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零二章 我不想要
    第三百零二章我不想要

    秦如琛已经得到消息,陆谨言把花晓芃带走了,他的幸福只维持了短短的几天。

    他原本还在准备婚礼,多希望能让她成为自己的妻子,哪怕只有一天也好。

    面具男子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,带着安慰的语气,“别担心,我一定能帮你把她抢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秦如琛冷笑一声:“你还是先保住自己再说吧,陆谨言可不是好惹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可能怕他呢?我就是喜欢挑战不可能的事情。”面具男子笑了起来,笑声极为猖狂。

    秦如琛的嘴角抽动了下,“花晓芃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恢复记忆?”

    “那可就难了。”面具男子咂咂嘴,花晓芃失忆不仅是受到药物的影响,还有催眠的作用,光靠药物治疗是恢复不了的。

    秦如琛不知道是该喜还是该忧,从心底里他并不希望花晓芃恢复记忆,只有让她忘掉陆谨言和许若宸,才能重新回到他的身边来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谁?你的目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说过,我只是想帮你。”面具男子毫不犹豫的说。

    秦如琛不会傻到相信这种鬼话,“我们非亲非故,你为什么要帮我?”

    “我天生就喜欢乐于助人。”面具男子笑得诡谲。

    秦如琛冷哼了一声,“不好意思,我这个人做任何事都喜欢靠自己,不需要别人的帮助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个人恰恰相反,别人越是不愿意,我越是想帮。所以这件事我管到底了,一定帮你夺回花美人儿。”面具男子说完,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秦如琛两道漂亮的浓眉皱了起来,他实在想不通面具男子的目的,他这样做到底是想得到什么呢?

    总不至于是为了耍弄他们几个获取乐趣吧?

    山顶别墅里。

    小奶包把头搁在陆谨言的腿上,小脸满是担忧的神色,“魔王爸爸,妈咪什么时候才会好呀?”

    陆谨言抚了抚她的头,“妈咪正在接受治疗,相信很快就会恢复记忆的。”

    小奶包攥紧了小拳头,“到底是哪个坏家伙把妈咪害成这样的?太可恶了!魔王爸爸,你一定要把他找出来给妈咪报仇,不能放过他。”

    一道凛冽的寒光从陆谨言的眼底闪过。

    他当然不会放过这个人,掘地三尺也要把他挖出来,让他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。

    花晓芃从楼上走了下来。

    陆谨言没有跟她提过许若宸,也不打算提,如果她能把许若宸忘了,对他而言是最好不过的。

    所以,在花晓芃的意识里,小奶包是她和陆谨言的孩子。

    当她走下楼时,小奶包从沙发上站了起来,迎上前去抱住了她。

    “妈咪,你要不要跟我们一起玩大富翁?”

    虽然她不记得这个孩子了,可是,她稚嫩的小声音唤起了她心里所有的母性情感。

    她俯下身,亲了下他粉嘟嘟的小脸蛋。

    他长得确实很像她,但陆谨言到底有没有说谎,他是不是真的是她的儿子,还是个未知数。

    毕竟这个世界上撞脸的几率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不就有一个孩子和马云撞脸了吗?

    但她没有表现出来,只是微微一笑,“你想玩大富翁呀,好吧,妈咪陪你一起玩。”

    小奶包开心的去拿棋了,三个人一直玩到了九点钟。

    花晓芃带着小奶包去睡觉之后,就去沐浴了。

    出来的时候,她穿上了一件白色的睡裙,看起来清纯可人。

    陆谨言一见,身体就不自觉的紧绷起来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他一次都没有碰过她。

    晚上,她也是一个人在睡。

    今晚,他不打算再隐忍了,无论她是否恢复记忆,都是他的妻子,她要重新学会适应他。

    看到他走进来时,只围了一条浴巾,她微微一惊,不自觉的抓住了睡裙的领子。

    他的身体高大、魁伟而性.感,坚实的肌肉魅惑无比。

    虽然和他有过无数的肌肤之亲,但她失去了记忆,一点都不记得了。

    现在的她,就像个未经人事的雏儿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要睡觉了,你可以出去吗?”

    他耸了耸肩,“不可以,我是你的丈夫,我们当然要睡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一抹热浪从她的脖子冲上头皮,让她看起来像只煮熟的虾子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不能碰我,我要一个人睡,请你出去。”

    她话音未落,就被他打横抱起,放到了床上。

    她惊慌无比,想要爬起来逃走,他欺身而上,把她压在了下面。

    “笨女人,失忆了也没关系,多做几次,没准就想起来了。”他薄唇划开了邪肆的笑弧。

    她惊慌失措,用力的捶打他的肩,“放开我,我不要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。”他霸道而强势,抓住她的手腕,按在了头顶上。

    在这方面,他一向是想要就要,她只有接受的义务,没有拒绝的权利。

    她吓得瑟瑟发抖,恐惧无比,手动不了,就用脚去踢他的腿肚子,“我什么都不记得了,你放过我吧,别碰我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三下五除二把她剥了个精光。

    毫无保留的暴露在他的面前,她羞得面红耳赤,脸颊烫得快要滴出血来了。

    “陆谨言,你混蛋,臭流氓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你的丈夫,我要你天经地义。”陆谨言膝盖一顶,撑开了她的腿。

    瞅见他充满了侵略和强势的某处,她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,惊骇万分。

    那完全可以用庞然大物来形容,一个男人真的能雄伟到如此惊悚的地步吗?

    “不……我怕……我害怕。”她拼命的摇头,无法想象自己以前是怎样和他相处的。

    这样的侵入真的不会死掉吗?

    她真的能承受的住吗?

    陆谨言想到她变成了一张白纸,不再谙习男女之事,动作变得十分轻柔了。

    “我会轻一点,别怕。”他的语气里充满了安慰。

    可是,她的惊恐丝毫没有得到缓解,全身都在颤抖,仿佛被寒风席卷的落叶。

    “求求你了,放过我吧。”泪水从她的眼中涌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想到了阿聪,那个晚上,要不是她突然头疼,他会要了她。

    可那真的是她的幻觉吗?

    如果这一切都是陆谨言编造的谎言,那她就可能**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