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九十八章 想通了
    第二百九十八章想通了

    花晓芃乌黑的眸子在灯光下幽幽的闪动,带了几分矛盾之色,许久之后,她低低的说:“我已经结婚了,即便时聪还活着,我们也不可能重新走到一起了。”

    一点受伤之色,从秦如琛俊美的脸上划过,“晓芃,你能跟我说句实话吗?时聪、许若宸和陆谨言,你最爱谁?”

    花晓芃震住了,没想到他会问出这样的问题来,她该怎么回答呢?

    “哥,你就别担心我的事了,我会处理好的。”她巧妙的回避了,这个问题对她而言没有答案,无解。

    但秦如琛不甘心,还要继续追问,他想要知道答案。

    “时聪在你心里是不是最不重要的?你已经把他忘了,对他没有感情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花晓芃摇摇头,毫不犹豫的回道,“我永远都不可能忘了阿聪,他是我的初恋,是我曾经最爱的人。他活在我的记忆里,只要我还活着,还能呼吸,他就会跟着我的生命一起存在。”

    秦如琛的眼睛亮了,她的每个字都像一盏希望的灯火,照亮了他心头绝望的、枯萎的荒原。

    “有你这句话,我就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不太明白他的意思,自从上次受伤昏迷之后,他就变得有些奇怪,跟从前不太一样了。

    但是她没有多说什么,端起茶,默默的喝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时,门外传来了敲门声,一名服务生端着紫砂壶走了进来,“这是我们店里新进的祁门红茶,采用的是一种特殊的炒茶技术,二位想要尝一下吗?”

    秦如琛点点头。

    服务生泡好茶,给他们倒了两杯,然后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秦如琛端起茶杯,小啜了一口,“这茶确实不错,味道很特别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也喝了一口,微微颔首,“味道比普通的茶更醇厚。”

    秦如琛喝完杯中的茶,忽然觉得头昏昏沉沉的,花晓芃的影子在他面前晃动,越来越模糊,越来越模糊,然后他两眼一黑,失去了意识。

    “哥,你怎么了?”花晓芃站了起来,想要叫人,但膝盖一软,也晕倒在了椅子上。

    包间的门被推开了,一名戴着银色面具的男子走了进来,望着里面的两人,他藏在面具背后的嘴角,勾起了阴鸷的冷笑。

    打开带来的箱子,他取出了一支针剂,一针打进了花晓芃的胳膊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神秘的别墅。

    昏暗的房间。

    花晓芃睁开眼睛时,意识模糊不清,脑袋里昏昏噩噩的,像充斥着一团浆糊。

    一道银色的光芒,从古老的怀表上反射过来,在她的瞳孔前晃动。

    “花晓芃,看着这块表……从现在开始,你的世界里不再有陆谨言,不再有许若宸,只有时聪,他是你最爱的人,除了他之外,你会憎恶所有接近你的男人……”

    花晓芃的耳朵里嗡嗡作响,男人阴冷的声音像鬼魅在招魂,穿过耳膜,一直渗入了她的脑细胞中。

    她的头越来越沉,越来越沉……慢慢的,就垂了下去。

    秦如琛醒来时,已经是晚上了。

    看到躺在床上的女子,他狠狠一震,从地上跳了起来,冲到了她的身旁。

    “晓芃,醒醒!”

    花晓芃呻吟了一声,痛楚的睁开了眼睛,她的头痛得要命,简直快要裂开了。

    她的视线模糊不清,揉了好几下眼睛,才看清楚了面前的人。

    “阿聪……”

    秦如琛愣了下,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他想要解释,一道尖锐的痛楚,如闪电般在花晓芃的脑子里抽动起来,她疼痛万分,捧起头,在床上打滚,“阿聪,我的头好疼,好疼呀。”

    “我马上叫医生。”秦如琛焦急而慌张的在口袋里摸手机,突然门被推开了,一名戴着银色面具的男子从外面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别紧张,只是一点小小的副作用而已。”

    秦如琛冲上前,揪住了他的衣领,“你是谁?这是哪里?你对晓芃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么多问题,我该先回答哪个呢?”银色面具的男子掰开了他的手,语气漫不经心,像一阵冷风。

    秦如琛额头上的青筋暴怒的滚动了下,“你先告诉我,你对晓芃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东莨菪碱加上六级的深度催眠,可以成功的封闭她的记忆,让她忘记所有的人和事,只记得你一个人。”面具男慢条斯理的说。

    他浑身掠过了剧烈的痉挛,“你是不是疯了?你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男子微微倾身,银色的面具在灯光下散发着冰冷的寒芒,“我就是你,你就是我。”

    秦如琛哼哧一声,“有病,就赶紧吃药,别耽误病情,祸害大众。”

    男子的眼睛里射出一抹火光,“这是我送给你的生日礼物,你应该高兴才对。”

    秦如琛笃定他是个疯子,为了保护好花晓芃的安全,不让她再被伤害。

    他将她打横抱了起来,径自朝外走,“我要送她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“别担心,过一会,她就好了。你要把她送进医院,我苦心为你设计的一切就泡汤了。以后你别指望还能得到这个女人。”面具男一个字一个字缓慢而清晰的吐出威胁。

    “我不屑用这种卑鄙无耻的手段。”秦如琛毫不犹豫的甩出一句。

    花晓芃呻吟了好几声,在他的怀里安静了下来,像是疼痛已经过去了。

    她张大眼睛望着他,满眼的困惑和不解,“阿聪,这是怎么回事,为什么我什么都想不起来了?就连我们在一起的日子也想不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她的脑袋仿佛一片空白,除了他什么都没有,她知道她是阿冲,是她最爱的人,可是他们的童年,甜蜜的青葱岁月,全都记不清了。

    秦如琛咬了咬牙,沉默片许,走了回去,把她放回到了床上,“你的头受伤了,有些脑震荡,造成了短暂性的失忆,只要你好好休息,就会恢复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她撑住了额头,这种感觉好难受,就好像大脑被人挖走了一块,变得残缺不全了。

    秦如琛抚了抚她的头,“你先休息一会,待会我带你回家。”

    面具男子笑了起来,“想通了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