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八十八章 你就这么嫌弃我
    第二百八十八章你就这么嫌弃我

    她猛然抓起了戒指,想要扔到窗外去,但手到半空中又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戒指沉甸甸的,握在手里仿佛有千斤的重量,让她的手臂再也抬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这枚戒指无论是那颗圆形的蓝色主钻,还是这些金色的碎钻,都是晶莹剔透,纯净无瑕,每一颗都价值连城。

    这符合陆谨言的个性,他要送的话一定会送最好的,而且是独一无二的。

    如果他要送安安戒指,完全可以换一个式样,为什么要送一个一模一样的呢?

    这不仅是打了她的脸,也打了自己的脸。

    他腹黑,狡猾,做事情滴水不漏,怎么会连这一点都没想到呢?

    沉默许久,她坐了起来,下楼的时候,陆谨言已经不再了,门口的墙上有一个巨大的凹陷,粉尘掉了一地。

    一看就是他留下的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好几天,陆谨言都没有出现,不知是在生她的气,不想理会她了,还是去了安安那里。

    她原本觉得自己应该悠闲自得,清净自在,没想到沉寂的空气里会有一种莫名其妙的落寞,把她团团的包围,就仿佛整个世界都只剩下她一个人了。

    即便有小奶包在旁边玩乐,也没能让她这份寂寞减少。

    小奶包坐在沙发上看着书,眼睛时而不时望一下门口,“妈咪,今天魔王叔叔回来吗?他已经有好多天都没来过了,你们是不是又吵架了?”

    她抚了抚孩子的头,“叔叔这两天工作很忙,没空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不是回湖滨别墅去住了,我们也搬回去吧,我还是喜欢住在那里。”小奶包一本正经的说。

    花晓芃听着孩子的话,嘴里像含了一片黄连,极致的苦涩从舌尖一直蔓延到了五脏六腑。

    她知道孩子想回湖滨别墅,是希望可以天天见到陆谨言。

    在心里,他已经把陆谨言当成自己的第二个爸爸了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想魔王叔叔的话,可以给他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小奶包乌黑的大眼珠子转动了下,闪过了一丝狡狯之色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陆谨言正狂躁的在健身室里砸沙包出气。

    他熬了无数个通宵,设计出来的戒指,这个女人竟然嫌弃!

    还说是批量生产的。

    这简直就是一亿点的物理伤害暴击。

    他的创意难道这么差,这么俗,这么不堪入目?

    最可恶的是,他都已经消失三天了,这个女人竟然不闻不问,连个短信都没有。

    她真的是一点都没有把他放在心上,没心没肺,铁石心肠。

    他连续十几拳暴怒的砸在沙包上,沙包被砸得稀烂。

    这是三天来,他砸坏的第105个沙包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看到来电显示,他阴暗的眸子骤然一亮。

    没心没肺的笨女人,总算来求和了。

    他按下通话键,里面是小奶包稚嫩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魔王叔叔,你今天会回来吗?”

    陆谨言躺到了垫子上,明亮的眸子又黯淡下来,一片阴影覆上了他的面庞。

    原来是孩子打过来的,不是笨女人。

    “叔叔这两天很忙,先不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妈咪很想你,每天都唉声叹气的,吃饭只吃一小口,都饿得生病了,今天发了高烧。我很担心,你要再不回来,就再也见不到妈咪了。”小奶包吸了吸鼻子,似乎在啜泣。

    陆谨言一个鲤鱼打挺,就从垫子上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妈咪发烧了,有没有看医生?”

    “没有,自己吃了一袋感冒药,关在房间睡觉,连早餐都没吃。”小奶包一副担忧又难过的语气。

    “我马上过来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全身的神经都绷紧了,像龙卷风一般席卷了出去。

    笨女人,都当妈的人了,还不会照顾自己,真是笨得令人忧伤。

    公寓里,小奶包挂上电话,嘴角扬起了狡黠的微笑。

    吃了几块水果,看了看时间,估摸着陆谨言快到了,就走到了花晓芃面前。

    “妈咪,你今天脸色不太好哦,该敷面膜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就撕了一片面膜给她。

    花晓芃哪里知道儿子的小阴谋,见他把面膜都撕开了,不想浪费,就接了过来。

    敷好面膜之后,她躺到了长椅上,小憩。

    小奶包则在楼下等着陆谨言的到来。

    陆景言几乎是超音速赶到的。

    小奶包坐在沙发上,耷拉着脑袋,看起来十分的沮丧,“魔王叔叔,妈咪听说你要来,偷偷的躲在房间里敷面膜呢,不想让你发现她这几天惨兮兮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陆谨言心疼的要命,心里的怒气全都烟消云散了。

    他正要上楼,小奶包的声音又从后面传来,“妈咪不想让你知道她生病了,你就假装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点点头,走上了楼。

    阳台上,花晓芃已经快要睡着了,听到脚步声,以为是小奶包过来了,低声的说:“宝贝儿,家庭老师来了吗?”

    陆谨言大手一伸,搁在了她的额头上,感觉温度还好,似乎降了下来,心里就放松了一些。

    花晓芃却吓了一大跳,直接从椅子上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到身后之人,她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。

    “修罗魔王,你走路没声的吗?”

    他没有回答,一把将她打横抱了起来,朝床边走去。

    以为他一回来就精虫上脑,想做那种事,她羞恼不已。

    “放我下来,大白天的,你休想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把她放到床上,拉上被子,居高临下的盯着她,深黑的冰眸幽幽闪烁,“我想什么?”

    她脸上一红,“我又不要睡觉,你干嘛把我放到床上面?”

    “身体不舒服,就要好好休息,不要瞎折腾。”他轻轻地弹了一下她的额头。

    她撇撇嘴,用着一种古怪的神情瞪着他,“我哪有不舒服,我好着呢,能吃能睡。你不在的时候,我逍遥自在,过得特别爽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摇头苦笑了下。

    他发现了,这个女人有口是心非的潜质,死鸭子嘴硬。

    要不是小不点打电话告诉他实情,他又要被气得半死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管你过得爽不爽,今天一天都给我呆在床上,哪都别想去。”他像在颁布圣旨,语气霸道而蛮横。

    她吐血,简直想一头撞在他坚实的胸肌上,撞死算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