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九十六章 一个惊喜
    第二百九十六章一个惊喜

    “陆谨言,你要毁了我的容,我就去死,到时候你就要背负上杀姐的罪名,成为陆家的罪人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冷笑一声,根本就不在乎,她的命,在他眼里轻如毫毛,“既然你不想活了,那就再添一只乌龟,左脸一只蛤蟆,右脸一只乌龟,很对称。”

    陆锦珊气急败坏,破口大骂,“陆谨言,你六亲不认,无情无义,为了一个下等的贱胚,谋杀你的亲姐姐,你会遭到天谴的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嗤鼻一笑,“我这是大义灭亲,替天行道。”

    黑衣人把纹身机准备好了。

    陆锦珊瞪着可怕的针头,惊恐的尖叫,声嘶力竭,把吃奶的力气都用出来了,“救命啊,妈妈,救救我,陆谨言要杀我,救命啊!”

    她叫得惊天动地,震耳欲聋,身体拼命的扭动,想要挣脱出来,仿佛一条被铁叉勒住脖子的毒蛇,在做垂死的挣扎。

    finn按住了她,不准她再动弹,黑人把针头刺向了她的脸,当隐隐的疼痛传来时,她失声痛哭,“我错了,陆谨言,不要毁了我的脸,我错了,我再也不敢了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的脸色阴冷无比,没有一丝温度,声音仿佛冰柱与冰柱的碰撞,散发着凛冽的寒意,“谎话说太多,就没人会信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是真的,我发誓。”她死命的哭喊。

    花晓芃走了过来,“老公,这蛤蟆不能刺在脸上,她要被毁了容,就嫁不出去了,到时候一辈子死赖在陆家,我们更麻烦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摸了摸下巴,“说得也是,那换个地方吧。”

    陆锦珊拼命的摇头,“我哪都不要刺,哪里都不要刺。”她洁白无瑕的肌肤,容不得一点瑕疵。

    陆谨言冰冷的目光,犹如利刃一般,从她脸上幽幽的刮过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,她改不了了,如果不给她一点教训,她还会变本加厉。

    “刺到胳膊上。”

    他一声令下,冷酷如冰,黑衣人把纹身机移了下去。

    陆锦珊扯着嗓子,哭喊尖叫,整个过程都没有停止过。

    当癞蛤蟆被刺完时,她的嗓子彻底哑了,精神面临崩溃的状态,瘫软在椅子上,不停的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蛤蟆刺得很小,但栩栩如生,把其丑陋发挥的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当绳子被解开时,陆锦珊从椅子上跳了起来,凶神恶煞的瞪着他,眼眶通红,眼珠子都快鼓出来了,“陆谨言,我要告诉妈妈去,你给我走着瞧。”她用着嘶哑的嗓子骂完,踉踉跄跄的朝外面奔去。

    老k一直在旁边看着这一切,吓得浑身发抖,心里发寒。

    不愧是龙城第一冷少,冷清冷血冷酷,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陆谨言终于把注意力转移到了他的身上,“这家伙砍断手指,挑断手筋脚筋,送给国际刑警。”

    冷冽而简短的命令,把老k的魂都吓没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过是拿人钱财,替人消灾,只要你能放过我一马,我愿意效忠于你,帮你掌控整个阿尔法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不屑一顾的冷笑一声:“我要一群贼有什么用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不是贼,是大盗。阿尔法集团里人才济济,不仅有神偷,还有黑客、化妆师、发明家……如果你能掌控他们,对你增强在国外的势力,大有帮助。”老k说道。

    陆谨言挑了下眉,像是在思考他的话,但他并没有立刻作出决定,而是打开匣子,取出了里面的项链。

    只看了一眼,他就露出了惊愕之色,“这不是粉色紫心。”

    finn狠狠一震,“他给陆锦珊的就是这条,陆锦珊不可能有时间调换。难道说这家伙给陆锦珊的就是假的?”

    老k猛烈的抽动了下,他费尽心机偷出来的项链,竟然是假的?

    “我没有动过手脚,我从保险库里偷出来的就是这一条。”

    finn一把揪起了他的衣领,“你要敢说一句假话,我就割了你的舌头。”

    老k哆嗦了下,用力的摇头,“我没有说谎,盗亦有道,我是有职业道德的,绝对不会把客人要的东西占为己有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不慌不忙的端起茶几上的绿茶,呷了一小口,然后小心翼翼的说了句,“他确实没有说谎,保险库里的项链是仿品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的嘴角颤动了下,用着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望着她,“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没有告诉我?”

    花晓芃低咳了声:“其实从一开始我就没有相信陆锦珊真心要跟我和好,她让我做项链一定有诈,我不敢掉以轻心。做好项链之后,我又做了一件仿品。我让人把仿品放进了保险库,而真的那条被我偷偷的带了回来,就在楼上的保险箱里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扶额,风中凌乱,他兴师动众的,没想到最后竟然被自己老婆摆了一刀。

    “花晓芃,这么重要的事,你竟然不跟我说实话。”他的语气里夹杂了几分怒浪,看起来有些恼火。

    花晓芃吐了吐舌头,“我要说了,你就不会查了,陆锦珊也不会露出狐狸尾巴来。她想玩就陪她玩玩呗,多有趣啊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大手一伸,揉了下她的脑袋,有点哭笑不得,“顽皮!”

    finn嘿嘿一笑,“boss,这叫虎父无犬妻。”

    老k在旁边傻了眼,这就是所谓的魔高一尺,道高一丈吧?

    陆谨言的女人就是与众不同。

    花晓芃把目光转向了他,“floweer里,是谁在跟你里应外合?”

    “是保安王旭,我给了他10万,让他设法从高总那里获得了掌纹,保险库外面的大门也是他替我打开的。我还用3d打印机做了一面酷似高总的面具,轻松通过最后的刷脸系统……”老k老老实实的交代,向他们表达自己投靠的诚意。

    陆谨言朝finn摆了摆手,让finn先把他押下去。

    至于他的死活,就要看他的表现了。

    见门被关上以后,他弹了下花晓芃的额头,“以后做事要如实向我坦白,不准隐瞒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做了一个鬼脸,“这难道不是一个惊喜吗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