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九十四章 心里在滴血
    第二百九十四章心里在滴血

    陆锦珊的嘴角抽动了下,浓密的长睫毛不自觉的低垂下去,遮住了闪烁的眸子,唯恐他察觉到端倪。

    “粉色紫心价值连城,是世上独一无二的极品美钻,一般的粉钻根本就无法与之媲美。最重要的是,它是外婆送给我的结婚礼物,绝对不能有一丁点的损失,我必须要亲眼见到它,确定它还在才能放心。”

    陆夫人拍了拍女儿的手,“锦珊说得对,粉色紫心不容有失,如果保险库真的失窃,你们必须要说实话,绝对不能有丝毫的隐瞒。否则耽误了寻找的时机,你们俩谁都担待不起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耸了耸肩,“妈,粉色紫心现在在jvlear,工艺师正在进行细节处理,没有合适的理由,不可能突然中断工作。他们大概需要三天的时间全部完成,三天之后,就会运送回龙城。”

    他话音未落,就被陆锦珊打断了,“不行,明天我必须见到项链,一天都不会多等。”

    一道犀利的寒光从陆谨言眼里闪过,“你要真担心,就自己去江城取吧。”

    陆锦珊低哼一声:“去就去,如果花晓芃把粉色紫心弄丢了,我就不结婚了。到时候,一切的罪责都有花晓芃来担待。还有她这个什么破公司,也要承担一切的损失,给我倒闭关门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十分的淡定,脸色平静如风,“大姐,没想到一个谣言,就能让你激动成这样?”

    陆锦珊恶狠狠的瞪着她,用愤怒来掩饰所有的异常神色,“粉色紫心是外婆送给我的,对我意义非凡。她老人家希望看着我戴上它出嫁,没有它,我绝不举行婚礼。”

    “胡说。”陆夫人佯嗔了她一眼,“婚礼的日期都已经定下来了,就算没有项链,你也要出嫁。”

    陆锦珊咬了咬牙,心里的恶毒再也遮掩不住,一下子全都流溢了出来,“没有项链,我就不结婚,谁也别想逼我。你们要怪的话,就怪这个弄丢我项链的女人,她什么都做不好,只会添乱,就是陆家的祸害。我本来还想跟她和好,现在看来不必了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依然很平静,端着茶杯,不慌不忙的呷了一口茶,“大姐,听你这语气,好像笃定项链丢了,可它明明好好的,就在jvlear的保险库里呀。”

    她知道陆谨言之所以说项链被送到了jvlear在江城的工艺锻造部,是想把责任揽到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项链如果是她这个媳妇弄丢的,那就是大罪,如果是他这个孙子弄丢的,那就能大事化,小小事化了了。

    陆锦珊是绝对不会退步的,夜长梦多,她必须要趁这个机会,给花晓芃致命的一击。

    “不管你怎么说,明天我都要见到项链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摊了摊手,“项链明天是回不来的,不过待会儿我可以让工艺部的人拍一段视频给你,让你好好看看你的项链。”

    陆锦珊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,“好,你现在就去找人拍,我给你十分钟。”

    “jvlear的保险库不是什么人都能开的,至少需要三个小时,保安才能把项链从里面取出来,到达工艺部还需要两个小时,如果你想等的话,就在这里等到晚上好了。”陆谨言耸了耸肩,语气平平淡淡的,像一阵微风从窗户外吹进来。

    陆锦珊摇晃了下,像是被风吹动了,“那你晚上拿到家里去。”她倒要看看陆谨言会耍什么花招。

    陆夫人幽幽的瞅了花晓芃一眼,目光极为阴鸷,转到陆谨言身上时,就变得温和了一些,“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,你可不要护着这个女人,搅乱了你姐姐的婚礼,她就是陆家的罪人,我会执行家法,绝对不会轻饶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薄唇划开了讥诮的冷弧,“你们这叫杞人忧天。”

    陆夫人被这话扎了一下,五官有些扭曲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不想家里供着瘟神。”

    “瘟神进了门,可是赶都赶不走的。”陆锦珊哼哧一声,挽着她的胳膊,一起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花晓芃暗自舒了口气,关上办公室的门,她极为小声的问道:“项链都没了,你要怎么拍视频?”

    陆谨言大手一伸,揉了揉她的头,“傻瓜,拍电影难道用的都是实物吗?”

    她狠狠一震,他这是想拿电脑做一个假的,糊弄陆锦珊?

    “电脑做出来的,能行吗?”

    “那得看什么人做得了。”陆谨言自得的挑了下眉,他这个电脑高手亲自出马,一定能以假乱真。

    晚上,他们带着孩子一起去了陆宅。

    陆谨言打开手机,让陆锦珊看视频。

    看到工匠手中的项链,陆锦珊惊愕不已,使劲的挤了挤眼,想要看出破绽来。

    但项链很真实,连色彩和光线都是那么的自然,根本就辨不出真假。

    陆夫人撇撇嘴,“既然项链在,我就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陆锦珊在心里低哼了声,“我可不放心,视频是能作假的,除非我亲眼看到实物,否则我无法安心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嗤笑了一声,抬手搂住了花晓芃的肩,修长的手指似有意,似无意玩弄着她肩头的秀发,“还有一件事忘了告诉你,你的项链从来都不在floweer的保险库里,躺在里面的只是它的替身,所以就算保险库真的失窃,你的项链也不会丢。”

    陆锦珊浑身掠过了剧烈的痉挛,惊讶不已,“你是什么意思?什么叫替身?”

    陆谨言嘴角勾起狡狯的微弧,“粉色紫心是外婆的礼物,世上独一无二,我和晓芃怎么可能让它有一丁点的风险?floweer的保险库刚刚建立不久,防护系统还不太完善,激光网也没有建好,只适合保存普通的钻石。晓芃在做项链的同时,我吩咐人按照她设计的式样做了一条仿品。将仿品在众目睽睽之下放进floweer的保险库。而真身被悄悄运送进了jvlear的秘密保险库里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陆锦珊差点晕死过去,心里不停的滴血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