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九十一章 老婆在备孕
    第二百九十一章老婆在备孕

    她就像是认命了一般,实际上心里是不认的。

    她爱陆谨言,从第一眼见到他的时候就爱上了。

    他是那样的优秀,那样的完美,就像从太阳神殿里走出来的阿波罗王子,这个世界上,再也没有任何一个男人可以与他媲美了。

    她想要一辈子都待在他的身边,即便不能做他的妻子也无所谓,只要他的心里能有她就够了。

    可是花晓芃的出现,把一切都破坏了。

    她牢牢的占据了他的心,一点位置都不留给她。

    自从他们复合之后,他就再也不来看她了,除非她打电话编幌子骗他来。

    她不能坐以待毙,让这样的情形继续下去,一定要把他的心夺过来。

    陆谨言拿出一张卡,放到了茶几上,“买首饰要买合适的,不合适的戴着会难受。”

    话说的很委婉,但他知道,安安听得懂。

    安安的背心窝冒出了一股寒意,她很清楚陆谨言在说什么,一定是花晓芃在背后告她的“阴状”了。

    她不是应该跟陆谨言闹得不可开交吗?

    怎么反而越来越好,还搬回了湖滨别墅?

    难道已经看穿了她的阴谋?

    她暗暗的咬紧了牙关,看来这个女人没她想象中那么蠢。

    “你上次给我的钱还没花完呢,不用了。”她竭力保持着平静,没有露出一点端倪,仿佛完全不明白陆谨言的意思。

    陆谨言也不点破,只是淡淡的说了句,“女人要乖才可爱,兴风作浪的女人最讨厌,只要你很乖,就能一直待在自己的位置上。”说完,起身朝外走去。

    安安像被马蜂蛰了一下,嘴角歪到了耳朵根子。

    她要的不是原地不动,而是成为他最爱的女人。

    花晓芃是最大的绊脚石,只要她存在,她的愿望就永远都不能实现。

    龙城里,还有人跟她一样,憎恨着花晓芃。

    陆锦珊正在翻看设计师拿过来的婚纱式样。

    她满心的怨气,一想到花晓芃和秦如琛眉来眼去,她就恨不得剥了她的皮,抽了她的筋,喝了她的血。

    都是这个害人精,如果不是她,她早就和秦如琛结婚了,怎么会沦落到另嫁他人?

    必须要好好的教训一下她才行。

    她把设计图纸朝旁边一扔,走出了客厅,有一件事要跟母亲商量。

    下午的时候,陆谨言接到了陆夫人的电话,让他带着花晓芃和孩子回家吃饭。

    陆谨言没想到母亲会突然改变态度,像是太阳从西边升出来了。

    花晓芃却感觉是一场鸿门宴。

    去到陆宅,老夫人见到他们过来很高兴,招呼着小奶包坐到身边来。

    陆夫人见状,暗自嗤笑了一声,又不是自己的亲重孙子,有必要这么和蔼吗?

    她从来都没有真正接纳过花晓芃,要不是陆锦珊软磨硬泡让她打电话,她是绝对不会让花晓芃过来碍眼的。

    陆锦珊一眼就看到了花晓芃无名指上的钻石戒指,故意问道:“这戒指是你自己设计的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是谨言设计的。”花晓芃耸了耸肩,轻描淡写的说。

    陆锦珊瘪了瘪嘴,陆谨言还真把这个女人当成宝了,竟然亲自给她设计戒指,闲得慌!

    “晓芃,你是现在最炙手可热的珠宝设计师,还在美国得过奖,我想让你给我设计婚礼上佩戴的钻石项链,行吗?”

    她特意用着温和的语气,就像是家人之间的请求,这样花晓芃就不好拒绝了。

    花晓芃幽幽的看着她,直觉告诉她,这里面有诈。

    但老夫人,陆宇晗和司马钰儿都在,她要是当场拒绝的话,就显得太不近情理了。

    好在,她还没开口,陆谨言就抢先替她婉拒了,“我老婆最近很忙,怕是没有时间,你还是另请高明吧。”

    陆锦珊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,“再忙也不会连设计一条项链的时间都没有吧,再说了,floweer不是有高级定制业务吗?难道花设计师不想接亲姑子的单?”

    “floweer设计师多了,你要下单,我会安排一个给你的。”陆谨言慢条斯理的说。

    陆锦珊撅起嘴,“我之所以想让弟妹替我设计项链,是想借这个机会缓和我们之间的关系。无论我们之前有什么样的矛盾,现在我要出嫁了,希望大家能不计前嫌,从今往后和睦相处。如果弟妹不愿意替我设计的话,就说明,她还在记恨我,不愿意跟我求和。”

    她把话说到这个份上,花晓芃要是再拒绝,就显得不懂事,不得体了。

    喝了一口茶之后,花晓芃微微一笑,“我不是不想接,是担心自己的设计不能让大姐满意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个挑剔的人,不管你设计什么样的款式,我都能接受。”陆锦珊摊了摊手,一副和善的模样。

    老夫人望了孙女一眼,她要是真的想通了,愿意跟花晓芃和睦相处,对她和陆家,都是件好事。

    “晓芃,她要是真心求和,就答应她吧,冤家易解不易结,毕竟都是一家人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花晓芃点点头,老夫人都开口了,她不答应也得答应了。

    陆锦珊脸上划过了一道不易察觉的诡谲的笑意。

    花晓芃,我们走着瞧。

    陆谨言抬手,搁在了花晓芃平坦的小腹上,“我老婆正在备孕,不能太操劳,你不能挑三拣四,否则就另请高明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不会累着她的。”陆锦珊瞪了他一眼,这种水性杨花的女人,就算怀了,也不知道是谁的野种呢。

    晚饭之后,她从手机里调出了一张照片,“这颗粉钻,要作为项链的主钻石,过几天,我会安排人送到你的公司去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瞅了一眼,这是一颗很大的粉钻,起码有十克拉,价值不菲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这几天,我会把款式设计好,供你挑选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钻石送过来,是在周五的时候,她事先并没有打电话通知花晓芃。

    花晓芃正好在外面约见一个客户,就通知助理带着鉴定部门的人验收入库,并再三叮嘱,要小心看管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