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九十章 以牙还牙
    第二百九十章以牙还牙

    陆谨言抚了抚他的头,“小不点,爸比永远是你的爸比,你不会失去他的。”

    小奶包乌黑的大眼睛转动了两下,“如果妈咪跟魔王叔叔离婚了,魔王叔叔就会去做别人的爸爸,再也不会跟我一起玩了,对不对?”

    陆谨言望着孩子那张稚嫩而单纯的小脸,心里仿佛有一根极细的线,慢慢的划了过去,“我跟你妈咪是不会离婚的,她要做我一辈子的老婆。”

    小奶包撇了撇小嘴,“要是遇到坏小三呢,你们也不会离婚吗?”

    坏小三是这个世界上最讨厌的生物,妈咪和爸比就是因为被坏小三破坏了婚礼,才分开的。

    妈咪和魔王叔叔总是吵架,还离家出走,也是因为坏小三。

    陆谨言低咳了两声,俊美的脸上露出了一点古怪的笑意,“要是有坏小三出现,我一脚把他踢到银河系外去。”

    小奶包笑了起来,漂亮的大眼睛在星光下闪烁,“妈咪,你以后不用担心魔王叔叔被坏小三抢走了,他是不会跟坏小三在一块的。”

    这话让陆谨言和花晓芃同时狂汗,眼前一片黑乌鸦呱呱飞过。

    孩子就是孩子,尽说大实话。

    花晓芃被戳中了心思,有些囧,“我哪有担心,我才没有担心呢。革命靠自觉,三心二意的男人,我是绝对不会要的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微微倾身,火热的呼吸扑散在她的面庞,“想让我一心一意,你就得死心塌地,明白吗?”

    她的脸颊有些疼,像是被他的呼吸烫伤了,“我才不会朝三暮四呢,我这个人一向很专一的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,我记住这句话了。”他薄唇划开了一道邪魅的微弧。

    花晓芃伸出手来,无名指上的钻石戒指在月光和星光下,闪烁着璀璨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唉!”她低低的叹了口气,“这枚戒指真美,如果它真的是独一无二的,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漂亮的浓眉皱了一下,“又在胡思乱想些什么,绝对是独一无二的。”

    她抿了下唇,“陆谨言,有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?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陆谨言挑眉。

    “你送给我戒指的前一天,我曾见过一枚跟它一模一样的戒指。”她话音未落,陆谨言就从垫子上跳了起来,浑身辗过剧烈的痉挛,“这不可能!”

    “我亲眼见到的,怎么不可能?”她耸了耸肩。

    陆谨言震惊,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,“是谁戴的?”

    她咽了下口水,声音变得低了些,但很清晰,“那天,安安突然给我打电话,约我到星巴克喝咖啡,我看到她的无名指上戴了一枚戒指。因为样式很新奇,很独特,我就特别关注了一下。我原本以为她交了新的男朋友,是她男朋友送的。没想到你竟然会送给我一枚一模一样,唯一的区别是,你这枚是钻石的,她那枚是宝石的。你说我能不生气吗?能不失望吗?”

    陆谨言愣了下,一道火光从眼底悄然闪过,“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?”难怪那么嫌弃,还说他的戒指是批量生产的。

    “我又不能确定她的戒指是不是你送。”她撇撇嘴。

    陆谨言冰眸微眯,显得格外阴暗,格外冷冽,“这件事我会弄清楚的。”

    她摆了摆手,“算了,你要去质问他,她肯定会一口否认的,搞不好还会说是我在冤枉她,挑拨离间,想要破坏你们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动了下唇,想要说什么,又噎住了,沉默片许,幽幽的说:“这枚戒指就当是我送给你的第一份礼物,不是婚戒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她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他轻轻的扣住了她的下巴尖,目光凝肃而郑重,“你是我唯一的女人,婚戒必须是独一无二的,既然有人戴了,我再重新设计一枚。”

    她温柔一笑,美目弯弯似新月,“只要不是你送的,就无所谓了。”

    他俯首在她小嘴上啄了一下,犹如蜻蜓点水,小奶包在旁边,得低调一点才行,“戒指只能送给老婆,怎么能送给别人呢?”

    花晓芃笑着环住了他的脖子,回给他一个吻,不过这个吻不是落在嘴上,而是落在脸颊上。

    小奶包抬起小手,蒙住了眼睛,“你们要咬嘴巴了吗?就当我没有看到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揉了揉他的小脑袋,“别瞎说,妈咪和叔叔陪你看星星呢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坐了起来,把他抱到了腿上,“小不点儿,我跟你妈妈结婚了,算是你的半个爸爸,你总叫叔叔是不是太生疏了?要不改口叫我一声爸爸?”

    小奶包眨了眨眼,“那我叫你魔王爸爸。”

    “行,有爸爸两个字就行。”陆谨言亲了下他粉嘟嘟的小脸蛋,薄唇划开了迷人的笑意。

    花晓芃也笑了,她知道,他让孩子叫爸爸,说明他愿意把孩子当儿子一样看待了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龙城的另一端。

    安安站在窗边,凝视着天空中皎洁的圆月,无名指上的宝石戒指在月光下散发着刺眼的寒光。

    陆谨言把设计图放在办公桌上,她进来送咖啡的时候恰好看到了。

    她找了一家小珠宝设计公司,为她做了一款一模一样的。

    她很清楚,陆谨言和花晓芃虽然复合了,但关系并不稳定,随时都有破裂的可能,她要抓住这个机会,让他们再次一拍两散。

    第二天下午,陆谨言来了。

    “额头好一点了吗?”他未动声色,语气十分的平静。

    “吃了活血化瘀的药,好一些了。”安安微微颔首,坐到了他身旁。

    他深黑的冰眸幽幽的闪过一道冷光,“没事就好,晓芃是我的妻子,在我身边的任何人都要尊重他,无论是谁,明白吗?”

    安安脸上一块肌肉抽动了下,“你真的很爱她吗?”

    陆谨言毫不犹豫的点点头,“她是我最重要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呢,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,你对我就一点感情都没有吗?”安安痛楚不已。

    陆谨言薄唇未抿,带着几分冷情之色,“你的位置从来都没变过。”

    安安像被一道霹雳击中,肩膀剧烈的颤抖了下,她的五脏六腑都拧搅成了一团,但她没有争没有吵,只是低低的说了一句,“我知道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