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八十九章 一女二男的生活
    第二百八十九章一女二男的生活

    “我下午还要去公司呢。”

    “不准去,你今天要不乖,就三天别想下床。”他一个字一个字慢慢的吐出威胁。

    她激灵灵的打了个寒噤,知道他一向说到做到,在某些方面绝对不会含糊,只能悻悻的躺着,不敢再动了。

    陆谨言给她倒了杯水,目光飘到床头柜上,看见了放在上面的钻戒。

    他像是被刺了一下,脸上的肌肉微微一抽,

    “花晓芃,我设计的戒指真的就这么糟糕,这么差劲?”

    “不是,很漂亮,很独特,很有创意。只是我要的是独一无二的婚戒,绝对不会跟你的情人戴同款。”她说的毅然决然,没有一丝动摇。

    他剧烈的震动了下,她的话让他感觉莫名其妙,“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送戒指给女人,以后应该还会有很多次,但这个女人一定是你,只有你,不会再有第二个人。”

    她深深的注视着他。

    他的神情那样的坦然,那样的诚恳,语气那样的郑重,那样的真挚,没有一丝诓骗的神色,也没有一点心虚的反应。

    她困惑了,“所以不会有人跟我戴同样款式的戒指?”

    他浓眉一挑,霸气十足,“这是爷亲自设计的,世上独一无二,以后谁要敢剽窃,爷一脚把他踹进牢子去,让他把牢底坐穿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浓密的长睫毛眨了眨,一点犀利之色从眼底悄然闪过。

    她的脸上逐渐有了一抹笑容,把白皙的葱指伸给了他,“替我戴上吧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,不要勉强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故意摆了摆手,脸上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促狭之色。

    她吐吐舌头,“没勉强,给我戴上,快点。”

    他拿起戒指,戴进了她的无名指上,嘴角扬起迷人的笑弧,“戴上了,就不准摘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洗澡的时候,总得摘吧。”她顽皮一笑。

    他大手一伸,罩在她的脑袋上,揉了揉,“杠精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杠精,你能怎么样呢?”她皱起鼻子,一副耍赖的模样。

    他猛然一倾身,薄唇啄上了她的小嘴,“我还少了办法对付你吗?”

    这是赤果果的威胁,她缩了缩脖子,拉上被子蒙住了头。

    对付修罗魔王,不能硬碰硬,**蛋碰石头的事,要智取,以柔克刚。

    门外,小奶包把耳朵贴在门上,听着里面的动静,感觉两人像是和好了,他掩起小嘴,偷偷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中午的时候,陆谨言吩咐保姆炖了鸡汤,感冒了要多喝鸡汤,增强抵抗力。

    在床上待了大半天,花晓芃无聊至极,趁他带小奶包出去打棒球,悄悄溜下了楼。

    当他们回来时,她正靠在沙发上吃冰淇淋。

    陆谨言两道漂亮的浓眉倏的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笨女人简直一点都不会照顾自己,感冒发烧竟然还敢吃冰淇淋!

    他一个箭步上前,夺走了她手中的冰淇淋,“你是不是发高烧,把脑子烧糊涂了?不知道感冒不能吃冰淇淋吗?”

    花晓芃被骂的一头雾水,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,“你在说什么呀?我哪有发烧?哪有感冒?”

    小奶包唯恐被拆穿,赶紧道:“我妈咪就是这样,从来都不懂得照顾自己,以前在美国的时候都是爸比照顾她,现在要靠魔王叔叔了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狂晕,这叫补刀吗?

    “我哪有不会照顾自己,我要真这么笨的话,你怎么可能长得健康又结实。”

    小奶包知道该转移话题了,如果一直这样说下去,肯定会穿帮。

    “妈咪,我们是不是该回家了?我好想回湖滨别墅呀,可以和魔王叔叔在花园里打棒球,还可以在湖边钓鱼,划船,可好玩了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看着儿子一副期盼的模样,无奈的叹了口气,“既然你这么想回去,那就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小奶包裂开小嘴笑了起来,露出一排洁白的贝齿。他浓密的长睫毛一闪一闪的,朝陆谨言投去一道狡狯的微光。

    陆谨言哑然失笑,这个小不点儿实在太可爱,太聪明了,让他由衷的喜欢。

    疼爱之余,又不禁有了一丝伤感。

    如果他的孩子能顺利出生,一定也这么聪明,这么可爱。

    晚餐之后,他们收拾行李,搬回了湖滨别墅。

    小奶包很开心,兴致冲冲的跑进了自己的游乐室。

    陆谨言搂住了花晓芃的肩,“看到了吧,老婆,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,外面再好也不如自己家好,以后不要再玩离家出走了。”

    花晓芃朝他撅撅嘴,下次要出走,一定去到一个让他找不到的地方,看他还敢不敢在外面拈花惹草,惹她生气。

    今晚,天空有狮子座流星雨上演。

    小奶包想要看流星雨,陆谨言就带着他们去到了湖边。

    花晓芃在草地上铺了一层垫子。

    一家三口躺在上面,眺望着漫天璀璨的星辰。

    陆谨言握着孩子的小手儿,教他认识星座。

    花晓芃在旁边看着他们,虽然没有血缘关系,但他们看起来就像父子一般,那么的亲密,没有一点隔阂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她看着看着,就觉得两人越来越像了。

    陆谨言有一对漂亮俊朗的浓眉,还有一双完美而迷人的桃花眼。

    小奶包也是这样,眉形和眼睛都跟他出奇的相似,就像是继承了他的基因一般。

    她揉了揉眼睛,错觉,一定是错觉,不,应该是巧合。

    孩子碰巧长了同陆谨言相似的眉毛和眼睛。

    天空中,一道火弧划过,小奶包兴奋的叫了起来,“流星,是流星!在美国的时候,玛利亚修女说向流星许愿,上帝就会听到,实现我们的愿望。”

    “小钧要许愿吗?”花晓芃莞尔一笑。

    孩子点点头,又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他希望妈咪能和爸比重新在一起,他们一家三口像在美国一样幸福的生活,可是这样魔王叔叔就要离开了,好矛盾。

    花晓芃抚了抚孩子的头,“怎么了,宝贝?”

    小奶包眨了眨眼,一本正经的说:过去“如果你和爸比,还有魔王叔叔可以一起生活就好了。这样我既不担心会失去爸比,也不担心会失去魔王叔叔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