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零一章 我爱的人不再了
    第三百零一章我爱的人不再了

    陆谨言的五脏六腑都拧绞了起来,无论她愿不愿意,强行将她抱了起来,朝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她拼命的踢打,想要挣脱出来,“放开我,你这是绑架,我要报警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没办法,只能用绳子把她绑了起来,动不了了,她就扯开嗓子叫喊,“来人啊,救命啊——”

    陆谨言望着怀中的女人,心乱如麻,坐上直升机,他一刻都没有停留,径直飞往龙城。

    下了飞机,就将她送进了医院。

    医生替她做了检查,在她的血液里发现了含有东莨菪碱的药物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中枢神经抑制剂,对人的记忆有很大的损害。

    陆谨言额头上的青筋暴露的滚动了下,一抹肃杀的戾气从脸上飘过。

    “笨女人,这段时间,你都跟谁在一起?”

    花晓芃撇开了头,这个男人看起来好可怕,就像从地狱里走出来的修罗魔王,很可能会伤害阿聪。

    所以她不能说,一个字都不能说。

    “如果之前我有冒犯过你,我跟你道歉好吗?你放过我吧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看出她有很强的戒备心,试着用温和的语气说道:“晓芃,你现在记忆受到了损害,医生会想办法帮你恢复的。”

    她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,“我摔到了头,造成脑震荡,所以才会失去记忆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连忙捧住了她的头,四处检查,“撞到哪里了?还疼吗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是……菲佣告诉我的。”她故意没有说出时聪,而是换成了菲佣。

    “除了菲佣,岛上还有别人吗?”陆谨言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了。”她摇摇头,“我醒来的时候,就只有一个菲佣在旁边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深黑的冰眸闪过了一道阴鸷的冷光,他已经派人去通缉菲佣了,等他找到这个该死的家伙,要把她碎尸万段,让她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。

    花晓芃蜷缩了起来,带着一点瑟缩的看着他,“你到底是谁啊?为什么要抓我?”

    陆谨言搂住了她的肩,“我是你的丈夫。”他一个字一个字缓慢而清晰的说。

    她浑身掠过了剧烈的痉挛,惊悸无比,“这不可能,我有喜欢的人,我要嫁的人是阿聪,我不可能跟你结婚的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的心猛地往下一沉,没想到她竟然还记得阿聪。

    “你的记忆还停留在七年前,阿聪已经去世了。”

    他话音还未落,花晓芃就跳了起来,“你胡说,阿聪还活着,活得好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不相信的话,明天我带你回江城,到墓地去祭拜他。”陆谨言极为凝肃的说。

    花晓芃捂住了耳朵,“你胡说,我不要听,你是个骗子。”阿聪怎么可能死,前天他们还见过,他还要跟她举行婚礼呢。

    陆谨言抓起了她的手,逼她抬起头来看着他,“有人给你注射了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,不但让你失去了记忆,还可能产生幻觉,所以这段时间无论你在岛上看到什么,听到什么,都要告诉我,我来帮你辨别是真还是假。”

    幻觉?

    她惊愕不已。

    难道阿聪只是她的幻觉,不是真实存在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又使劲的摇了摇头,不不不,肯定是这家伙在骗她。

    他是个骗子,是绑架犯,他的话她一个字都不能相信。

    医生给她开了修复脑细胞的药物,可以帮助她恢复记忆。

    在医院住了一个晚上,确定她的身体没有其他问题,陆谨言就给她办了出院手续,在家里治疗。

    不过他并没有带她回湖滨别墅,而是去了他在山顶的秘密山庄。

    她失忆了,这个样子若是被外人发现,难免会流言四起,猜测纷纷。

    而且他还没有弄清楚害她的敌人是谁,在她恢复之前,最好是避免和外人接触,以免再被下黑手。

    花晓芃的心里乱糟糟的,她必须要弄清楚,阿聪是否还活着,在岛上的一切是真实的,还是她的幻觉?

    为了让她相信,他们是真的结婚了,陆谨言拿来了结婚证。

    她已经忘了和陆谨言的一切,心里想的人只有阿聪,残酷的真相对她而言,就如晴天霹雳,沉重的击打在她的天灵盖上。

    她捂住耳朵,把头埋进了膝盖里,就像蜗牛缩进了壳里,想要逃避外面残酷的世界。

    陆谨言轻轻地抚了抚她的头,声音里充满了安慰,“笨女人,只要配合医生的治疗,会恢复记忆的。”

    她咬了咬牙,猛然抬起头,伸出手来,抓住了他的脸,又是捏,又是揉。

    她想要确定一下,他是不是真实存在的。

    陆谨言看穿了她的小心思,握住了她的手,“笨女人,我有血有肉,不是你的幻觉。”

    她瘫软在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难道岛上的一切都是幻觉吗?

    是她被注射了致幻剂而产生的幻觉?

    阿聪不在了,他已经死了?

    一股热流冲进了她的眼睛里,她不能相信,不敢相信,也不想相信。

    他明明是那样的真实,握着她的手,说要跟他结婚,怎么可能是他的幻觉呢?

    这个时候,保姆把孩子带过来了。

    看到她,小奶包兴奋的扑进了她的怀里,“妈咪,你回来了,我好想你呀。”

    从小到大,他从来没有离开花晓芃超过两天的时间,这次有好多天都没见到她,他好想她。

    花晓芃愣愣的望着他,困惑不已,“你叫我妈咪?”

    小奶包震动了下,把头转向了陆谨言,“魔王爸爸,妈咪怎么了?他好像不认识我了?”

    陆谨言把他抱到腿上坐了下来,“妈咪不小心摔到了头,很多事情都不记得了,我们要慢慢的帮她恢复记忆,好吗?”

    小奶包露出了一丝担忧之色,妈咪离开的时候还好好的,回来竟然就失忆了,连他都不认识了。

    “妈咪,我是你的儿子小钧呀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有些不知所措,没想到自己竟然连儿子都有了。

    难道这个男人说的都是真的,没有欺骗她?

    “他真的是我的儿子吗?”

    陆谨言拿来了一面镜子,放到她的面前,“你看看,他跟你长得有多像?”

    花晓芃凝视着镜子里的自己和孩子,沉默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