和陆家是有婚约的,原本应该嫁给我的人是你的堂姐花梦黎,但她逃婚了,所以你代替她嫁给了我。你到陆家来的第一天晚上,也就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,你就赖上我了。你主动追求我,每天晚上跪在我的腿边,抱住我的大腿,唱征服,求我爱你。我被你纠缠,实在太烦,只能勉强接受你和这段婚姻了。”他叹了口气,露出一副被逼无奈的神色。

    她剧烈的震动了下,嘴巴在极度的惊愕中,张大成了一个o型,半响才回过神来,“这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拿出手机,调出之前录制的音频,“就这样被你征服,喝下你藏好的毒……论帅,我的老公,秒杀天地万物,论优秀,我家谨言,碾压芸芸众生。我要每天跪地唱征服,让他知道我的一片痴情。亲爱的老公,你千万不要抛弃我,我愿意为奴为婢来伺候你,我的人,我的心全都是你的,你随便蹂躏,随便践踏,只要不要抛弃我,什么都愿意做……我对你绝对真心,除非我没有心,不就算没有信心,也要创造一颗心奉献给你,我亲爱的老公大人……”

    这是从前,她跪地唱征服的时候,他偷偷录下来的。

    没想到还能派上用处。

    花晓芃目瞪口呆,简直不敢相信,这是自己说出来的话,可里面确确实实是自己的声音,不会有错。

   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时聪说了,她是被迫嫁给他的,她根本就不爱他,怎么可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呢?

    “你到底做了什么,才逼我说出如此肉麻、如此恶心的话出来?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都没做,都是你自愿的,如果你恢复记忆,就会全部想起来。俗话说,精诚所至,金石为开。你这么用心,这么努力,这么全心全意、死心塌地。我终于被你打动,勉强接受了你。你现在这么排斥我,倘若我真的离开了,等你想起来,肯定把肠子都悔青。你可是在月老面前发过誓的,倘若我不要你,你会去当尼姑,一辈子吃斋吃素,由青灯古佛陪伴一生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惊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,一双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。

    “我有喜欢的人,怎么可能喜欢你呢?”

    陆谨言薄唇划开了一道邪戾的微弧,“我拥有一切让你一见钟情的特质,你喜欢我,不是很正常的吗?”

    这话,花晓芃并不能否定。

    他确实完美无匹,英俊无敌,拥有让女人痴狂的所有优点,迷死人不偿命。

    可是,她已经有时聪了,怎么会移情别恋呢?

    “就算你很好,但我已经有阿聪了,我是个很专一的人,不会心猿意马。”

    他扶住了她的肩,“你现在的记忆还停留在七年前,但是阿聪在你大一的时候,已经因为车祸去世了,人要往前看,你开始一段新的恋情是很正常的。”

    一道惊讶的微光从她眼里闪过,“我在大一的时候就已经认识你了?”

    陆谨言深黑的冰眸在灯光里幽幽的闪烁了一下,“我们认识的时候,你已经大学毕业了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狠狠的震动了下。

    他的话和时聪的有很多很多矛盾的地方。

    时聪说他是为了占有她,拆散他们,派了杀手来杀他。他不得已,才一直装死。

    而按照他的说法,她是因为联姻,代替花梦黎嫁给他的,而且这个时候,时聪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她和时聪从小一起长大,她是他最了解,也是最信任的人,他是不可能骗她的。

    可是看陆谨言严肃认真,坦然自若的表情,也不像是在说谎。

    她到底应该相信谁呢?

    “陆谨言,我不想一直待在这里,我又不是你养的金丝雀,你凭什么天天关着我,我要出去走走。”

    成天关在屋子里,就像把脑子想破了,也考不出真相来,他要去询问一下知情人才行。

    陆谨言似乎看出了她的心思,低沉的说:“明天我让你弟弟花小锋过来,你应该想要见一见他。”

    “小锋?”花晓芃挠了挠头,脑海里还有一丝印象,她确实有个弟弟叫花小峰,还在读中学。

    “小峰应该在江城读高中,怎么会到龙城来?”

    陆谨言叹了口气,看来他猜的没错,她的记忆确实还停留在七年前,时聪还活着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当年,你弟弟和时聪是在一起发生的车祸,时聪坠入桥下身亡,你弟弟昏迷不醒,躺了整整三年。在美国动完手术之后,他终于苏醒过来,在龙城医科大学念完了本科,现在在龙城第一人民医院实习。”

    他用着陈述的语气,完全是在诉说一件事实,没有携带任何感情.色彩。

    花晓芃的脑海里闪过了一道电光,她似乎真的忘记了很多事。

    她必须要见见弟弟,他一定不会对她说谎的。

    陆谨言给花小锋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下午的时候,花小锋就过来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才几天不见,姐姐就失忆了,连姐夫和许若宸都不认识了。

    陆谨言跟他千叮嘱万嘱咐,不要提到许若宸的事,他知道这是他心里的一根刺,不愿去碰触,想也没想就答应了。

    花晓芃没有想到弟弟都已经长成大人了,在她的印象里,他还是个孩子呢。

    “小峰,没想到你长这么大了。”

    一听到这话,花小锋就担忧的皱起了眉头,姐姐真的失去记忆了,这七年之内的事,她几乎都不记得了。

    花晓芃带着他去到了后面的花园,避开陆谨言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