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零三章 被迫履行义务
    第三百零三章被迫履行义务

    “你不能碰我,我还没确定你是不是我的丈夫,你要是骗我的,你这样就是强歼。”她扭动着身体,想要摆脱他的侵略,但这样的动作犹如火上浇油,让他欲火更盛,血脉扩张。

    “你要不信,明天我带你去民政局查验结婚证。”陆谨言修长的手指在她的周身游走,一股酥酥麻麻的感觉犹如电流一般贯穿她的全身,让她忍不住的轻轻打了一个颤儿。

    他薄唇划开了邪魅的笑意,“虽然你的脑子不记得我了,但你的身体还记得我,依然对我很敏感。”

    这话让她羞恼交加,脸上像冒了火,快要燃烧起来了,“我……我应该是被迫嫁给你的,我们之间肯定没有感情。”

    她有爱的人,她爱的人是阿冲,这辈子她唯一想嫁的人也是阿聪,不可能再嫁给别人了,除非有不得已的苦衷。

    陆谨言的眉头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的话戳中了他内心深处的创口。

    她之所以嫁给他,只是为了攒钱给弟弟治病。

    她的心里至今都没有他的存在,阿聪和许若宸都排在他的前面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他们好不容易有了一点进展,那个该死的王八蛋竟然伤了她的脑子,让她失去了记忆。

    他又被打回到了原点。

    “你是我的妻子,伺候我是你应尽的义务,就算失了忆,也要履行义务。”

    他一个字一个字说的极为霸道,就像帝王在颁布圣旨,谁也不能违抗,修长的手指更是毫不客气的抚弄上她羞涩的深闺。

    “不要!”她惊叫,想要把腿并拢,保护自己,但他不会给她这个机会,强行把她掰到了极致,发动起猛烈的攻击。

    “陆谨言,你……你混蛋!”她羞愤不已,当一阵酸软的感觉袭来时,她差点叫出声来。

    挣脱不了,她干脆抬头咬住了他的肩膀。

    他闷哼了一声,像是报复似的,攻入了城池……

    “不——”她松开了贝齿,绝望的泪水从眼底滑落下来。

    他的侵略猛烈而狂野,她反抗不了,只能无奈的、被动的承受。

    她原本以为这一切很快就会结束,可是他一次又一次,似乎没有停止的可能。

    最后,她晕过去了,等到醒过来的时候,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。

    陆谨言坐在沙发上,幽幽的看着她,一脸的餍足,就像一只捕捉到美味佳肴,吃了个十足饱的狮子王。

    她的手指攥紧了被子,用着一副遭受蹂躏后,幽怨的眼神瞪着他。

    “你知不知道,婚内强歼也叫强歼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站起身来,慢慢悠悠的走到了她的身旁,大手伸进被子里,覆盖上了她的心口。

    “我会经常强你,你要习惯。”

    她激灵灵的打了个寒噤,“你以前也是这样吗?”

    他嘴角勾起邪肆的冷弧,“对你,我从来不会变。”

    他的脸贴得很近,呼吸滚烫的扑散在她的面庞,让她隐隐作痛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太可怕了,简直就是从地狱来的修罗魔王,她可以想象到他们的婚姻是多么的悲剧。

    他冷情冷性冷酷,根本就不懂得什么叫怜香惜玉。

    他不会怜惜她,也不会考虑她的感受,根本就不像阿聪,从来不会做勉强她的事。

    他很尊重她,只要她说不,他就会停下来,所以一直以来,他们都没有越过雷池一步。

    “陆谨言,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额头上的青筋滚动了一下,像是被她的话刺激到了,“你喜欢什么类型?”

    她抿了抿唇,一本正经的说:“我只喜欢阿聪那种类型的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就被他狠狠的弹了下额头,“你得改变喜好了,你喜欢的人只能是我。”他的语气夹杂着一抹怒浪,表情里带着几分隐忍,像是强行压制下了即将爆发的情绪。如果她再挑衅的话,就要遭殃了。

    但她天生反骨,拥有不怕死的勇气,咽了下口水,她问道:“你想让我喜欢你,那你喜欢我吗?”

    陆谨言发现了,虽然她失去了记忆,但性子一点都没变,还是野性十足,倔强无比,“像你这样的小刺猬,一点都不可爱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听出来了,这话的意思就是不喜欢她。

    她就知道他们之间根本就没有感情。

    “你有颜有貌,有钱有势,根本就不缺女人,为什么要跟我结婚呢?”

    陆谨言不想提他们结婚的原因,这对于促进他们之间的感情没有丝毫的益处,只有损害。

    “等你恢复记忆,自然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她摇了摇头,毫不犹豫的甩了一句,“知不知道都无所谓,反正我不可能喜欢你,永远都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不但不喜欢,还有些害怕,有些反感,因为每次一看到他,她的脑海里就会回荡出一个声音:“他是你最讨厌的人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两道漂亮的浓眉狰狞的拧绞了起来,“总有一天你会改变想法的。”

    他就不信自己征服不了这个女人。

    福兮祸之所倚,祸兮福之所伏。

    没准,失忆对他而言是一个契机也说不定呢。

    花晓芃可不是这么想的,现在她唯一记得的人就是阿聪,心里唯一想得也是阿聪。

    无论陆谨言是不是她的丈夫,对她来说都只是个陌生人。

    出于她的安全考虑,陆谨言一直把她禁锢在别墅里,两个多月都没有让她出去。

    他的别墅十分的隐秘,没有人知道她的下落。

    秦如琛一直想找机会见她一面,但找了两个月都没有找到她。

    这两个多月里,陆谨言很少出去,大部分时间都留在别墅里,办公则是在电脑前。

    他想要多陪陪花晓芃,帮助她恢复记忆。

    医生制定了各种方案替她治疗,但记忆却没有丝毫的恢复。

    她依然想不起来从前的事,而且对他十分的抗拒。

    在他的身下,她又变成了一条死鱼,挣扎不了,就只能无声的对抗。

    下午的时候,因为陆夫人打来电话,让儿子回家一趟,陆谨言就去了陆宅。

    一名快递打扮的男子来到了山顶别墅,花晓芃以为是陆谨言的快递,就走了过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