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零四章 你是被强占的
    第三百零四章你是被强占的

    别墅的铁栅门,只有陆谨言才能打开,她只能隔着门收快递。

    当男子摘下头盔时,她吓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竟然是“时聪”。

    “阿聪,真的是你吗?”她又惊又喜,从铁栅门伸出手来,抚了抚他的脸,想确定他是真实的存在,还是自己的幻觉。

    “晓芃,陆谨言那个混蛋把你关起来了?”男子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她垂下了头,一滴泪水从眼里滑落下来,“他说是我的丈夫,还说你已经死了,我看到的你只是幻觉。”

    一道阴鸷的寒光从男子眼里闪过,“我不是你的幻觉,我没死。陆谨言是个混蛋,他想方设法的拆散我们,他说的任何话你都不要相信。”

    她的心拧绞了起来,“那他真的是我的丈夫吗?”

    男子脸上划过了一道诡谲之色,“他仗着有权有势,强占了你。还想要杀我,你是为了救我,才被迫答应嫁给他的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犹如五雷轰顶,脑袋里嗡嗡作响,“他一直说你已经死了,我都有点分不清楚,我看到的你到底是真实存在的,还是我的幻觉了。”

    男子露出了一丝悲哀的神色,“对于他和外人而言,我确实已经死了。他雇佣了职业杀手,想要杀死我,我只能装死来逃避他的迫害。晓芃,他是个非常可怕的人,不择手段,无恶不作,你千万不能告诉他,你见过我。如果他知道我没有死,一定会再派人来杀我。还有,他的任何话你都不要相信,他是想趁你失忆来诓骗你,让你心甘情愿的跟着他。”

    她简直不敢相信,自己所听到的。

    她试图想要回忆些什么,但什么都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头又开始疼了,让她忍不住的弯下腰来,大口大口的喘气,不让自己因为疼痛而窒息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……不早点告诉我?”

    这两个多月来,她几乎每天都在被陆谨言强要,无论她多么抗拒,他都不肯放过她。

    “我好不容易才带你逃出来,你不想留下这段可怕的记忆,瞒着我偷偷服用药物,强迫自己忘掉,我怎么可能再触动你的伤疤呢?”男子沉重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她抓着门上的铁栏杆,手指攥紧了,强烈的悲愤从胸腔里升腾起来。

    陆谨言说她被药物损害了大脑,原来那药是她自己服的。

    “那小钧呢,他是我和陆谨言的孩子吗?”

    男子摆摆手,“当然不是,他是我们的孩子,陆谨言不知道,以为是他的孩子。这个秘密你千万不能让他知道,不然小钧会有危险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惊愕无比,浑身掠过了剧烈的痉挛,“我们现在该怎么办,我要怎么样才能离开那个魔鬼?”

    男子的手从铁栅栏里伸出来,握住了她的手,“我一定会想办法救你出去的,你要记住我的话,不要相信陆谨言,一个字都不要相信。”

    他很清楚,因为药物的损害,她的脑子一直浑浑噩噩的,没有办法冷静的、睿智的来思考问题,是他最好糊弄,混淆黑白的时候。

    他要让她憎恨陆谨言,把他当成仇人一般,这样才能顺利的拆散他们。

    见到里面的女保镖走出来,男子赶紧戴上了头盔,“我要走了,晓芃,等着我回来救你。”

    他骑着摩托车,迅速的离开了,以免被保镖看到。

    凝视着他远去的背影,花晓芃瘫软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她并没有怀疑他的话,因为她是时聪,是和他从小一起长大,青梅竹马的恋人,他不可能骗她的。

    而陆谨言,他就是个魔鬼,真真切切,实实在在的魔鬼。

    陆谨言回来,已经是晚上了。

    推开房门,花晓芃不在里面,但看床上凌乱的痕迹,她应该刚刚睡过。

    他正要出去,眼角的余光瞥见衣柜在微微的颤动,脸上露出了一丝古怪的苦笑。

    打开衣柜,花晓芃蜷缩在里面,把头埋在膝盖里,就像个鸵鸟,想把自己藏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在这里干什么?”他狂汗。

    她微微抬起头,望着他的眼神里充满了恐惧和敌意,“我就是想躲开你这个魔鬼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皱了下眉头,抓起她的手轻轻一拉,就把她拽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真的是魔鬼,你躲在哪里都没用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再敢碰我,我就死在你的面前,我咬舌自尽。”她抓紧了衣领,带着一种视死如归的神情。

    这话惹火了面前的男子,他一把将她打横抱起,扔到了床上,欺身而上。

    她的抗拒似乎比之前变本加厉了。

    这说明,她的情况不但没有好转,反而更加严重了。

    为什么已经两个月了,她一点都没有想起他来,对时聪的事情却记得很多。

    这是让他跟个死人pk吗?

    “你要忘就该忘的彻底一点,把时聪也一起格式化。”

    她恶狠狠的瞪着他,龇牙咧嘴,满心的愤怒,“阿聪是我最爱的人,我永远都不会忘了他,而你是我最憎恶,最讨厌的魔鬼,我巴不得把你忘得一干二净。”

    他额头上的青筋爆裂的滚动了下,一道无法言喻的受伤之色从脸上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因为不爱,所以才会忘记吧?

    直到现在,在她的心里,他还是一点位置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花晓芃,时聪已经死了,我才是真实存在的,为什么你宁愿去回忆一个死人,也不愿好好的接受我呢?”

    阿聪没有死,他还活着!

    她在心里叫喊,但嘴上不敢说一个字,因为阿聪叮嘱过她,绝对不能把他还活着的消息告诉陆谨言,否则会再次给他带来杀生之祸。

    “就算他死了,我也只爱他。”她说得斩钉截铁,没有丝毫的动摇。

    像他这种卑劣、暴虐、可怕的魔鬼,她永远都不会喜欢的。

    陆谨言深吸了口气,从床上跳起,冲到了窗前。

    他需要呼吸一点新鲜的空气,让冷风吹拂自己发胀发热的头脑,让自己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或许事情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糟糕,她只是因为失忆,把他忘记了,才会如此的固执。

    从美国回来之后,她几乎没有再提到过时聪,在她的心里,许若宸的位置怕是早就超过了时聪。

    她把许若宸也忘了,很有可能跟感情的深浅没有关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