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九十五章 脸上刻只癞蛤蟆
    第二百九十五章脸上刻只癞蛤蟆

    她连做了好几个深呼吸,强迫自己保持镇定。

    或许这只是陆谨言编出来的幌子,想拖延时间来个缓兵之计,她不能完全相信,要亲自去鉴定一下才行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说三天,那我就给你三天的时间。三天之后,我必须要见到项链,否则就说明真的丢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把目光转向了花晓芃,“如果你弄丢了项链,我就在整个名流圈宣布,因为你的破坏,导致我的婚礼无法进行。你要当着陆家和所有宾客的面,向我跪地道歉,并宣布关闭你的破公司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耸了耸肩,微微一笑,云淡风轻,“放心吧,大姐,三天之后一定让你见到项链。”

    她说的那样笃定,没有丝毫的犹豫,让陆锦珊的心里更加的不踏实了。

    从floweer出来,她立刻给对方打了个电话,“晚上十二点,带着项链,到江畔等我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站在窗户前,望着下面川流不息的车辆,声音清幽的像一阵微风,“我还以为你姐是真的要跟我和好了,没想到她还是挺恨我的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桃花眼微眯,深黑的眸子绽出一点墨色,显得格外的深沉。

    “江山易改,本性难移,对她就不要抱太大希望了。”

    她撩了撩耳边的秀发,“只有三天时间,我们能找回项链吗?”

    陆谨言嘴角勾起一道阴鸷的冷弧,“三天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走回到吧台前,倒了两杯零度鸡尾酒,一杯递给他,“我得好好查一查,看看公司里的内贼是谁?”

    “蛀虫必须要除掉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小啜了一口酒,有股肃杀的戾气从脸上慢慢浮现出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午夜时分。

    江畔寂静无声,几乎没有行人了。

    一道黑影从街对面窜了出来,很快就没入了黑暗中。

    不多时,一辆银色的车开了过来,停在了一片阴影中。

    陆锦珊推开车门,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黑暗里传来了一声口哨声,陆锦珊听到之后,转过身来,望见黑暗里一抹晃动的身影,就迅速的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项链呢?”

    男子把手中的匣子递给了她。

    她打开来看了一眼,“你有没有鉴别过真假,不要给我偷个仿品出来。”

    男子耸了耸肩,“我只按照你提供的地址把东西偷出来,至于是真是假,我不管。”

    她噎了下,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,“如果是假的,我要了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“保险库里只有这一条项链,如果是假的,就是你的地址提供有误。”男子漫不经心的说。

    陆锦珊有点恼,还想说什么,但咽了进去,未咽进去的是脸上一层不豫之色,“行了,你走吧,我自己会验的。”

    男子没有片刻的停留,转身就朝街道对面走去。

    他的车停在那边的一条小巷子里。

    他走到车边,正要开门,一名戴着口罩的男子从夜色里迅速的冲了过来,举起手里的喷雾瓶朝他猛的一喷。

    他慌忙抬起手,想要捂住口鼻,但为时已晚,身体晃动了两下,就朝后面倒去。

    男子藏在口罩背后的脸上,露出了一丝诡谲的冷笑,这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陆锦珊已经回到了车里,打开车灯,她仔细的瞧了瞧匣子里的项链。

    项链十分的精致,粉色的鸽子蛋在灯光下散发着璀璨的光芒,辨不出真假。

    “一定是真的,陆谨言肯定在故弄玄虚,骗我。这么复杂的镶嵌工艺,花晓芃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做出两条来。只要真的在我这里,她就死定了。”

    她一边看着项链,一边自言自语,脸上带着极为阴森的冷笑。

    寂静的车内,一个低沉的声音传了出来,“陆小姐,死定的人应该是你。”

    陆锦珊惊跳,浑身碾过了剧烈的痉挛,猛然一回头,看到了坐在后面的finn,她惊恐的尖叫起来,声音振动了车内狭窄的空间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是在这里等你了。”finn双臂环胸,冷冷一笑,“陆小姐,雇人偷自己的东西不太厚道啊,跟我去见boss和夫人吧。”

    陆锦珊绝美的五官拧绞成了一团,嘴巴歪到了耳朵根子,她不可能乖乖跟他走,等着被陆谨言惩罚,她要赶紧逃回家去,寻求陆夫人的庇护。

    “我是不会跟你走的,你赶紧给我滚下车去,否则我对你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她发动了引擎,想要逃走,finn一个手刀朝她的颈部劈下去,她眼前一黑,瘫倒在了座椅上。

    她醒来时已经到了湖滨别墅,身旁还有她雇佣的神秘男子。

    finn已经调查清楚了他的身份,他叫老k,来自一个臭名昭著的国际盗窃集团阿尔法,曾经在多国作案,神出鬼没,让国际刑警组织十分的头疼。

    陆谨言和花晓芃坐在对面的沙发上,表情阴沉而冷冽。

    “大姐,你可真厉害呀,竟然雇用了国际大盗,来偷自己的项链。”

    陆锦珊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,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,他是我的追求者之一,项链是他送给我的定情信物。”

    她话音未落,陆谨言抓起茶几上的一壶冰水,从她头顶直接淋了下去,冷得她扯开嗓子拼命的尖叫,“陆谨言,你想谋杀我吗?”

    陆谨言薄唇划开了一道阴戾的冷弧,“你是我亲姐,我怎么会杀你呢?”

    他打了个响指,一名黑衣人带着一台纹身机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陆锦珊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,充满了恐惧,“你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陆谨言一把捏住了她的下巴,“在你脸上纹只癞蛤蟆,让你一辈子铭记于心。”

    一股寒意钻进了陆锦珊的背心窝里,沿着她的血液朝四肢百骸蔓延,“陆谨言,你敢,你要毁了我的脸,我就跟你拼命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这个本事吗?”陆谨言讥诮一笑,轻蔑的眼神就像瞟着一个跳梁小丑。

    finn抓起了陆锦珊,同黑衣人一道,把她绑在了椅子上,让她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见陆谨言不是在吓唬她,而是真要给她纹身,陆锦珊吓坏了,嚎啕大哭,身体不自禁的剧烈颤抖,像被寒风吹动的落叶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