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章 占有她
    第三百章占有她

    “以前妈咪要出差都会告诉我的,可是前天她离开的时候什么都没说,还说晚上要回来陪我玩大富翁呢。”小奶包揉了揉眼睛,有些沮丧。

    “小少爷,不要胡思乱想,夫人一定是临时有急事,来不及跟你说。”保姆安慰道。

    小奶包皱起了小眉头,就算妈咪有急事,也应该打个电话或者发个微信,这样突然“失踪”,一点都不像她的风格。

    等魔王爸爸回来,他一定要问个清楚,看看妈咪到底去哪里了。

    海岛上。

    花晓芃从浴室出来,就被秦如琛打横抱起,走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“晓芃,今天做我的女人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她羞赧的垂下了头,一抹红云飘上了面庞,“随你。”她的声音很小,低若蚊吟,但秦如琛还是听到了,一阵兴奋,急不可耐的把她压在了身下。

    她的身体如此的美好,玲珑有致,多一分则太丰盈,少一分也太消瘦。

    他感到血脉扩张,肾上腺素激增到了临界值。

    “晓芃,你真美。”他修长的手指探进了她的裙子,就在他握住那层单薄的遮蔽,想要褪去的刹那间,剧烈的头痛朝她袭来,让她忍不住的呻吟起来。

    “好疼,我的头好疼呀。”

    他立刻刹住了车,深吸一口气,坐了起来,“我去帮你拿止痛药。”

    她皱紧了眉头,十分的难受,吃完止痛药后,就沉沉的睡去。

    秦如琛有些失落,他想要拥有她,想要成为她的男人。

    可是,慢慢的,他就发现,花晓芃的头疼并不是偶然的,只要他想要占有她,想要把她变成自己的女人,她的头疼病就会发作。

    面具男子离开的时候,给他留了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他拿起桌子上的电话,拨了这个号码。

    很快电话就接通了,男子慵懒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:“生米煮成熟饭了吗?”

    “她经常头疼,你该死的到底给她用了什么药?”

    “强行切断记忆,终归会有点后遗症的,慢慢习惯就好了。”男子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该不会给她用了毒药吧?”秦如琛带着几分愤怒的说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?她就算怀孕都不会有问题。”男子极为肯定的说,“如果你有能力的话,这几天足够搞大她的肚子了。抓紧时间,别磨蹭。”

    秦如琛何尝不想,孩子是两个人爱情的结晶,可是他根本就碰不了她。

    挂上电话之后,他决定策划一场小型的婚礼。

    娶她,是他这辈子最大的愿望。

    只有现在,才有实现的可能。

    花晓芃坐在长椅上,玩弄着无名指上的戒指。

    在她看来,这是时聪送给她的婚戒。

    秦如琛很想让她取下来,但又找不到合适的借口,只能继续让她戴着。

    午夜时分,趁着夜色的掩护,秦如琛悄然离开了海岛,去了邻近的城镇为他们的婚礼做准备。

    花晓芃起床之后,一个人百无聊赖,和菲佣乘坐快艇,在海上游玩。

    他们离海岛越来越远了。

    一艘帆船在海中央行驶。

    船上有一男一女,男人很快就注意到了她。

    “那不是陆家少奶奶吗?”

    “确实挺像的,她怎么会到卫城来?”女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过去打个招呼吧。”男子把船行驶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陆太太,你是来度假的吗?陆少没有跟你一起吗?”男人微笑的问道,语气里带着一种讨好的意味。

    花晓芃根本就听不懂他们的话,“你们认错人了,我不是什么陆太太。”她连忙让女佣把船行驶回去。

    阿聪叮嘱过她,不要离开岛,她不该自己一时兴起,乘坐游艇出来玩的。

    帆船上,男人和女人对视一眼,惊讶而困惑。

    女人用手机拍了一张照片,“没准她不是陆太太,只是长得像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或许吧。”男人耸了耸肩,把船驶向了另外一个方向。

    回到岛上,花晓芃并没有去在意刚才的事情。

    在她看来,对方就是认错人了。

    一想到明天就要跟秦如琛举行婚礼,她满心的激动和欢喜。

    她要永远和阿聪在一起,永远都不要分开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龙城。

    陆谨言心急如焚,他已经把龙城和周边所有的城市都搜遍了,连江城也派人去过了,但是依然没有花晓芃的消息。

    他们并没有吵过架,他也没有做过惹她生气的事,所以她不可能是离家出走。

    可是她到底去哪了?发生了什么事?有没有危险?

    一想到她可能遇到不可想象的危险,他就犹如万蚁穿心,难受的要命。

    finn来了,“boss,微信上,有人发了朋友圈,声称在卫城一带的公海上见到了一个酷似夫人的女子。”

    “马上去卫城。”陆谨言从椅子上跳了起来,无论消息真假,只要有一线希望,他就要去寻找。

    到达卫城后,他一刻都没有停留,直接跳上了船。

    finn查看了附近海域,那里只有一座小岛,为私人所有。

    面具男子在岛上设置了防御系统,陆谨言一上岸,警报就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菲佣一听到警报,就从房子里跑了出来,从海岛的另一面跳进了海里。

    花晓芃并不知道那是警报,她关着窗户,睡得很熟。

    大门被推开的时候,她才惊醒过来。

    看到闯入的陌生男子,她惊恐无比,紧紧的攥住了被子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你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陆谨言震动了下,“笨女人,你怎么了?告诉我,这几天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怎么会一个人跑到这里来?”

    花晓芃恐惧、茫然的望着他,不知为何,看到他的时候,脑子里会有一个声音传来:他是你最讨厌的人,一定要离他远一点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谁?为什么会在我的房子里?”

    陆谨言脸上一块肌肉狠狠一阵抽动。

    她是笨女人,没错,她的气息,他闭上眼睛都能感觉得出来。

    可是才几天的时间,她怎么会变成这样?

    完全不认识他了。

    “boss,先带夫人离开吧。”finn提醒道。

    他点点头,想要将床上的人抱起来,她却使出一股吃奶的力气,猛力的推开了他,“别碰我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