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九十七章 帮你夺回女人
    第二百九十七章帮你夺回女人

    “惊喜你的智商突然提高了?”陆谨言半带讥诮,半含调侃的说。

    “对啊,不惊喜,不感动,不欣慰吗?”她一副嬉皮笑脸的神色。

    陆谨言一把将她拉进了怀里,啄住了她的小嘴,“算了,原谅你了,有智商也是好的。”

    下午的时候,两人把项链送去了陆宅。

    陆锦珊在陆夫人那里哭了一晚上了,天一亮,陆夫人就带着她去洗刺青,然后送她回了别墅。

    她回来的时候,看见陆谨言和花晓芃,脸上立刻拉下了三条黑线。

    “谨言,你真是娶了个好媳妇,成天就知道在中间挑拨离间,破坏你们姐弟之间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低哼一声:“她要不是我姐,就见不到今天的太阳了。”

    陆夫人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,“锦珊只是担心项链而已,粉色紫心是你外婆送得礼物,她答应过你外婆,要戴着她出嫁。这么一件小事,就得罪你这个老婆了?”

    陆谨言一听就知道,陆锦珊没跟她说实话,不过他还没开口,就被花晓芃抢过了话茬。

    “婆婆,您的女儿雇用了国际大盗,妄图从我的保险库里盗走项链,再诬陷给我。这样既能找到理由取消婚礼,又能给我沉重的一击。不愧是一箭双雕。”

    陆夫人剧烈的震动了下,“这不可能,锦珊怎么可能做这样的事?”

    “一个疯子,有什么不能做的。”陆谨言嗤了声。在他看来,陆锦珊已经无可救药了。

    陆夫人脸上一块肌肉狠狠一阵抽动,没想到都到了这个节骨眼了,女儿竟然还想着逃婚。

    真的是一头栽进秦如琛这个死窟窿里拔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花晓芃的破坏,她和秦如琛也是一段美满姻缘。

    真不知道花晓芃到底有什么好,无论长相还是身材,都比不上女儿,更别提家世背景了。

    儿子是深得陆宇晗的真传,才喜欢下等的贱胚。秦如琛又是怎么回事?难道也分不清石头和美玉的区别吗?

    陆夫人撇撇嘴,她并不认为女儿犯了什么不可饶恕的大错,只是报复的方法不对。

    “就算锦珊一时糊涂,做错了事,那也是情有可原。她那么爱秦如琛,原本都要结婚了,结果被人从中破坏,心里能没有怨气吗?”

    陆谨言对母亲的维护很无语,“你纵容她是你的事,但别指望我会手下留情。”

    他正说着,陆老夫人就走了进来,“在说谁呢,是不是你姐又不安分了?”

    陆夫人赶忙道:“哪有,锦珊乖着呢,每天都在忙着准备婚礼,哪有心思做别的事呀。”

    “女不教,母之过,她就是被你惯坏了,无法无天。”陆老夫人冷哼了一声。几个孙子孙女中,陆锦珊是最让她失望的,一无是处。

    但在陆夫人眼里,女儿什么都好,都是花晓芃惹得祸。

    她就是个瘟神,祸害了女儿,又祸害儿子。

    “锦珊有她的痛苦,如果跟她结婚的人是秦如琛,她现在别提有多高兴,哪里会自怨自艾。”

    “秦如琛根本就不喜欢她,要不是他发生车祸,失了忆,根本就不会跟锦珊订婚。”陆老夫人说道。

    陆夫人觉得这话是在贬低女儿,“锦珊哪里不好,要美貌有美貌,要身材有身材,又是金枝玉叶,那些贫民窟出来的土麻雀连她一根手指都比不了。”

    她嘴里的土麻雀自然指的是花晓芃。

    陆老夫人嗤笑一声,满副讥诮,“成天不务正业,游手好闲,30岁了还一事无成,她好在哪里?”

    陆夫人撇撇嘴,“豪门贤妻的责任是相夫教子,有没有事业又有什么关系呢?”

    这话似乎惹火了陆老夫人,“你不用找借口了,你调.教出来的女儿你自己负责,嫁出去之后,她就是刘家的媳妇了,回娘家要规规矩矩,否则就别回来。”

    她字里行间里的意思很简单,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,陆锦珊结婚之后,再敢在陆家兴风作浪,就别指望还能回娘家了。

    陆夫人心里一阵憋屈,她实在想不通,老夫人是怎么想的,把一个外人当宝贝看待,却把自己的亲孙女当草。

    “锦珊的身体里流的可是陆家的血液,她就算嫁出去也是陆家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“她还真没一个地方像陆家的人。”陆老夫人低哼一声,不再理会她,把小奶包抱在腿上,逗弄起来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阳城。

    秦如琛独自躺在甲板上,眼睛空洞而无神的望着苍茫的天空。

    他喝了一些酒,有了五六分的醉意。

    手机响了一下,有一条陌生的邮件传来,“你最爱的女人成为了别人的妻子,你一个人躲在这里独自疗伤,是不是太没用了?”

    他狠狠一震,从甲板上一跃而起,迅速的回了过去,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“一个最懂你,最想帮助你的人。”对方在邮件里回道。

    秦如琛第一反应是有人在恶作剧,回过去两个字:“有病。”

    对方很快就回复过来,“我会让花晓芃重新回到你的身边的。”

    秦如琛眼底闪过了一道犀利之色,“你要是敢伤害晓芃一根毫毛,我绝对不会放过你。”

    他是要把花晓芃夺回来,但会用自己的方式,不会跟任何人合作。

    第二天,他去到了floweer公司,约花晓芃一起喝下午茶。

    “最近和陆谨言相处的还好吗?”

    “挺好的。”花晓芃耸了耸肩,这段时间,陆谨言每天按时回家,没有再跟他的“老情人”会面,他们相处的还算融洽。

    秦如琛晃动了下杯中的清茶,“晓芃,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?”

    花晓芃微微一愣,带着几分困惑的看着他,“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吗?”

    秦如琛的眼神黯淡了,仿佛被她的话语夺走了光芒,“看来你真的把时聪忘了。”

    她的嘴角轻轻一抽,“你不会是想说今天是阿聪的生日吧,我没忘,可是你怎么会知道呢?”

    这话给了秦如琛一丝安慰,让他的心里稍微舒服了一些,“晓芃,如果时聪没有死,如果有一天他回来了,你还会重新回到他的身边吗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