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九十九章 我接受她了
    第二百九十九章我接受她了

    秦如琛微微眯起眸子,“她要怎么样才能恢复?”

    面具男子耸了耸肩,“你希望她恢复吗?”

    秦如琛低哼一声,眼睛里闪过一道怒火,“我是想要把她夺回来,但不是通过这样的方式。”

    “唯一可以让她回到你身边的方法,就是让她忘掉许若宸和陆谨言,否则你永远只能排第三,轮候一辈子也轮不到。”面具男子冷冷一笑。

    秦如琛的嘴角抽动了下,“那也是我的事,跟你没有关系,一个畏头畏尾躲在面具背后的人,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这些?”

    面具男子眼底闪过一道寒光,“我是为了弥补你的缺憾,如果你不领情,我也没办法。这个地方是我的秘密基地,你可以选择留在这里,和初恋情人圆梦,也可以选择把她送回陆谨言的身边,一切选择都在于你,要想清楚了。”说完,他就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秦如琛去到阳台上,发现这里四面环海,他们应该在一座海岛上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面具男子是谁,也不清楚他的目的,但他给他的感觉很不好,太邪气了。

    花晓芃已经迷迷糊糊的睡去了,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。

    周围的一切很陌生,她脑子一片空白,就像一台被格式化的电脑,这种感觉很糟糕,很难受。

    看到秦如琛进来,她连忙从床上坐了起来,“阿聪,这是哪里呀?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我们度假的地方。”秦如琛支支吾吾的说。

    她揉了揉还在隐隐作痛的额头,“我的头好痛,我们是怎么到这里的,我怎么什么都想不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秦如琛抬起手,替她按摩了一下头,“昨天,你受伤了,撞到了头,引起脑震荡,所以记忆变得比较模糊,要休息一段时间才能恢复。我们在这里多待几天,等你好了再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。”她露出了一丝微笑,对他的话深信不疑,“我有点饿了,我们出去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秦如琛点点头,带她去了餐厅。

    这里有一个菲佣,负责做饭和整理房间。

    她已经把饭做好了。

    花晓芃的食欲还不错,吃了两大碗饭,满足的抚了抚圆滚滚的肚子,“真好吃。”

    失去记忆的她,变得像个纯真的孩子。

    秦如琛一直望着她,心里充满了矛盾和挣扎,许久之后,他漂亮的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。

    药物的控制终究是暂时的,他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就会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但是,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,她的心里既没有许若宸,也没有陆谨言,只有他一个人。

    她是完完全全属于他的,就像七年前一样。

    他不再矛盾,不再挣扎,不再有顾虑了。

    只要能像这样安安静静的和她相处,哪怕只有几天的时间,他也拼了,即便会付出沉重的代价,也在所不惜。

    从餐厅出来,他带着她在沙滩上漫步,“头还疼吗?”

    “不疼了。”她咧嘴一笑,露出两个可爱的小酒窝。

    海风吹拂着她齐肩的秀发,令她看起来听是那样的纯净,那样的娇媚,那样的美丽。

    他咽了下口水,声音低低的传来:“晓芃,你愿不愿意嫁给我?”

    她眨了眨眼,掩起小嘴,呵呵的笑了起来,“阿聪,你忘了吗?你已经向我求过婚了,我们说好的,等我满了18岁,就去民政局领证。”

    他在心里颤颤袅袅的,一把将她搂进了怀里,“晓芃,原来你还记得,我还以为你忘了呢?”

    她摇摇头,一本正经的看着他,“我的脑袋受伤了,是有很多事不记得了,但这件事是我生命里最重要的事,永远都忘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一股热泪冲进了他的眼睛里,把他的眼眶熏红了。

    如果从来都没有发生过车祸,该有多好!

    如果她还在他的身边该有多好!

    如果从来都不曾分离,该有多好!

    “晓芃,我真希望你能永远留在我的身边,永远都不要离开我。”

    她伸出手来,抱住了他,“阿聪,我们一辈子都不会分开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,一辈子都不分开。”他俯首,吻住了她的唇……

    海面上,漂浮着一艘游艇,面具男子站在甲板上,手握望远镜窥视着沙滩上的一切。

    他藏在面具背后的嘴角勾起了一丝诡谲的笑意。

    他就知道,自己的安排,秦如琛会接收的。

    至于龙城那边,他会替他处理好的。

    龙城。

    陆谨言已经有一天一夜没有合眼了,他调动了黑白两道所有的人,来寻找花晓芃。

    她的车停在路边,手机丢在车里,一定是出事了。

    他第一个想到的人是许若宸,或许是他把花晓芃带走了。

    他让小奶包试探的给在岩城的许若宸打电话。

    许若宸就在自己的办公室里,许氏刚接手了一个能源开发工程,他每天忙得不可开交,要到下个月才有时间来龙城看孩子。

    很显然,花晓芃的失踪跟他没有关系。

    finn查到花晓芃离开公司之后,去了英伦茶厅,她在失踪前,见到的最后一个人是秦如琛。

    当他赶到阳城时,秦如琛正背着自己的包准备出去攀沿。

    “那天喝完茶之后,晓芃就离开了,她怎么会失踪呢?难不成在回家的路上被人绑架了?”

    陆谨言眼底闪过了一道犀利之色。

    如果是绑架,绑匪早就该来电话了。

    “你要去攀岩吗?”

    “对啊,好久没玩了。”秦如琛耸了耸肩,语气漫不经心。

    陆谨言记得自从七年前他攀沿出了事故之后,就再也没有碰过登山工具了。

    但这个时候,他满脑子想的都是花晓芃的安危,没空去思考他的事。

    “打扰了。”丢下一句话,他匆匆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进到车里,他给finn打个电话,让他派人暗中盯着秦如琛。

    既然他是最后一个见过花晓芃的人,他就有嫌疑。

    湖滨别墅里,小奶包站在窗前,眼巴巴的望着外面。

    “吴嬷嬷,我妈咪什么时候回来呀?”

    “先生不是说过了吗?夫人出差去了,可能要一两个星期才能回来。”保姆抚了抚孩子的头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